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西红柿小说网

m.xhsxsw.com

第二百十三章找上门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门口有人敲门,正是那妇人的母亲,盛娘,她手里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米粥和小菜。

“恩人,用饭了”。

两碗米粥,三个小菜,简单朴素,却不简陋。

盛娘的家虽然不是很贫困,但也不是大富大贵之人,能够有这些也是不错了。

况且他们可是白吃白住了好些日子。

“多谢盛娘了”。

千衣先将东西拿出去,随即净了手,开始用膳。

她确实饿了。

“今日,阿山去山上打野味去了,想来晚上咱们可有口福了”。

阿山就是盛娘女儿春姐的现任夫婿。

春姐一家三人,也是热心肠的人。

将千衣两人安排的极好,完全没有嫌弃之感。

加上如今又多了一人,更是充满了欢喜。

那男子千衣看过,是个老实人勤奋的人。

对这妇人也好是极好的。

因为之前经历妇人心有创伤,自是不会有三夫四君的打算。

想来未来定然是两人相辅相成白头到老了。

千衣还是第一次在这个世界看到女子愿意为了男子而放下花花世界。

想来也是难得。

“那自是太好了”。

因为东安凌竹,千衣可是跟着吃了好几天的清粥,嘴里早就欠味了。

无聊的时候,千衣也会去抱抱小家伙。

那娃娃太可爱了。

让千衣这个冷血的人都开始母爱泛滥了。

奶软奶软的,别提多可爱。

加上小家伙不认人,只要有千衣一抱他,就呵呵的笑着,甜甜的模样,好似阳光照在心底。

让人忍不住疼惜怜爱。

只是悠闲日子不过三天。

门外便来了不速之客,带着一大帮人,气势汹汹的上门,怒斥着叫嚣着让人出去。

此刻阿山已经出门打猎,春姐因为刚生完孩子,还在屋内修养,只留下盛娘一人在外劳作。

看着一大批人上自家叫嚣,顿时惊慌失措了。

“你们干什么?”。

盛娘只是一个农妇,哪里见过这些局面。

“喂,你们家是否藏匿了什么人?”。

说话的是一个大胡子,凶神恶煞的人。

身穿官服。

对着盛娘很是怒气横生的吼道。

瞧着面相,怕是遇到了极为暴怒的事。

“藏匿人?”。

盛娘疑惑,莫不是说恩人他们?

思绪一转,自是不能出卖恩人,便开口道:“官爷说哪里话,我这里小家毗邻哪里能藏匿人呢?”。

“前几日你们这里是不是一男一女出现?”。

那官服男子半点不信盛娘的话,他们可是寻着血迹而来的。

终点自是这里,不藏在此处,谁会相信。

“官爷,可要相信老妇,老妇家真的没有藏匿什么人啊”。

盛娘不由得心忧屋内两人,也不知道他们的对话二人是否听见。

却又不敢张望那间屋子,生怕引起这些人的注意。

屋内千衣二人确实听到了动静。

站在窗门的细缝里打量。

外面个个全服武装,有一半的人是官服,还有一半的人正是之前他们说对敌的那些人一样的穿着。

难道是那少爷死了的事情被知晓了?

两人对视,无声的传送着什么。

“少废话,有没有我们自己搜一搜就知道了”。

“来人,搜”。那官爷也不管盛娘阻拦,便吩咐着身后的人搜铺。

“官爷,官爷……”盛娘着急阻拦,“老妇乃是普通妇人哪里敢私藏官爷要找的人,真是没有啊”。

“让开”。

那官服男子不耐烦的将盛娘一推。

力气之大,盛娘直接摔倒在地,却也不忘拉着官服男子说到:“官爷,老妇这里真的没有藏人啊,官爷可要相信老妇啊”。

“你这妇人实在太过烦人”官服男子被盛娘绕的十分不耐,摆了几下也不见妇人放手,顿时有些恼怒了:“放手,不然休怪我不客气”。

“官爷,老妇这里是真的没有人”。

“即是没有私藏你何必如此,莫不是你这妇人做贼心虚?来人将这妇人拉开”。

那些人立马上前强硬的拉开盛娘阻挠。

眼见他们要进屋,盛娘着急不已。

此刻房门打开,走出来的竟然是春姐,怒视着眼前的总众人。

“你们还有没有枉法了?这是私闯民宅”。

“哼……私闯民宅?本大爷是秉公执法,捉拿杀人凶手,你们最好手识相点,让我们搜查,若是敢私藏犯人,到时候就定你们一个窝藏杀人犯之罪,定要你们牢底坐穿”。

杀人犯?

