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西红柿小说网

m.xhsxsw.com

第349章 三尸镇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之所以对柳昧这样说,完全是因为地上那草人给出的方位使我产生了怀疑。

因为那九点钟的方向很巧,不远不近,正预示着下面水库的位置。

凝视一圈,我从刘老头家院子走了出来,当然嘛,方向表面上是朝村口走。

实则出村口两里我就按兵不动了,等到临近中午我才又悄悄杀了个回马枪。

柳昧一看心里疑惑道,“你这一路磨磨唧唧到底葫芦里卖什么药,现在怎么又往回走?难道不打算去十六里路的三官庙了吗?”

我神秘一笑说,再等等看。

没过多久,兜里的电话响起,李德忠焦急的声音传来,他询问我怎么还没到?

我随便撒了个谎搪塞,让他再等等,天黑一定到。

李德忠千叮万嘱,让我务必赶到。

挂掉电话,柳昧追问让我赶紧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我让柳昧别急,等到天黑所有的疑惑都将浮出水面。

柳昧略带埋怨说,你呀,我是越来越猜不透了,不过这样也好,至少证明现在的你已经具备同各种各样的老狐狸斗智斗勇了。

说着,她又有些失落道:小傻瓜,当初我答应你爸结保亲,可现在你已经不再需要我保护。

“我变成多余的了,所以你我之间的保亲协议也该作废了。”

“其实,我答应过姐夫,等到你不再需要我保护的时候就回文桥金府,从此再不踏足阳间半步。”

“所以…”

柳昧越说声音越小,我一听瞬间心有不舍连忙抢着说:“柳昧,这可不行,你还没帮我拿到圣令破解仙骨金纂最后的秘密。”

“那阴阳之门目前只有你能帮我进去,你知道最后的秘密就在里边,你要是走了我怎么进去?”

柳昧嘟囔着轻声说:百年前我因为擅自下到阴间禁地,所以受罚失去大部分实力,逃到阳间避祸。

要不是因为身份特殊早就被捉了回去,后来机缘巧合遇到夏如海才有后面的事。

“我如果再不回去,等姐姐亲自到阳间来,到那时我就惨了,她可没有老姐夫那么好说话。”

柳昧一提起她姐姐,我也心生畏惧,那可是能知过去未来的人物。

可我不能让柳昧说走就走。

我说,能拖一时拖一时,坏人不讲理,你姐姐又不是坏人能讲道理。

“要不,咱们再定个协议,你帮我完成心愿。”

“咱们焚香滴血再来一次。”

柳昧噗呲一笑道:“你这根本就是耍无赖呀。”

我说,不管如何吧,总之你别想走,如果以后你出了什么事,不管刀山火海艰难险阻我陆缘绝不皱眉。

谈话间,不知不觉天已经麻黑。

柳昧回归正题问我,接下来怎么办?现在天黑该行动了。

我掏出手机对柳昧说,如果电话能打通,我们兵分两路,你跟着二麻子去十六里路三官庙找李德忠。

如果电话打不通,那么就证明我的猜测没有错。

讲完,我开始拨李德忠的手机号,可一连几次都提示对方不在服务区。

“真打不通呀!”柳昧言道。

我也是微微皱眉。

最不希望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我说:“李德忠八成就是故意想骗我到远在十六里路的三官庙。”

柳昧想不明白:“他把你支走对他有什么好处?电话打不通也可能是他出了什么意外呀?”

我肯定的说不会是第二种情况,如果我们人到三官庙也会是这种结果。

“他的目的是把我支走!”

“至于对他有啥好处我就不得而知了,可是二小姐我告诉你,上午八卦追踪标记的九点钟方位是水库,你明白了吗?”

柳昧惊咦一声:我知道了,那就是说刘老头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表面逃跑,实际上根本没走远,而是在水库。

他会不会跟李德忠是合谋?

因为他们身上都有没有解除的尸怨!

想了想,柳昧又说:“莫不是,今天正是他们放将军尸出来的时候?”

