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西红柿小说网

m.xhsxsw.com

第一百九十二章 你是我的脏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太守府内

香琬瑶身着一身的红嫁衣,精致的妆容、满头珠翠的发髻。乘着四人轿子,摇摇晃晃的抬进了太守府内。

这一路上,她不知道默默地哭过多少次,眼泪不知道也掉过多少滴,看着离家越来越远,整颗心也慢慢的进入死寂。

尤其是那一刻她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刻的回眸,与他目光相对。

那一瞬,他目光中的温暖和冷漠霎那间落到了香琬瑶的心里,扎肉生根再也抹不去。

就在刚才,她慢慢的撩起轿窗的帘子时,在湘府门口他又看到的那个人,那个他日思夜想,念了许久的那个男人。

今时不同往日,这一次的四目相对,却已不复当日的心情。

那一日香婉瑶是满眼的倾慕,他眼中七分冷漠三分柔情,尽数都投给了她。

这一日,她出嫁的日子,再次相遇,却是如此的阴差阳错,一人眼中七分伤心三分冷漠,一人眼中十分尽是满满的哀莫大于心死。

香琬瑶独自一人坐在房间内,眼泪一滴一滴的落在手上,从指尖滑落的掌心,慢慢的在掌心汇聚成一小片汪洋。

可是掌心中的汪洋,无不是代表了香琬瑶此时此刻内心所受的煎熬。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君知否。”香琬瑶一边哭一边低声默念着:“今后与君再无缘分,只愿君如意身常健。呜呜呜呜……”

话音刚落,太守的原配夫人闯了进来,直直冲着香琬瑶走了进来。

只见她身着一身桃红色衣衫,有些微胖,黑着脸怒冲冲的给了她一巴掌,指着她的鼻子说到:“我怎么说今天一早乌鸦就在枝头吱哇乱叫,原来是你这个丧门星!”

香琬瑶有些茫然不知的做起看着面前的女人,仿佛也猜到了她是谁,随即便连忙站起,退到一旁低着头说道:“见过夫人……”

“哟,我瞧着有几分姿色嘛!难怪老爷要把你娶进门来!”太守夫人趾高气扬的说着:“哼!一进门儿就哭哭啼啼的,这是做给谁看呢?还是外面有情郎,不甘心嫁进来?”

香琬瑶连忙摇了摇头,有些惊慌失措的回答道:“琬瑶不敢,只是今日之后再也不能办父母膝前尽孝,故而伤心,还请夫人莫要怪罪。”

太守夫人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撇了她一眼,直接冷哼一声道:“我可告诉你,你今日虽进了门但在我面前依旧是个奴婢,就算你在家里,是庶女有嫡女的福分,在这儿也得给我老老实实的,若是敢霸占老爷,看我不扒了你的皮!”

说罢,太守夫人得意洋洋的走了出去。

夜晚,太守喝得醉醺醺的摇摇晃晃踉踉跄跄走进了屋,看着香碗窑身穿红嫁衣端坐于秀床前,两只眼睛放光,色眯眯的看着。

顿时色心一起,一副花痴的样子走了过去。

“我的小美人~”太守搓着双手一副色笑着模样做到香琬瑶身边,不停地上下打量着她:“小美人,有没有等着急了啊?我马上来补偿补偿你啊!”

太守往前一扑,香琬瑶立刻躲开。连忙跑到一边,惊慌失措的护着自己,下意识的往门口跑,但是她的理智告诉她,她不能走,她如果走了,那遭殃的便是香家。

“走啊!你走啊!”太守坐在床边,看着被美人冷落的

自己,甚至气急败坏的说着:“今天你要是敢踏出这个门一步,我就断了你们香家的财路!”

顿了顿,旋即又道:“若是惹怒了我,我让你们香家吃不了兜着走!”

香琬瑶听到这句话,整颗心犹如顿时掉落在油锅里一样,两个眼睛红红的,不停地掉落着泪珠,伴随着缓缓地转身,每一步每一个呼吸甚至是每一个动作,都在诉说:她不愿意!她真的不愿意!可她没有办法!

香琬瑶一步一挪的走到床前,看着冷脸黑面的太守,她慢慢的跪了的下来。

看着太守沾有泥土的靴子,她颤抖着双手,泪珠从脸颊上一滴一滴的滑落,靴子也被她慢慢的脱了下来。

这个时候,香琬瑶只有把自己摆放的低微,比地位更加低微,香家才不会更加难过,她在香府的小娘才能够平安无事,不受主母的欺凌。

太守挑起她的下巴,居高临下的说着:“把衣服脱了!脱了,我就不为难香家,脱!”

香琬瑶咽了口唾沫,手缓缓抬起手,从上而下一点一点解开自己的衣扣。

正红色的小衣顿时间露了出来,肌肤胜雪锁骨也在此时变得极美,一切都显得那么诱惑。

太守在这一刻看她看得入神,手缓缓的伸了过去,从她的脖子慢慢抚摸到肩膀……

砰!

