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西红柿小说网

m.xhsxsw.com

第二百二十章来了熟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第二天,千衣趁着名子凮不在的时候,去看望了东安竹白。

她虽然没有名子凮懂得医术了的,但是想来,也是能够帮忙的。

即是如此,也就当做出份力好了。

只是小白性格怯懦胆小,自是不会与千衣多待。

如此千衣也就不便在竹白清醒时候去了。

见东安竹白扔在沉睡,千衣小心翼翼去检查一番。

却是丝毫无果。

忧心思绪,却见东安凌竹进了来。

见到千衣,明显东安凌竹愣了一下。

随机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似乎两人从回来便极少接触了,就连话都极少说。

“我想着二公子身体,索性来看看需不需要帮忙”。

毕竟是偷来的,千衣莫名心虚。

“凤兄说,可能还需要时间”。

东安凌竹说的隐晦,但是都已经有最坏的打算了。

“放心,不会有事的”。

“这几日,似乎小白的情况越发艰难,总是会忽冷忽热,凤兄交代必须要关注好,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千衣皱眉,已经为东安凌竹担忧。

她本以为自己已经是铁石心肠,却没想到还是有些感触。

“总是还有机会,别灰心”。

东安凌竹也知道只能听天由命了。

后面几日千衣也就一起帮忙照顾东安竹白。

某日

有人踏足幽葬谷。

说是千丞守的人。

紧接着,千丞守便辞行离开。

没过多久,良锦也得命离开幽葬谷。

千衣不愿离去。

他们也无法强迫,便随了她。

反正这里是安全的。

这下幽葬谷越发清净了。

名子凮本就喜欢清净。

幽葬谷的人也是只有多启与他而已。

如今多了千衣三人,生活住行也都是自己亲力亲为。

如此千衣也就多了照顾东安竹白一事。

毕竟他是病人,千衣有多少懂得些药理。

名子凮一心配药,平日里极少能够关注这些。

东安凌竹与多启也就承担起了照顾几人的职责了。

偶尔东安凌竹也会照顾东安竹白,但是多的还是千衣。

名子凮配了擦身子的药水。

需要每日针灸擦拭。

这也便落在了千衣头上。

名子凮针灸之时,她就在旁边看着,一边学习,一边帮忙。

等到完毕,她就帮东安竹白擦拭药水。

近日东安竹白多是昏迷,也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更是不知道,他的身子已被千衣看了完全。