我沉声说:究竟两人有没有合谋暂时不得而知,如今水库的地气已经被搬空,你看天上北斗星位,已经移到水库上方。

照此推算,刘老头今夜必定要对水库下手。

所以现在咱们赶回水库正是时候。

讲完,我便不再多言快速朝水库方向赶。

天色昏暗,来到水库,迎面一阵阴风。

定睛一看,坝上站着两个人影,正是刘老头和他儿子刘东来。

听到动静,刘老头转身当即诧异出声道:“好你个陆缘,每次一到关键时刻,你就跑出来坏我大事。”

“居然骗不了你!”

我立在原地冷冷的看着对面刘家父子二人:金师爷当初已经劝过你回头是岸。

“如今你依然执迷不悟,你放将军尸出来是为了解尸怨?”

“金师爷当初说的以尸克之,我如果猜的没错,这具尸就是镇在水库底下的将军尸吧。”

刘老头沉默一阵笑道:“原来你果真去找了李德忠,不过没用,因为今天谁也阻止不了我!”

“东来,你尽管照我之前的话去做,我拦住他,哼哼,陆缘说到底我还得谢谢你。”

“你这小子不知深浅,以为破了我的落虎平阳,实际上你那是帮了我一个大忙。”

我心头一沉,随即笑出声说道:“老狐狸,你也没高明到哪里去。”

“落虎平阳在高位此为金,你家那四樟四磨分别为木与土,五五聚气是为水。”

“唯独差一个火,我怎么找都找不到,但是在我破局的时候想到了。”

“火不正是在此吗?”

“好一个五行阴阳大阵!”

刘老头听完我的话整个人一愣,随即哈哈一笑:“看来还是低估你了,不过你看破又能如何?”

“今天这将军尸老夫取定了!”

话落刘老头猛然抬手朝着水面处一指,我这时候才留意到那水面之上还悬浮着五口打开的棺材。

棺材中都是亲一色的女尸,其中一具正是刘老头的儿媳。

“小傻瓜当心,看他的架势是想用子母凶来对付你!”柳昧提醒。

“陆缘,本来我这五行子母凶是为了防止意外用来对付将军尸的,没想到你先跳出来坏事,那只好用来招呼你了!”

只见刘老头阴沉一笑,口中咒语念毕,水面之上五具尸体立刻从棺材中弹立了起来。

“嘿嘿,陆缘,你知道我是捞尸人,捞尸人有个说法,在水位便可处于不败之地。”

他的话说完,五具子母凶已经快速奔我而来。

我后退两步,当先三连聚灵指点出,顷刻间三道火花蹦出。

我看见那子母凶虽然被我聚灵指击飞,却有几个阴魂紧随其后朝我面上袭来。

那些阴魂的肚子里露出半个婴儿脑袋,大张着嘴神情怨毒无比。

若是被这东西咬一口,三魂七魄必失一二,这样活着也成白痴了!

不过,区区子母凶还不至于让我大费周折。

我快速闪身,口中咒语顿起,然后左手食指向前用力极速绘成一个太极阴阳。

“八方幽冥助我神兵!”

与此同时。

“噗呲”一声。

瞬间,层层气浪震出。

子母凶顷刻间化为乌有!

刘老头脸上的冷笑顿时凝固,“不,不可能…”

而就在我这边击杀子母凶的同时,面前水库开始出现异动,那黑压压的水面跟着开始一阵阵打起漩来。

“哈哈哈,成功了!”

刘老头脸上刚露出喜色,就被身后突然的一声惨叫终止。

当我跳上前时,刘老头已经一头朝着惨叫声的源头奔了上去。

原来是刘东来,只见他此时正被一具身材魁梧的尸体纠缠住惨叫之声不绝于耳。

那就是将军尸吗?