回想千衣二人回来那一天。

两人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只是千衣二人是他们的恩人,就算是死也不会交出人来,至于所言的藏匿之罪,那便有天定夺了。

“官爷说笑,我们这里可没有什么杀人犯”。

春姐可不是吃素的,也不是什么懦弱之人。

对于官服男子的话,全不畏惧。

“有没有,还要我们搜了才知道”。

所有的痕迹都指向这里,所以定然这家逃不了关系。

“你们敢”。

春姐阻拦,一副休想的模样。

见春姐死性不改,官服男子大怒 “你这妇人好大的胆子,竟敢阻拦我等办案,你可知道此事关乎与谁?那可是金府独子被杀的大案子,现在全程捕杀杀人凶手,你若是敢阻拦,可莫要怪我们不客气了”。

金府?

春姐脑海里反应过来。

顿时更加气恼了,态度也更为强硬。

没想到死的是那该死畜生,若真是如此,屋内的二人更是不能够交给眼前的人了。

这可是恩人中的恩人。

见春姐软硬不吃,那些人顿时怒气冲天。

“来人,拿下”。

本想着,这些人识趣乖乖交人出来,也就不为难了,没想到如此冥顽不灵。

简直窝火。

那些人几只手就将两人压住,一些人则进入屋内搜索,然而确实没有搜到,只是有一个孩子罢了。

只是有意一间屋子,明显有人住过,瞧着桌子上的药草纱布就知道此人必定受伤。

果然不正常。

出门,对着零头的官服男子耳语几声。

那官服男子瞬间变色,对着盛娘与春姐就吼道:“说人去哪里了?”。

果然眼前的人在隐藏人,想来刚才那一番作为就是拖延时间。

“官爷说什么,妇人不懂”。

春姐嘴硬,半点不肯多讲。

“不说是吗?哼……本爷自会让你们说的”。

“来人将孩子带出来”。

“你们要干什么?”。

一听这话,春姐立马紧张了起来。

慌张欲要起身,却被人押住,动弹不得。

“你们要干什么?有什么事冲我来,不要动我的孩子”。

此时有人已经进屋将孩子抱了出来。

熟睡的娃娃,还不知发生了什么,正睡得香甜,可爱的模样,软乎乎的让人心生疼爱。

但是在这些人眼里却是没有半点怜悯。

“说,人在哪里,否则这孩子…”。

虽然没有说完,但是她们都能够猜测这些人要干什么。

“放开我孩子,我们什么都不知道,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一边是至亲,一边是恩人,他们如何选择?

“说不说?”。

春姐二人的话在这些人眼里就是嘴硬的抵抗。

“不说是吧,我看你们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说罢就要举起手,欲要摔死孩子。

春姐拼劲全力掀开了押住她的人,上前阻拦那官服男子的动作。

死死抱住他的手臂,不让他摔了孩子。

但是她刚生完孩子没多久,本来身子就弱,又哪里能后与习武人对抗?

不过一下,春姐就被踹倒在地。

一脚中了她的肚子,顿时同时痛到她无法呼吸。

“春儿……春儿……”。

盛娘见自己女儿被打,哪里能够忍受,上前就要与官服男子对抗。

也不过几下就被打到在一旁。

“我告诉你们,识相点就告诉我们人在哪里,否则你这孩子,我看谁能保住”。

那举起的双手没有放下的意思,粗鲁蛮横。

明显就是在威胁春姐二人。

娃娃可能感受到了危险。

也可能是官服男子用力过猛。

娃娃直接大哭了起来。

歇斯底里,好不痛苦。

“哇哇哇……”。

那声音穿透四周,扰的众人很是恼火。

连带着情绪也越发暴躁了起来。

“说…人在哪里?”说罢,那禁锢着孩子的手臂越发的用力起来。

本就是柔弱的小家伙如何在这蛮横的人手里好受?

哇哇的痛哭起来,惊的人惶恐担忧。

只是春姐二人岂能开口出卖恩人,只得摇着头,丝毫不松口。

这孩子本就不该来这世上,也本是恩人所救。

如今又岂能因为孩子而出卖恩人?

只是心中却是焦急。

不想就此放弃。

此刻远处千衣二人看着这样局面,皆焦心担忧。

只是东安凌竹如今受伤,这些人恐怕难以对付。

千衣担忧东安凌竹伤势。

而东安凌竹则是担忧千衣暴露身份。

若是暴露,结果自然与森林中的人一样。

必定要一个不留,可以如今模样,确实级难。

“不要枉动”。

看着千衣交集难耐的模样,东安凌竹按住千衣,摇头说道。

“怎么办?春姐和盛娘这样很危险,我们不可能连累他们”。

“如今你这样子如何出去?岂不是暴露身份”。(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本站推荐

将进酒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亘古大帝大奉打更人星汉灿烂,幸甚至哉半仙女神的超级赘婿镇妖博物馆砸锅卖铁去上学大乘期才有逆袭系统

相邻小说

相遇终有时后宫好乱:朕的皇夫太闹心阴天子武灵女尊木叶阴天子都市之捉鬼天师绝品捉鬼师九零后天师绝世天师巡天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