虽然此时二人是医患关系。

但是作为男子,还是有着自己的坚持。

“二公子何时能醒过来?”。

这一直昏睡也不是个事。

名子凮眉头纠结,一脸思索。

“这药应当是有用的,只是不知到底哪里出了问题,想来这毒并不是表面的那般简单”。

“近日他的气息越发微薄,我担心……”。

毕竟也算是朋友,她不想看到东安竹白就这样死在她面前。

更何况他还是东安凌竹的亲弟弟。

血浓于水。

“放心,我定然不会让他有事”。

名子凮安抚着千衣。

因着照顾东安竹白,两人的关系暂且搁置一边。

只是一心的落在东安竹白的身上。

看着名子凮望着她那坚定的眼神。

千衣不由得躲避了。

转身走到桌边,将那准备好的药水端了过来。

“接下来我来就好,你去忙吧”。

千衣意思明确。

名子凮自觉不该多言,也便起身离开。

千衣将东安竹白的衣衫褪去。

留下那瘦骨嶙峋的苍白身子。

原先还是可爱的娃娃脸的东安竹白,此刻却是瘦到皮包骨的模样,如同苍老的老头还不止。

上面布满着密密麻麻的小点,那都是银针多日来扎出来的痕迹。

看着就瘦小的可怜。

千衣眉眼透着同情。

动手开始擦拭。

那伤口慢慢冒出点点绿色,是毒素。

千衣已经太过了解。

只是这毒素似乎是可以复制一般,如何也排不干净。

明明每日都在做,可是第二日却与前日一样的瘆人。

千衣点点的擦拭干净。

动作轻柔就像是对待自己的亲弟弟一般。

昏迷中的东安竹白似乎在静止的空间慢慢有了感觉。

只是意识十分模糊,且无力抵抗醒来。

他似乎听得到大家的声音,但是这个声音似乎又十分的缥缈。

但是千衣为其擦身的感觉,他似乎又十分清楚。

虽然心底是的十分抵抗的,毕竟男女有别。

可是身体确却丝毫动弹不得。

意识模糊到有时候怀疑是不是真实存在。

他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似乎睡了很久。

一切都显得虚幻。

唯独那身体的轻柔让人觉得真实。

不知过了多少日。

千衣每日帮名子凮打下手,医治东安竹白,虽然千衣与名子凮并未因此而和好,但是千衣也确实帮了名子凮一个很大的忙。

在第十天。

东安竹白终于醒了。

只是毒依旧存与体内,并未找到解药。

好在如今东安竹白是醒过来了。

她也就放心了。

看着千衣在,东安竹白回想起了近日那模糊的感觉。

顿时觉得十分别扭。

连看千衣,都是秀红着脸。

竟是尤为羞涩。

然而千衣等人压根不知道为何东安竹白会这般脸红。

还以为是毒素导致的发热。

今日东安竹白明显好转许多。

东安凌竹喂了药。

东安竹白明显喝的极慢。

似乎在拖延着什么。

看着千衣一边准备好的东西。

那娟布,以及旁边还有名子凮的医药箱。

东安竹白就知道接下来就是针灸与擦药了。

而无疑,其中便有千衣与他亲密接触的必要。

之前只是之前他是昏迷,无法作为。

而如今清醒哪里能够让一女子看他的身子。

虽然已经看过了……

但那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现在若是再这般,他如何能够拒绝?

见一刻钟过去。

那药碗还不见底。

东安凌竹心忧,以为是东安竹白不适。

“可是有不舒服?”。

“?”。

东安竹白疑惑。

看着东安凌竹眼里的担忧,顿时明了。

“兄长不必担忧……我没事……只是……只是刚醒……些不适应”。

心虚的说了无伤大雅的小谎言,掩饰了东安竹白的心思。

说罢,便快速喝完药。

等着名子凮与千衣的“刑法”。

千衣并未离开。

这些日子,她都在学习名子凮的针灸医术。

奇怪的是,她从未学习过,却意外的接受极快。

似乎潜意识这些都是存在的,只不过暂时压制了。

千衣一直以为是千玨途雾的存在。

毕竟这具身体是千玨途雾的,所以有印象也是正常。

到是不曾怀疑其他。

与往常一般,针灸不过一个时辰,便是擦拭药。

然而这一次,却不是千衣来,而是东安凌竹。

因为此刻东安凌竹有时间,所以也便不牢千衣照顾东安竹白了。

这也让一直视死如归的东安竹白松了一口气。

但是心底却莫名其妙的有些不自在。

至于为什么,尚不清楚。

眼见千衣随着名子凮出去。

东安竹白的眼睛也未曾离开过。

那小心翼翼的胆怯羞涩模样,落在东安凌竹眼里,显得有些异样。

他从未见过自家弟弟如此娇羞模样。

就算往常女子,也不过是羞涩胆小罢了,这般娇羞含情的模样,从未有过。

可是因为千衣?

他心里疑问。

却是没有得到结果。

这天。

天气正好。

东安竹白也难得被东安凌竹带出屋外休息。

坐着一个轮椅一般的椅子上。

这是名子凮做的,让千衣还惊讶了几分。

没想到名子凮还有这份本事。

这轮椅可是现代的物件。

瞧着这个模样,可见经过改善了许多次,才会有如此好的效果。

千衣没有问,毕竟二人尚未有和好。

而幽葬谷也来了两位不速之客。

正是绝殊与阿布。

看见千衣,二人顿时激动起来,热泪盈眶。

就连绝殊一向冷漠的性子,眼睛因此红了几分。

“公主殿下”。

“公主殿下”二人异口同声喊道。

齐齐下跪,施礼,忠肯肃立。

“绝殊,阿布,你们怎么来了?”。

千衣对于二人到来,显得十分惊讶。

这两人自从分开也有数月未曾见面了。

如今一看竟是觉得瘦弱了几分。

“回公主殿下,是相爷让我们来照顾您,说您在幽葬谷,便派我们来伺候您”。

说话的事阿布,带着激动的情绪,就连说话都是哭腔:“公主殿下你落下悬崖数月没有踪迹,可是担心死我们了,我们都以为……以为您……”。

“绝殊姑娘也一直愧疚没有保护好您,如今你安然无恙,简直是太好了”。

阿布说着说着竟是开始哭泣了起来。

那满脸担心,失而复得的感觉让千衣动容。

从未有人这般关心过自己。

千衣只觉得莫名感到暖心。

虽然这两人都是丫鬟,可是在千衣心里并没有这么以为。

之前她还存在怀疑,如今经过这么久了。

她早已经没有了当初的那般小心翼翼。

虽然依旧是在计算着走动,却也不是那般缩头缩脑的胆怯。

见绝殊与阿布这般,她如何不感动?

“公主殿下,这些日子可还安好?”。

绝殊性子冷淡些,并没有阿布那般激动,但是眼神却是骗不了人,她看得出来她的关心。

“放心,我没事,一切安好”。

千衣回答。

带着淡淡的笑意。

这怕是她来带这里,唯一一次对两人露出真心的笑了。(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本站推荐

将进酒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亘古大帝大奉打更人星汉灿烂,幸甚至哉半仙女神的超级赘婿镇妖博物馆砸锅卖铁去上学大乘期才有逆袭系统

相邻小说

相遇终有时后宫好乱:朕的皇夫太闹心阴天子武灵女尊木叶阴天子都市之捉鬼天师绝品捉鬼师九零后天师绝世天师巡天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