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西红柿小说网

m.xhsxsw.com

第一百八十七章 我不爱你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南宫府

蓝君玉作为南宫傲然唯一的孙子,理所当然的继承了全部南宫家全部家业。

一直闭关的他足足有七八天了,谁敲门都不开,而且时不时的传出一阵惨叫声。

“爷爷,爹,娘,君玉一定会给你们报仇!”蓝君玉拿着手中的剑两眼通红泛着仇恨气息,恶狠狠的说着:“你们放心!我一定会拿冷半夏的人头给你们在奈何桥头祭旗铺路!”

话音落,那把金镶玉翠的剑便在蓝君玉手中上下飞舞,不一会儿屋子里的木桩便顷刻间便得粉碎。

手轻轻一松,剑便直直插到了一旁柱子上。

两手合起有时候翻花儿一样,越绕越快越绕越快,几近无影。

不经意间随手一掌打出,柱子上绑的几个青年男女,连嘴里的那口气还没有呼出来,便筋骨尽断。

“这摄魂掌才区区第五重,便有如此的威力!”看着自己的双手甚是乐呵开心的又道:“娘说的不错,拿活人练功,果然事半功倍。”

话音落,蓝君玉朝着门口走了过去,打开门见下人站了一院子,目光都瞧着他。

蓝君玉见状冷冷的咳嗽了几声,说道:“你们都下去吧!留管家一人就好!”

管家见所有人都退了出去,便凑到蓝君玉身旁,低着头只等着听命。

“管家,把里面的人处理了,在送几个进来,最好是会武功的!”蓝君玉冷言道。

另一旁

小离捡到了纸条,细细端详了半天,才打定了主意,召集了十几个人马,便直奔着瑶露山栖霞观去。

瑶露山离岸陵很近,不过是半天的路程,傍晚之时便已经到了。

此时的瑶露山映衬着要落未落的晚霞,树木长出的嫩芽在橘红色的光芒下显得格外好看。

越往上走便愈发的云雾缭绕,置身其中,仿佛犹如来到了人间仙境一般。

来到山门前,只瞧着门两旁写着:

修佛修道修仙功德圆满,立人立志立世成就齐天。

小离看着这副对子,不由得摇了摇头嘲讽道:“口气挺大,殊不知到底是真是假!”

咚咚咚——

轻轻扣了扣门,不过多时,便有一个小尼姑跑来开了门。

“施主……”小尼姑站直双手合十行礼道:“此时山门已闭,过了朝拜时辰了。”

小离道:“我们是来借宿的,还请小师傅行个方便。”

小尼姑道:“各位施主请进!”

夜晚之时,躺在床榻之上的箫初云因为有冰莲花的缘故,悠悠醒了过来。

一睁眼便瞧见江越守在床旁,嫂嫂冷半夏和落神医也在一旁的圆桌上,低声说着话。

箫初云撑着身子慢慢坐起,见江越疲惫的闭着眼睛依靠在床旁,见她何时醒了也未发觉。

见江越熟睡的模样,便准备下床给他拿件衣服给他披上,可一双脚刚一落地,江越便醒了过来。

“你醒了?”江越连忙关心道。

“嗯。”箫初云道。

话音落,冷半夏和落神医便也走了过来,见箫初云坐了来,便连忙嘱咐其躺下。

落神医仔细诊过脉后,脸上甚是平静,看不出半点忧愁,想必是不准备让她知道她目前的身体状况。

“你记着,你可再也沾不得半点热性之物了,切

记也少动气,知道吗?”落神医嘱咐道。

箫初云点了点头,她从做落神医的话语里听到了在这个字,她明白她昏迷的原因想必是又中招了。

可看着冷半夏和落神医,心里的一个念头又浮现了出来,不禁的担心道:“嫂嫂,落神医,你们这样出来安全吗?蓝君玉会不会再找你们的麻烦?

顿了顿,拉着冷半夏的手,嘱咐道:“你们要不要赶快回到录落英别苑去?至少那里是安全的,蓝君玉不会到那里找麻烦。”

冷半夏听后欣慰不已,嘴角浅笑道:“我不是说了吗?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有些事情总该会来的,怕是没有用的,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

“可是……你们之间的恩怨误会如此之深,他是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你的。”箫初云道。

落神医在一旁说道:“丫头,蓝君玉是不足为惧的,可我们既然吃的是行医这碗饭,那总不能见死不救吧?何况你不还是我们的妹子吗?”

箫初云道:“嫂嫂,落神医,你们听我的,赶快回落音别院吧!我这不是也醒了嘛,也没事儿了。”

顿了顿,看了江越一眼,随即说道说道:“我还有些话要和他说,说完了我也就回去了。”

江越一直沉默着,听到这句话,看了箫初云一眼,随即看着冷半夏和落神医说道:“落大哥,你们还是快回去吧!她……我送回去。”

落神医和冷半夏拗不过他们俩,也只能离去。

箫初云站在客栈二楼,趴在栏杆扶手上,看着落神医他们离去的背影,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看着一旁的江越,脑海中隐隐约约响起昏迷之时江越与他朋友之间的谈话,箫初云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

可在箫初云这个现代人记忆力,中华上下五千多年的历史,从尧舜禹到建立夏朝开始,到近现代的清朝民国,无不印证了一句话,谋朝篡位大多都不会有好下场。

掰着手指头数下来,几乎没有几个是功成名就的,即便是成功了,那后代史书评价,也大多是贬多褒少。

“江越,我……”箫初云吞吞吐吐到。

江越叹了一口气,望着天边的明月,一脸平静之中带着几分哀愁,目光慢慢移向箫初云的脸上,缓缓说道:“若是没什么要说的,我便送你回去吧!”