门忽然被一人踹开,丫鬟婢仆还有那个太守的夫人,尽数倒在院落之中。

香琬瑶下意识的连忙拿起衣服护着自己,躲到一旁的角落回过头望去,这个人他日思夜想再熟悉不过,可没想到他会在此时出现。

“你……你……你是谁!”太守连忙冲着院落之中大喊道:“来人!有刺客!来人啊!”

这人慢慢的走了过来,手中的剑缓缓的架在了太守的脖子上,目光极其冷漠:“他们都晕了,你在晕之前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你……你……你是谁?我可是岸陵的太守,我背后可是朝廷重臣,我有钱,我给你钱!”太守连忙说道。

那人又道:“我对你的钱没兴趣!”

话音落,太守便被一下子打晕了。

香琬瑶看着面前这个人,朝着自己缓缓走了过来,手中的剑在地上刺啦刺啦的,仿佛下一刻一抬手,她便会死在这里。

“你……”香琬瑶道。

“枫半忍,给你两条路,和我走或者和他们一样,不久之后,被满门抄斩?”枫半忍道。

香琬瑶有些诧异的看了太守一眼,虽然知道这个太守素质来品行不端鱼肉乡里,但是对于面前这个人,她口中说出的满门抄斩,还是有些半信半疑。

“我若走了,他们会为难我的家人的……”香琬瑶道。

“啰嗦!”枫半忍没做多想,直接弯腰将香琬瑶拉了起来,二话不说的抗在肩膀上:“贼不走空,你便是我今日的脏物!”

“哎!等一等!”香琬瑶连忙喊到,见枫半忍停下脚步,便指着一边的箱子说道:“那里有一本书我要带走,他对我很重要。”

深夜时分

枫半忍将香琬瑶扛到了一户不大不小的四合院落之中,径直走进了卧室,将香琬瑶扔在了床上。

香琬瑶护着还未穿好的衣服,缩到了床脚,有些惊慌失措还未反应过来的看着他。

枫半忍坐在床边,从怀中拿出香琬瑶口中的经书,放在手中粗粗翻了一遍,便扔在了地上。

香琬瑶一瞧,便连忙要下床捡起经书,可枫半忍以为她要离开,抬手又将她推了回去。

枫半忍道:“怎么?还想回去再那个败类面前脱衣服,也不想留下来吗?”

香琬瑶呆坐在床边,看着枫半忍急忙解释道:“不是!不是的!我……我是要捡那本经书,你误会了……”

枫半忍舒了一口气,道:“早些睡吧!”

“等等!”香琬瑶低头思虑了片刻,想了又想,还是觉得就这么出来终归有些不妥,要是那个太守醒了过来,发现她不在,必定会为难香家:“今天谢谢你!孤男寡女总归有些不便,明日我便回去,不给你添麻烦了。”

“回去?回哪里?回香家?还是那个太守府?”枫半忍不苟言笑的瞧着香琬瑶,看着她衣衫不整露出的锁骨,抬手轻轻拂过她的脖子:“那个狗官三日后别回去他满门抄斩的圣旨,你确定要回去跟他们一起送死?”

话音落,枫半忍转身缓缓扯下她身上的衣服,扔在了地上,慢慢凑了过去,离她愈发的近。

香琬瑶下意识连忙躲开,用床上的被子护着自己,两个脸颊泛着微红,一副害羞腼腆的样子低着头。

枫半忍又凑近了些,伏在她的耳边说道:“我的劫回来的赃物,一般都只有两个下场,要么粉身碎骨,要么安安静静的待在那里!”

话音落,枫半忍便坐直了身子,将地上的衣服捡起,尤其是那大红色,看的令他生气,往空中一抛,用放在一旁的剑,一阵剑花过后,便成了四分五裂的碎片。

香琬瑶看到这一幕,有些呆住了,只听着枫半忍说道:“大婚之夜,圆房之时,你说还想回去,我不拦你!”

香琬瑶捂着自己紧抱着被子,低头看了看只穿了一件贴身的小衣的自己对时间有些面红耳赤。

“无衣物蔽体,怎可出去。衣服还给我,我就离开……”香琬瑶道。

枫半忍听后,低头思虑的片刻,随即将手中的剑放到一旁,直接解开了自己的衣服,一件一件的尽数脱掉。

“你……你要干嘛?”香琬瑶有些诧异惊慌的说着。

枫半忍光着上身转身看着惊慌失措的她,将衣服直接扔在了她的面前,长长地吸了一口气,随即说道:“穿上走吧!”

香琬瑶拿起面前的衣服,抬眼瞅了枫半忍几下,顿时间有些委屈的地下了头,原本早已经不哭的眼睛现下又吧嗒吧嗒的掉起了眼泪。

就像枫半忍有些头疼,他可以受得了一切但唯独受不了一个女人的哭泣:“够了!别哭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本站推荐

砸锅卖铁去上学星汉灿烂,幸甚至哉将进酒亘古大帝大乘期才有逆袭系统大奉打更人半仙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镇妖博物馆女神的超级赘婿

相邻小说

千秋不死人我无敌于遮天世界权宠天下玄幻之反派圣子才女成长策略天才女法医最懵幸孕:竹马太酷挡不住网游之隐逆天命万古丹帝银龙的黑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