返回
首页

西红柿小说网

m.xhsxsw.com

第一百八十六章 房中密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另一旁,贺渺星正在院子里无所事事的晃悠着,思考着殷云祁回来该说什么样的话来让他消气。

忽然,一只白鸽飞了过来,腿上绑了一个小纸卷,贺渺星拿起一瞧,只瞧见上面写了一句话:

瑶露山栖霞观一清师太有秘密,关乎箫初云生死,细细查之。

贺渺星将纸条塞在了袖子里,放飞了白鸽,带着几分怨愤的看着天空道:“夜骞啊!夜骞啊!你把杀人的活计交给别人,你却手不沾半点,可真是高风亮节啊!”

话音刚落,贺渺星生后便走出男子,上下打量了一遍,随即冷笑道:“你有没有想过,我那兄长知道了,你会是什么下场?”

贺渺星回过头一看,原来是殷辰星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她的背后,见他已经识破,便不再装疯卖傻,直接冷着脸有些破罐子破摔无所畏惧的模样:“下场?你跟我谈下场?现在的我只不过是一具躯壳,真正的贺渺星,早在成亲前一个月就死掉了,现在的我还怕什么下场!”

殷辰星笑了笑,他果然是没猜错,面前的这个女人,她起的的确确在装疯,现下看来箫初云的滑胎,和她此时的失踪,与她脱不了干系。

想到这里,殷辰星浅笑道:“上面写了什么?”

贺渺星斜眼道:“怎么?想知道?”

殷辰星面带笑容将贺渺星从容不迫的拉了回去,回到屋里先是把所有丫鬟婢仆清了出去,随即紧关房门。

两人坐在桌前,殷辰星拿了一本李煜的诗集摆在了贺渺星面前。

有些故意卖关子的说着:“你如此钟情于我的兄长,那你可知他为何时时拿着一本李煜的诗词吗?又可知抱着美人摔下山崖为何不死吗?”

贺渺星冷眼相看,一副高不可攀的模样,嫌弃十足的说道:“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我没那么多闲心思陪你聊天,还是你觉得我嫁给你这么多天以来,装疯卖傻丢了你的面子?还是没给你献媚伺候你?所以故意跟我卖关子吊我胃口?”

顿了顿,起身一拍桌子,居高临下盛气凌人的说着:“殷辰星!我告诉你!云祁哥哥的事现下和我没关系,他是死是活我也不关心!”

殷辰星丝毫不慌的看着她,拿起茶杯放在唇边,低眉浅笑道:“那你可知道谁把你害得这么惨的吗?”

贺渺星一听便转身就走,哪知殷辰星也没打算留她,手中的茶一饮而尽,走到一旁的睡榻之上,手拿书卷斜卧着,瞧贺渺星脚步停在门口,便知道此事有门。

殷辰星见状道:“与我合作,你报仇我当家,如何?”

贺渺星转过身道:“当家?你一个庶子是永远也当不了家做不了主的,你就别妄想了!”

话音落,思绪一转忽然想到了什么,上前两步随即道:“你要杀了云祁哥哥?”

殷辰星一边看着诗词,一边似笑非笑的说道:“你的云祁哥哥不死,箫初云你便永远也杀不了!”

贺渺星道:“不!不可能!就算云祁哥哥有三头六臂,也有分神的时候,现在箫初云那贱人不就失踪了吗?说不定等云祁哥哥回来的时候,她就已经死透了!”

殷辰星冷哼一

声,说道:“虽然我不知道有谁在帮你,但我要告诉你,殷云祁为了救箫初云试药昏迷不醒之时,正是你在青楼风光的时候,等他知道你的事,你已经被寻回家了,所以你的这件事和他没关系!”

说罢,贺渺星顿时间犹如炸了一样,上前便夺下殷辰星手中的诗经,直接扔在了地上,揪着她的衣领,恨不得给他俩巴掌。

刚才殷辰星的一字一句,几乎是拿刀一片一片的割她的肉,揭她的伤疤,这些事情是他最不愿意提起。也最不愿意想起的,是可今天殷辰星的话如同一把利剑深深的插到她的心上。

痛的每一次呼吸都是痛彻心肺,痛的撕心裂肺。

“殷辰星,我告诉你,我不许你动云祁哥哥!”贺渺星有些歇斯底里的警告着:“你若是敢动他,我便和你不共戴天!”

殷辰星随手将贺渺星的手打落,将她推到一边,起身走到桌旁捡起被贺渺星扔在地上的书本,轻轻拍了拍书本上的灰尘,吹了吹,用余光看了眼身后的贺渺星。

嘴角讽刺一笑,只觉得这个贺渺星属实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我动他?我若猜的不错,背后帮你的……是波月教的人物,是不是?”殷辰星道。

贺渺星顿时神经一绷,转过身警惕性老高的瞅着殷辰星,随手摘下头上的发簪,缠着他慢慢的走了过去。

“你从哪知道的?”贺渺星道。

殷辰星嘴角浅笑道:“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可知道,波月教高手众多,他自己不动手,倒是利用你来对付我哥哥,你有想过吗?”

贺渺星立即将手中的发簪藏在背后,问道:“你什么意思?”

