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西红柿小说网

m.xhsxsw.com

第一百八十八章 一女侍二夫,可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清晨,日头已经高高的挂在了天空之上,所有的鸟儿也飞出来觅食。

夜骞此时晃晃悠悠的从房间里出来,整理了一下衣冠,便走到了正堂之中。

“教主,一切如您所料,埋伏在栖霞观中的人马,已混迹在小离的人马之中之中,现下已将栖霞观血洗。”路炎说道。

夜骞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即做到了主位上,低头沉思了片刻,说道:“现下《金蝉经》已经现世几本了?”

路炎回答道:“一共四本,箫初云手中两本,香家一本,小离手中一本,可根据线索,应该还有一本。”

夜骞道:“告诉贺渺星,让她细查殷云祁,本尊可不信他真的对龙脉就半点不动心!”

路炎听后有些疑问,在他看来殷云祁是最不可能有嫌疑的人,可即便是这样的人怎么也会受到夜骞怀疑呢?

就因为他有武功吗?因为他深藏不漏吗?

“教主,您怀疑最后一本在他那儿?”路炎道。

“那五个人至死不愿意说出是谁给他们的金子,本尊倒是奇怪得很这什么人这他们如此忠心,直到本尊发现殷云祁会武而且丝毫不低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怀疑了!”夜骞顿了顿,旋即又道:“找到了最后一本,箫初云的命也就不用再留了,咱们也就可以收网了!”

另一旁,箫初云晃晃悠悠的回到了落英别苑,见一切如常便也没有在意,径直回了梅园。

一推门,看到殷云祁正斜卧在睡榻上,读着他那本怎么也不愿意放下的李煜诗集。

箫初云一见,嘴角不禁的微微上扬,三步并作两步的跑了过去,直接坐在了他的身边。

殷云祁冷着脸似乎没有注意到她一样,依旧是自顾自地看着诗集,那眼睛也没有瞟一下,一派的正人君子坐怀不乱的架势。

“殷云祁,你什么时候回来的?”箫初云高兴的问着。

殷云祁仍旧是不搭理她,目不转睛地看着诗集,仿佛是书本里面真的有颜如玉黄金屋一般。

见殷云祁有些不太对劲,箫初云便有些心里打鼓,七上八下的忐忑不已。

悬着一颗心,抬手将殷云祁手中的书卷拿过放在一旁,看着他冷冷的目光,拽着他的衣袖撒娇道:“殷云祁~你怎么了?怎么不理我了?是不是有什么烦心的事情?有什么想不开可以和我说说嘛~”

殷云祁舒了一口气,眉间的寒意依旧是没有退却半分,眼中的醋意还是那么的浓重。

拂去了箫初云的手,微微坐起看着她,道:“听说你丢了?今天怎么又丢回来了?”

“……”箫初云一听心下便一阵的委屈,尤其是看到殷云祁这般面貌,心里边更是难受。

殷云祁见她沉默不语的样子,又复说道:“江越呢?他没跟着你吗?还是让你打算要再丢一回呢?”

惨了!

听这家伙的口气毫无疑问的有事吃醋了!

可说到底箫初云也有她的委屈呀!现下她的委屈又向谁说呢?和殷云祁说吗?说的再多,也只不过是欲盖弥彰,越描越黑。

“我在你心里就是如此吗?”箫初云有些不高兴失落的低着头,背对着殷云祁,两只手揪着自己的衣服绕着小花儿:“就许你之前有那么多的妾

室吗?”

殷云祁听后抬手捏着她的下颌,扭过她的脸,带着些许愤怒的低沉道:“怎么?要不要我再大办一场喜事,帮你把江越娶回来,来一个一女侍二夫啊?”

箫初云此时眼泪瞬间滑落,心里的委屈一时间难以抑制,每说一个字都带着哭意:“殷云祁,你难道就不问问我……我为何会被劫走?为什么此时才回吗?”

殷云祁松了手,看着她掉眼泪的模样,心下顿时犹如针扎,不由自主的抬手拭去了她的眼泪,脸扭到一边冷言到:“那你便说吧!”

箫初云一瞧,便直接起身跑到了床边,一下子趴在床上,嚎啕大哭了起来,哭的像极了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

殷云祁这时多么想过去安慰她,让她不在哭泣,不在掉一滴眼泪,可一想起昨夜那一幕所见,便气不打一出来。

不知过了过久,箫初云的眼泪也哭的差不多了,一双眼睛肿的与核桃没有半点区别,哭声也渐渐地小了许多。

从她来到这里,便每一日不是在委屈中度过的,可这一刻所有的委屈似乎都像是说好了的一样,齐齐甭发了出来。

咚咚咚——

冰儿此时端了一壶热茶和一碗桂圆粥走了进来,看到这一幕心里也有些后怕,她可是等屋里没了哭声敢进来的。

可进来后,却有些后悔了,这俩怎么都是冷冰冰的?

