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西红柿小说网

m.xhsxsw.com

第二百十四章孩子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明知这些人有问题,背后也定然不简单,他如何能将千衣放在这危险当中。

“可就因为如此,就对他们不管不顾吗?”。

若是……这样的情,该如何偿还。

“你别着急,再看看”。

如今他伤势未喻,确实不能保大家周全。

也只能看看情势了。

况且旁边还有千衣在,她的那一面时好时坏,不知道下一步会怎样,他不敢冒险。

此刻二人没有焦急之际。

远处那官服男子已经极度急躁了起来。

对着春姐和盛娘便是威胁道:“说不说?”。

手下的力道更是猛了些。

吓得春姐和盛娘连连喊叫,求饶。

却是只字不提千衣二人的事情。

上面娃娃撕心裂肺的痛苦着,却换来其余人的一丝怜悯,个个神色冷漠,轻蔑,不屑的看着地上跌倒的二人。

漠然的让人心冷。

“官爷,求求你,你怎么对我都行,千万别伤害我的孩子,求求你了”。

春姐连连磕头,声声撞击地面的声音传来,入耳刺疼。

却在这些人听来很是聒噪。

“废话少说,要么说出人在哪,要么,你们就等着给这个孩子收尸吧”。

为人利益者,从不关心旁人情义,只在乎自己的事情是否达到目的。

而眼前二人的倔强,却是显得阻碍,让人不耐。

这天干物躁,更是心生烦闷。

“官爷,我们什么也不知道啊,我们就是普通劳作人,哪里敢窝藏人,求求官爷大发慈悲,放了我的孩子吧,他还什么都不知道,求求你了,放了他吧,你让我们做什么都可以,只要你放了我的孩子,求求你了”。

春姐满脸焦虑,眼睛一刻也不离那襁褓中的婴儿。

唯恐那官服男子突然将孩子摔在地上。

“看来你们把我的话当耳边风是吗?以为本爷只是说说?”。

说着那官爷怒视着眼前的两人,视线扫视,竟真的将那孩子朝地面扔去。

但是极度警惕的关注着孩子状态的春姐,立刻起身扑来,竟是一把将孩子又拉了回去,只是方向一转,襁褓的绳子一断,那婴儿竟然脱离开去。

朝着不远处的井口飞去。

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所有人都来不及反应。

“咚”的一声,那孩子就这样*裸的落在井里。

“孩子”。

春姐大惊失色,痛苦的吼道,连滚带爬的朝着井口奔去。

撞在井口的大石头上也丝毫不觉得疼痛。

看着井水归于平静。

哪里还有半分婴儿的人影。

春姐咆哮着:“孩子,孩子…”便起身朝着井口往下跳,幸亏盛娘拉的及时,否则此刻春姐怕是也要跳入井了。

“娘,快救救孩子,快救救孩子”。

春姐情绪失控,只能拉着盛娘的衣襟苦苦求着。

然而盛娘又能怎么办?

她一弱妇人,如何能下的了井,如何能救得了孩子。

“娘…娘……求求你,救救孩子,救救他啊…”春姐痛哭流涕,苦不堪言。

跪在地上,无助痛哭,哀嚎着。

想要去救孩子,可是盛娘却担心春姐有危险而拉着。

无能为力的模样也不过如此了。

此刻情势复杂,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会如此。

那官服男子,也确实是失手所在,虽然他本不怜惜生命,但是这突然的变化,却也是惊讶到了。

看着手里拿着的襁褓,官服男子晦气的将其扔在地上,摒弃了心中那一丝丝的尴尬。

不是悔意竟是尴尬。

咳嗽着说到:“谁让你不老实交出人,都是你们自己敬酒不吃吃罚酒,如今这样只不过是小小的教训,你若是还不识相,本爷定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然而此刻痛失爱子的春姐却是痛苦癫狂。

悲痛欲绝也莫过于此了。

此刻远处的千衣怒瞪着双目,想要往外冲的身子,被东安凌竹牢牢按住。

东安凌竹不能让千衣冒险。

在他看来旁人的安危远不及此刻的千衣。

在加着以他的身份,是绝不会认为有必要为无关紧要的人而拿性命相博。

“东安凌竹,你放开我”。

千衣忍不住吼道,看着东安凌竹简直失望透顶。

此人竟是如此冷漠。

看着无辜的人因自己而死,还是一个刚出世的孩童,他的心都不会痛吗?

“我知道你此刻心里难受,但是不可以,你绝不能出去冒险”。

“东安凌竹,你别忘了,他们是因为我们才如此的,若不是因为我们,他们何苦受如此折磨?如今因为我们牵连,孩子都……”看着那井口,千衣痛不能言。

“你实在是太让我失望了”。

她本以为,东安凌竹是行侠仗义之人,如今看来,也不过是鼠辈。

简直让人心寒。

“这孩子本就是你我原因出生,如今因你我而死,也不为过”。

何况他们家族教育的都是能者生存,弱者淘汰。

并无什么关系,即是命运如此,有何故心生愧疚。

“东安凌竹,你说这话还是人吗?”

