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西红柿小说网

m.xhsxsw.com

第二百十五章替受箭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正准备动手杀了眼前的人。

此刻不远处又走来一批人。

衣着竟是与金府那批下人一模一样 。

遭了。

这下敌方人数越发多了起来,是真的棘手了。

来者以金衣男子为首。

个个身强体壮,步履轻稳。

怒视汹汹,来者不善。

这不其中有一老仆看到抱着婴儿痛苦的春姐,很是惊讶道:“这不是那个逃跑的臭丫头吗?”。

“谁?”。

金衣男子长得还算俊秀,但是已经有了些年纪,大概四十岁的模样。

态度十分跋扈娇惯,见老仆开口,便开口问道。

“老爷可还记得曾经少爷抢来一名女子,很得少爷欢心,可是后来竟然不知好歹打伤了少爷逃跑了?”。

老仆说着,指着春姐道:“当时少爷派人寻了很久这女子,终是无果,而此人正是眼前这女子,当时少爷足足养了一月之久下才得以下床,少爷可是对此怀恨在心”。

“就是这女子?”。

那金衣男子呢喃。

朝着春姐走去。

一只绣帕在手,抬起春姐下巴,无视春姐的不愿,打量着道:“确实生的不错,不过如今到是与旁人有了孩子,自是配不上我孩儿了”。

不然还可以殉情,让其陪葬了。

“哟……这孩子怎的也死了呢?”。

这语气中的心灾乐祸,明知故问,简直让人恨不能杀了他。

“还真是可惜”。

此话说的全然没有自己刚死了孩子的痛苦模样。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在逛戏园子呢。

春姐怒视着金衣男子。

眼前的人也是凶手。

但是她却没有怒吼只是开口说到:“怎的?你孩子不也是死了吗?”。

“你……”别说金衣男子伤不伤心是一回事,但论不生气自是假的。

看着春姐挑衅的模样。

金衣男子顿时气恼无比。

“大胆,敢对本大人不敬”。

本来他的孩子是金府唯一的继承人,可是如今没了,自然是无法保障他未来的生活了。

可是眼前的人竟然还要刺激他。

让他如何能够忍耐。

本来就是嚣张暴躁的怒气,无法发泄,此刻春姐到是撞到了枪口上。

“那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可要听?”。

春姐笑的阴狠诡异。

也不管金衣男子是否应允,春姐继续道“其实这个孩子是你们金家的人,他是你儿子的亲骨肉”。

此刻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

“你说什么?”。

金衣男子吼道。

“这个孩子是当初你儿子强了我留下的,如今却被你们逼死了,你可开心?你可欢喜?”。

春姐就是故意刺激他们的。

他们不是要人吗?

那就给他一个人。

一个他们自作孽害死的自家人。

“你休要诓骗与我”。

定然是眼前女子说谎。

他们如何能相信女子所言。

“你若不信,那便自己查好了,看看十月之前是否你儿子金府大少爷将我虏去的,又是否有过此事发生”。

金衣男子看着之前开口的老仆,明显是在求证。

那老仆擦了擦汗水,微微点了点头。

“这真是我金府的孩子?”。

金衣男子震惊,也就是说今日他们逼死了他们金府的骨肉,这个金府最后的骨血?他最后的仰仗?

此刻思绪复杂,所有的事情都变得诡异复杂了起来。

没想到最后的金府血脉,在知道的时候就已经没有了。

本来那个不成器的儿子,他已经很是失望了。

虽都是他们宠溺造成的,可是却也跋扈得很,有时候连他也不放在眼里,金衣男子早就受够了。

可奈何这也是自己唯一的血脉,也是自己的筹码,如今无缘无故的死去,他自是要找个公道回来,却不曾想凶手还没有抓到,竟是多出了一个孩子,而这个孩子却已经失去了生命。

都是报应吗?

若不是他们逼迫,今日这个孩子想来有朝一日定然能够回到金府,到时候自己不就多了一个筹码吗?

而如今却是两者皆亏,如何叫人不生气?

“是你们金府的,可也是你们逼死他的”。

她恨这个孩子的爹,但确实爱着这个孩子的,可是如今却又因为孩子的爹而死,简直可笑至极,荒唐至极。

想来这也是金府的报应。

最后老天也不允许给他们留下一后来。

“到底怎么办事的”。

金衣男子此刻只有将怒火发到其他人身上。

这可是将来唯一的继承,如今妻尊有疾,本就无法产子。

本来还有一个仰仗,如今却也已经被人……

现在知道有一个更好的,却也命绝于此。

他如何不气恼。

“对不起,大人,都是小的办事不利,我们也不知道那孩子竟然是……金少爷的……”。

谁知道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破地方,怎么会出现金少爷的孩子。

如今不小心害死了金府小少爷,怕是……

如此想来,那些官服的人也是汗如雨下,害怕的紧。

还不知道到时候金府大人会不会牵连他们。

“废物,都是废物……”。

金衣男子吼道。

脑凶成怒。

“大人息怒”。

这事哪能怪他们啊,只是眼前的大人物生气,他们哪里敢反抗一二?