冰儿将东西放在了桌子上,咽了口唾沫,犹豫了片刻随即道:“少爷,这粥……是二少爷送来的,说您风尘仆仆一直没吃,特意吩咐给您做的,这茶……是给少夫人的……”

“知道了,出去吧!”殷云祁道。

“少爷,还有一事……”冰儿吞吞吐吐到:“少爷,小离昨日带了数十个人马出去了至今未归,还有……石春芳在少夫人失踪后,她也不见了……”

箫初云一听立刻蹦了下来,连忙走到桌边拉着冰儿的手,迫不及待的问道:“你说的是真的?春芳不见了?她到现在都没回来吗?”

冰儿苦着脸点了点头,愁眉苦脸道:“真的,她的房间空空的,衣物首饰都不见了,派人去找过了,杳无音讯……”

箫初云眼前一黑,向后踉踉跄跄的退了几步,冰儿扶着她缓缓地坐了下来。

“少夫人,春芳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没事的……”冰儿道。

殷云祁此时冷言道:“出去!”

冰儿看了一眼殷云祁,有些胆怯的匆匆退了出去。

殷云祁还没开口,便瞧着箫初云独坐在桌前,刚刚止住的眼泪,又如倾盆大雨一样,啪嗒啪嗒落了下来。

箫初云心里有种预感,她知道石春芳不会就这样无缘无故悄无声息的走掉,她一定是出事的才会离开。

如果她真出了什么事,那箫初云该怎么办呢?当初她为了报恩来到她的身边,哪怕是做一个跟班,也要还了帮她姐姐洗脱冤情这份恩情。

“春芳,你在哪啊?”箫初云不安的说着。

脑海中一遍遍地闪过春芳现下的情景,每一遍都不由自主把所有的事情都往坏了想。

尽管她告诉自己,春芳是平安的事,没事的。

可惜,却依旧是有有种感觉再告诉她,春风现在有困难

了,她很危险。

箫初云越想越越发的觉得自己没用,看着桌子上的茶和桂圆粥,不禁的讽刺的笑了笑。

殷云祁见状走下睡榻,缓缓地走到桌前,看着箫初云伤心模样,心里也是难受极了。

尤其是看着她肿成核桃的眼睛,并恨不得替她受了这份痛苦,可这一切似乎都抵不过那一晚的醋意,都抵不过那一幕江越拉着她进房间的情景。

殷云祁冷言道:“知道伤心了?”

箫初云抬眼看着他,心下的委屈和愤怒便再也忍不住了,红着眼睛直接抬手推了殷云祁一下。

转脸变将桌子上摆放的桂圆粥拿了起来,毫不犹豫地便递到自己的嘴边。

殷云祁见状,立刻上前夺了下来,见箫初云已经喝了一口,情急之下也顾不得许多,直接将碗丢在地上,掰着箫初云的嘴,着急地说道:“你疯了!你怎么能喝这个?快给我吐出来!”

箫初云挣扎着,本想着将嘴里的那口粥咽下去,可是殷云祁掐着她的嘴,让她全部吐了出来。

将殷云祁推到一旁梨花带雨的说着:“你走开!”

殷云祁顾不得许多,直接将箫初云拉到怀里,毫不犹豫的掐着她的下颌,看到她嘴里的确没有半点粥,便安心了许多。

箫初云哭到:“你走开!你不是不想看到我吗?你不是话里话外都在说我没用吗?那你干嘛不让我喝下去?一了百了多省事?”

殷云祁见状二话不说的将箫初云保回到床上,犹如珍宝一样上下看着,抓着她的胳膊诊着脉。

急切的问着:“那个粥你到底喝下去是多少?”

“……”箫初云撇着头莫不说话。

殷云祁见状,立刻冲着门外喊道:“去请大夫!”

话音落,箫初云一边悄悄落着泪,一脸抽泣道:“我这般低下的人不配请大夫,我看我还是走好了,也省得在你面前惹得你心烦嫌弃!”

殷云祁听后顿时缴械投降,一切一切的不开心都随着此刻箫初云的安危急迫,而烟消云散。

“小娘子,你知不知道?我才得知你失踪了之后我有多担心?”殷云祁语重心长的握着她的手,抬手亲扶着她的脸颊,拭去了她的眼泪,道:“可当我回来的时候,却看道江越卡着你的手进了房间,你让我该怎么想?”

箫初云听后,顿时间有些哭笑不得,红着眼睛道:“可你知不知道?我之所以被人劫走,是因为我中了织幻散,就算我今天不喝这碗桂圆粥,我也最多只能活半年?”

顿了顿,压着心底的伤心和无奈又复说道:“如果没有江越的冰莲花,此时此刻,我就已经死了!”

殷云祁顿时间自责万分,心痛的无以复加,将箫初云抱在怀里,一字一句低声说道:“对不起,是我不好!我答应过你,不会再让你留一滴眼泪,可今天我去食言了,对不起……”

箫初云道:“你看到的那一幕,是我和他说,我已经爱上你了,我舍不得离开你,可你怎能这样不分青红皂白的误会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本站推荐

砸锅卖铁去上学星汉灿烂,幸甚至哉将进酒亘古大帝大乘期才有逆袭系统大奉打更人半仙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镇妖博物馆女神的超级赘婿

相邻小说

千秋不死人我无敌于遮天世界权宠天下玄幻之反派圣子才女成长策略天才女法医最懵幸孕:竹马太酷挡不住网游之隐逆天命万古丹帝银龙的黑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