千衣从未想到一个人会冷漠到这般。

能说这话的人,千衣也没会是自己认识这么久的东安凌竹。

简直刷新了她的世界观。

“今日无论你如何说,我都不会让你出去”。

无论千衣如何认为,他都必须护她周全。

“东安凌竹,你放开我”。

为了防止千衣胡闹,东安凌竹竟然点了她的穴道,此刻全真不能动,还有嘴还能说话。

挣扎了几次,都无果。

千衣顿时急了。

“东安凌竹,你还是不是人,春姐当初收留你,盛娘那般照顾你,阿山还想方设法的给你找野味补身子,你如今竟然如此忘恩负义,你简直太过分了,你简直太没良心了”。

回想东安凌竹受伤那日,盛娘和春姐二话不说就收留了二人。

也不询问二人究竟发生了什么。

就这样劳心劳力的照顾着二人。

而此刻二人却因为自己安危,而不顾他人危险。

如今竟是牵连那刚出生久的孩子。

千衣痛心不已。

对东安凌竹也越发痛恨了起来。

“早知你如此没良心,当初我就是让你死了,也不会连累春姐他们”。

千衣愈说愈激动,可是身子无法行动,否则东安凌竹必定遭受千衣怒打。

大概,东安凌竹也想到了这些日子春姐一家的好,看了一眼远处情况。

人多势众,且武力也不是普通打手。

以他现在的伤势,确实不敌。

但是看着千衣的模样,若是自己袖手旁观,往后怕是恨极了他了。

“你在这待着,我去”。

东安凌竹说道,也不理会千衣反应,竟然真的提剑而去。

东安凌竹伤势未俞,功力也大大减少了很多。

好在千衣安全,他也没有后顾之忧。

拔剑便直接朝着领头的官服男子攻击而去。

方才看了许久这个男子定然是众人的老大了。

无论怎样,先拿一个开刀再说。

东安凌竹来的猛然,众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劫持了。

其余的人皆是一惊。

那官服男子脖子一疆,冰冷的尖峰贴在脉搏处,惊的不敢再动。

“别动”。

“你是谁?”。

官服男子开口。

“少废话,快救人上来”。

东安凌竹的意思自然是只井里婴儿。

那官服男子,被人威胁,哪里敢反抗。

指使着其余人便哆哆嗦嗦急切的说道:“快快,救人救人”。

那些人哪里敢怠慢,个个朝着井口奔去。

不出一刻中,就将婴儿揪了出来。

只是已经为时已晚。

孩子早已经失去了呼吸。

苍白的身子,已经冷了温度,禁闭的双眼,再也无法打开。

可怜的孩子,还没有感受世界的美好,就已经离开。

“孩子,我的孩子……啊……我的孩子……”春姐用衣服小心翼翼的包裹着那湿漉苍白而冷冰身子,紧紧的抱着那已经没了气息的孩子,死死的不放手,用尽力气,生怕他离开似的。

痛苦呼唤着,却是唤不回那孩子一丝一微的声息。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却不过数日就阴阳相隔,让春姐如何能够接受的了。

眼泪横流,却是不敌心尖半分疼痛。

无法呼吸,随时都要窒息一般。

看的人不忍。

“人已经救了,你看看,是不是……”官服男子看着此刻情况,也不敢嚣张,只是用手指了指剑,意思明确。

“被动,小心我要了你的脑袋”。

“人也救了,你还想这样?”。

“自然是要你一命抵命”。

“你……你是谁?你可知道我们是为谁做事?你要杀我,可是知道为敌的人是谁?”。

“我是谁?你不是要找我吗?怎么不认识?至于背后的人是谁,到时候我自己会算账不牢你费心”。

“你是杀了金府少爷的人?“。

“你说的可是那个愚蠢白痴的黄衣男子?”。

“果然是你”。

失踪数日的金府独子,今日在远处的树林找到。

尸体已经被山狗吃的不忍直视,还好有人认识金府少爷离开时穿着,否则怕是就要做孤魂野鬼了。

东安凌竹手上尖峰抬,直接贴在官服男子血脉处。

“是与不是,都与你没有关系”。

看来今日必须大开杀戒了。

之事以他如今功力怕是有些难了。(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本站推荐

将进酒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亘古大帝大奉打更人星汉灿烂,幸甚至哉半仙女神的超级赘婿镇妖博物馆砸锅卖铁去上学大乘期才有逆袭系统

相邻小说

相遇终有时后宫好乱:朕的皇夫太闹心阴天子武灵女尊木叶阴天子都市之捉鬼天师绝品捉鬼师九零后天师绝世天师巡天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