只能受着。

“还有你,你竟敢私藏我金府血脉,如今令其断送在此,你也休想好过”。

指着一边抱着那已经没有气息的娃娃的春姐吼道:“想要以此来报复吗?”。

“今日我定要你知道如此做的代价”。

金衣男子气愤,直接命令道:“将此人带回去,本大人要好好这么折磨她,其余的人一律杀掉”。

“是”。

那些人举刀准备动手。

东安凌竹一剑一划横在众人面前,挡在了春姐二人面前。

“谁敢动手”。

东安凌竹气势磅礴,那些人有些避忌。

“你是谁?竟敢挡本大人办事”。

金衣男子来的晚,不知道东安凌竹身份,一旁的人紧忙在耳边解释着。

“什么?”金衣男子一听大怒。

看着东安凌竹的眼神,可以喷出火来。

怒视汹汹,阴狠的样子。

“是你杀了我儿?“。

如此更是火冒三丈。

“那还楞着干什么?还不赶快拿下”。

说罢对着身后一堆人吼道。

简直是一群废物。

主家发话,那些人哪里敢怠慢?

顿时众人提刀群涌而上。

东安凌竹挥剑对敌。

那些人一时半会奈何不了他们。

只是东安凌竹有伤在身,这些人车轮战而上,他体力消耗过大,伤口开始裂开。

隐隐已经透过衣衫。

幸亏他穿的是深色衣裳,血迹并不明显。

只是动作却是迟缓了很多。

众人也发觉了东安凌竹的异样。

更是猛击攻打。

远处的千衣看到这样的局面,很是急切,奈何身体被东安凌竹点了穴道,无法行动。

也只能干着急。

眼见东安凌竹抵挡不住,情势越发的紧张了起来。

金衣男子也会些功夫,示意身边的人拿过弓箭。

金衣男子取箭,拉满弓,箭指正是东安凌竹的胸口。

千衣大惊。

若是此刻东安凌竹守这一箭必定生死危机。

更何况他还受着伤,如何能够承受。

然而东安凌竹却不知道此刻远处金衣男子所为。

一心都在对敌身旁的人。

这些已经是他勉强牵制了。

幸亏千衣不在,都这东安凌竹怕是受制于人了。

金衣男子松弦。

箭飞射而出。

速度极快,力道之大。

离东安凌竹愈发近了。

千衣登着眼睛,惊恐的吼道:“东安小心”。

然而却是已经来不及了。

箭与东安凌竹已经近在咫尺。

突然间,春姐出现在二人面前。

推开了东安凌竹,自己胸口也随机被箭射穿。

箭飞出好些距离。

而春姐却是受这重重一击。

此刻胸前出现了一个较大的骷髅,慢慢的开始流出血来。

欲来欲猛。

不过顷刻便染红了衣裳。

“春儿……”。

盛娘惊呼。

急忙飞奔而去。

东安凌竹也及时拉住了春姐倒在地上的身子。

防止春姐第二次受伤。

盛娘急忙抱住春姐。

娇弱无力。

奄奄一息 。

“春儿……”。

盛娘哭泣着喊到。

泪水流淌在面上。

有些泣不成声。

“春儿,春儿,你看着娘,你看着娘,一定会没事的,你放心一定会没事的,娘一定救你,你放心一定会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盛娘安慰着不停的说着。

也不知道是在安抚春姐,还是自己。

说着说着,盛娘已经泣不成声,抱住春姐痛苦了起来。

“春儿,我的女儿,你一定要坚持住,一定要坚持住,一定会好的……呜呜呜…啊啊……”。

盛娘从没有想过自己会白发人送黑发人。

而今日确实频频两次受如此打击,她如何能够承受?

“娘……咳咳咳……”春姐嘴里不停的冒着鲜血,看着盛娘,眼神带着笑意安抚着盛娘,含糊不清的说道:“我……我没事……放……放……放心”。

“傻孩子,傻孩子,你怎么这么傻啊,你这样……让为娘该如何活啊”。

盛娘痛苦不已,眼泪不停的留下,布满了脸颊。

此似是天塌下来一般,心底的设现,早已塌陷。

只能抱着春姐,不停的为其按着伤口,好似防止血流光一般。(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本站推荐

将进酒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亘古大帝大奉打更人星汉灿烂,幸甚至哉半仙女神的超级赘婿镇妖博物馆砸锅卖铁去上学大乘期才有逆袭系统

相邻小说

相遇终有时后宫好乱:朕的皇夫太闹心阴天子武灵女尊木叶阴天子都市之捉鬼天师绝品捉鬼师九零后天师绝世天师巡天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