“有!”箫初云脱口道。

咽了一口唾沫,犹豫了半刻才开口道:“江越,我想告诉你,我……不爱你了!”

江越听后,心下一阵刺痛,眼前顿时一片漆黑,有些不稳的扶着栏杆,深吸了一口气强装镇定地看着箫初云。

“我知道,还有呢?”江越冷言道。

箫初云低头有些自责的说着:“起初……我答应嫁给殷云祁,是因为他的身份,可以帮到我,帮我报家仇。”

江越听后,朝着箫初云又走近了一步,认真的问道:“因为他的身份?就因为他有钱有势?所以你才委身于他?”

这个问题是江越一直想问却从未问出口的,他一直在想如果有一天,他同样以一个能与殷云祁相匹敌的身份,那结果会不会不一样?

可这一切都来得似乎太晚了些,之前没有帮助到她,可现在却已经是挽回不了一切。早已物是人非了。

想到这里又复开口问道:“如果有一天,我可以坐到那最高的位置上,可以一呼百应,你可愿重新来过?”

箫初云听到他说这些话,便知道那次昏迷之后听到的并非虚言而是事实。

他的身世像极了唐朝的李建成太子的遭遇,如果这个时候是唐朝的话,他怕是要以为江月是李建成的后代了。

可惜这里和唐朝没有半点关系,唐朝在这里只不过是一页黄纸,一段历史,一段令人津津乐道的茶余饭后。

箫初云不假思索道:“如果上天能给我再来一次的机会,我可以告诉你。我还是一样会喜欢你,会爱上你!”

顿了顿,又道:“可……江越,殷云祁对我的好,我已经没办法拒绝,没办法忽视了。”

“……”江越此时心里只有一阵苦笑。是啊!殷云祁对她太好了,他每次有生命危险的时候,殷云祁总可以豁出性命来救她,这样的人又怎能不令姑娘动心呢。

箫初云沉默片刻,随即说道:“我上次中毒昏迷不醒危在旦夕,他为了救我,不惜以身试毒,冒着必死的危险,只愿我能醒过来。从那以后,我没办法在拒绝他的好,以前我都可以忽略掉,但是这次我无论如何也忘不了。”

江越思虑片刻,叹了口气有些无奈道:“初云,我这是第二次,这样叫你也是最后一次,今后你我之间也没必要再见,为你好,也为我好!”

说罢,抬头看向天上那轮圆月。旋即又道:“当今晚的月亮落下之时,你我便桥归桥,路归路。再相逢,关于我的一切,你便都忘了吧!”

箫初云听到江越说的这句话,顿时间有些不可思议,甚至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敢相信这么无情的话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为什么?为什么要我忘记你?即便是如此你连我这个朋友也不想要了吗?”

“……”江越一时间不知说什么。

箫初云见状又复补充道:“你要我忘记你,是不是因为你的身份?是不是因为你的父亲是建安太子,是当今皇上的亲哥哥?”

江越听后顿时间诧异不已,甚至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脑海中不停地再问,箫初云什么时候知道的?从未在她面前提过,她又怎能知道?

这时,江越一把蜡烛箫初云的手,将其拉到屋里,紧关着房门。

一脸严肃甚是小心谨慎的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谁告诉你的?”

箫初云低头道:“是你告诉我的!那天晚上我并没有完全昏迷,昏昏沉沉之间,我听到了你们的谈话。”

江越道:“初云,你要我拿你怎么办?此事已被压在心里,不许对任何人提起,包括殷云祁,知道吗?”

这时,殷云祁骑着马停在客栈楼下,抬头望着楼上的一切,尤其是刚才那一幕,被他看的一清二楚。

尤其是看到江越拉着她的手走进房子那一刻,他便气不打一出来,满心的怒火只想上楼把他的小娘子拉出来。

他火急火燎紧赶慢赶的回来,生怕箫初云会受到半分伤害,可现下他觉得他有些多余了,甚至是不该在这个时候回来。

殷云祁看着紧掩着的房门,冷笑道:“小娘子啊!小娘子!呵!呵呵——呵呵哈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本站推荐

砸锅卖铁去上学星汉灿烂,幸甚至哉将进酒亘古大帝大乘期才有逆袭系统大奉打更人半仙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镇妖博物馆女神的超级赘婿

相邻小说

千秋不死人我无敌于遮天世界权宠天下玄幻之反派圣子才女成长策略天才女法医最懵幸孕:竹马太酷挡不住网游之隐逆天命万古丹帝银龙的黑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