殷辰星转身瞧着她,说道:“跪下来,老老实实的给我捶捶腿揉揉肩,我就告诉你!”

说罢便又走到睡榻前,手拿书卷斜卧着,一副甚是轻松的样子,仿佛是已经吃定了贺渺星一定会来伺候一样。

贺渺星见状,将发簪缓缓的插在了头上,咬牙切齿的慢慢走了过去,心中的恨意犹如被闷在锅里的螃蟹,马上要蹦出来。

可她不得不听,殷云祁的事她好奇不已,她不明白殷辰星为何说殷云祁不死,箫初云便动不了。

想到这里,只得跪了下来,攥着双手满心的恨意,看着殷辰星一副悠闲自在的模样,便在心中笃定不会让她好过!

殷辰星见贺渺星乖乖的给他捶着腿,便用书卷轻轻挑起她的下颌,夹带着嘲笑意味说道:“你可知,当初我知道了要娶时,我有多开心吗?你又可知,殷云祁把一个残花败柳的你塞给我,我有多伤心吗?”

贺渺星的眼角泪珠滑落,满是恨意的说着:“那你知道,我当初要嫁给殷云祁式,我有多开心吗?你又可知,我再知道要嫁给你的时候,我又有多伤心吗?”

殷辰星深吸了一口气,甚是嫌弃的瞥了一笑,继续看着手中的书卷,随即冷言道:“你的云祁哥哥看李煜的诗集,是因为他有野心,他对这个不平的世道不满意,所以他以李煜时时刻刻警醒自己。至于……”

话说到一半,看了贺渺星一眼,心中忽然闪过一丝心疼,但脸上依旧是那般冷漠不在乎。

“至于,我为何说他不死箫初云就死不了,是因为他经营多年,箫初云就算是失踪了,她也死不了,你别忘了殷家的势力有多广,他想找一个人可容易可是珍珠里挑金子,容易的很!”殷辰星道。

“就这些?你逗我呢?”贺渺星立刻站了起来,抽下头上的簪子便抵着殷辰星的脖子,红着眼睛甚是气愤的说着:“你骗我!你以为我贺渺星是那么好骗的吗?”

殷辰星用手中的书卷将贺渺星的簪子拨开,不慌不忙的说道:“别着急啊!我还没说完呢!”

顿了顿,旋即又道:“他是我哥哥,我比你可了解的很,我可告诉你,殷云祁从小便跟着山中高人习武,现下能与他过上十招的人不多。这事儿,放眼整个天下除了我爹娘之外,只有我知道。”

贺渺星有些不敢置信的望着他,半信半疑的说道:“你骗我!云祁哥哥从头到尾都是一个读书人,怎么可能是和习武高手!”

话说到这里,殷辰星坐了起来,望着她说道:“你就没想过他受了那么多伤,之前为了救箫初云服毒试药,都安然无恙,而且极乐楼一事,被人装在棺材里扔下万丈悬崖,抱着箫初云依旧可以爬上来,一般人能做到吗?”

“云祁哥哥……云祁哥哥……”贺渺星有些痴傻的低声说着。

这些她不是没想过,而是从来没有往这个上面细想,可经殷辰星这么一说,这所有的事似乎都合情合理了。

殷辰星看着她发呆的样子,抬手轻轻拂过她的脸颊,说道:“纸条呢?给我吧!”

“……”贺渺星甚是犹豫,她不知道这个殷辰星到底该不该相信。

殷辰星见状,又道:“不跟我合作,等我哥哥一回来,他只需稍加调查,便会知道你做的一切,你是想死在箫初云前头,还是死在她后头?”

话音落,贺渺星思虑片刻将袖子里藏的纸条拿出。

殷辰星拿在手中一看,便笑了笑:“你去找小离,这事儿让她去办!”

“她?”贺渺星疑问道。

殷辰星点了点头,随即起身走到书桌旁,拿起毛笔舔了舔墨,在纸上写了这么一句话:

瑶露山栖霞观一清师太有关乎双鱼玉佩的秘密,一查到底,若不从,杀之,毁尸灭迹,半点不留!

贺渺星走到书桌前低头一看,瞬间有些惊奇,这纸上的字像极了殷云祁的字,可以说是一模一样,怕是本尊来了也难以查出真伪。

贺渺星道:“你这是要干嘛?让我把这个给小离吗?”

“你无需露面,想个办法交给她就是。”殷辰星放下手中的笔,看着还有些茫然的贺渺星,嘴角浅笑道:“小离是殷云祁的心腹,一般人使唤不动她,想让她帮你办事,只有此法!”

贺渺星拿起纸条细细看了看,这个办法虽然不错,可还是觉得有些不妥,随即问道:“就算此法可行,那小离回来和云祁哥哥一说,不也是要露馅的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本站推荐

砸锅卖铁去上学星汉灿烂,幸甚至哉将进酒亘古大帝大乘期才有逆袭系统大奉打更人半仙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镇妖博物馆女神的超级赘婿

相邻小说

千秋不死人我无敌于遮天世界权宠天下玄幻之反派圣子才女成长策略天才女法医最懵幸孕:竹马太酷挡不住网游之隐逆天命万古丹帝银龙的黑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