我跳到近前,刘老头不顾一切的扑上去用脚蹬开将军尸,但此时刘东来的脑袋却已经是血肉模糊。

将军尸把他整个头颅都啃了个稀巴烂,血肉横飞,不堪入目。

“儿啊,你不能死……”

“你不会死…”

刘老头整个人疯了一样抱住儿子的尸体撕心裂肺的大喊大叫。

我以为那将军尸还有下一步的动作正准备念咒将其拿下,却看对方被刘老头踢开后倒在地上再不动弹。

估计是出棺仅吊着一口气,遇到刘东来就死命啃咬。

看着瘫倒在地抱着儿子嚎啕大哭的刘老头,我叹了口气,终究是自食其果。

为了替儿子续命,可以牺牲儿媳和其他人,却没想到借来的命,终归还是要还的。

我走过去看着已经无心抵抗的刘老头。

他儿子借的命算是还了,可刘老头作恶害死的人呢?

这种人还能让他再活下去吗?

柳昧让我动手,替金师爷以及枉死的人讨个应有的说法。

我将石子捋至手心,可能是感受到了杀机,刘老头老泪纵横的脸看向了我。

从他绝望的眼神中,我没有体会到有半点讨饶,相反他却冲我微微摇了摇头。

“陆缘,我并非败在你手上。”

“我刘钊苦心经营十几年,不成想却是替他人做了嫁衣。”

刘老头忽然把儿子放下,缓缓站起身望向四周夜幕狠狠说道:“李德忠,滚出来吧,我知道你就在附近!”

远处芦苇荡中一个人影走了出来。

“难怪刚才感受到有动静,原来是他!”柳昧在心里嘀咕:“小傻瓜,看来你的推测一点没错。”

只见月光下,李德忠瘦弱的身影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

对于他的出现,完全是意料之中,不过我弄不明白看似与整件事毫无牵扯的李德忠究竟在里边扮演的是个什么角色?

或者说,他才是最终的主使获益者?

“为什么?”

“为什么是你?”

刘老头怒视对方,双手紧紧握拳。

李德忠看了看不远处刘东来的尸体,脸上笑容渐渐浮现:“为什么是我?”

“刘钊啊刘钊,你终于也有今天了,哈哈哈…”

李德忠完全无视我的存在,近乎咆哮的狠狠指着刘老头然后拍了一下自己的腿:“我这一切全都是拜你所赐,当年要不是你让我打头阵。”

“我怎么会断送这一只眼一条腿?”

“哼…

凭什么当初你不下水捞尸?出事却还能娶妻生子,我就该孤零零一个人惶惶度日?”

“凭什么你能得道长传授我却被他冷眼相待,你我同为捞尸人,你有想过,这对我公平吗?”

“所以,我发誓要亲眼见到你刘钊家破人亡,断子绝孙才肯罢休。”

“没错,当年是我打听到将军尸的下落,故意留纸条写将军尸镇在水库,但那不怨我,只能怪你自己鬼迷心窍。”

“哈哈哈…今天我总算亲眼见到你的下场了…”

“可惜,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中途突然有你来搅局,陆缘,要不是因为你,刘老头和他儿子已经被那将军尸咬死。”

“哈哈哈…要解尸怨只能这样,这是金师爷亲口对我说的…你说我是不是好心在帮他刘家啊?”

听完李德忠的一番话,反正我整个人由背到脚心都感觉到有些发凉。

这得心里扭曲变态到何种程度才干得出这种事来?

看着眼前这两个人,我忽然觉得我真不应该站在这里。

面对李德忠自认为的仗义之举,刘老头一言不发,整个人只是簌簌发抖,他的脸跟着很快白了一圈下来。

眼神之中看不出是愤怒还是仇恨,他呵呵笑了一声出来,别过头去看了一眼远处儿子的尸体。

忽然自嘲道:“捞尸人果然不该娶妻生子,什么阴门八匠铁律呵呵呵呵…”

然后他猛然间发力冲向面前的李德忠,随着对方脖子处卡擦一响。

李德忠原本得意忘形的脸上瞬间露出一抹痛楚,不过仅仅一刹,他双手牢牢抓住刘老头的领口,嘴上却死命挤出了最后一抹微笑。

而刘老头此时并没有停下来,他发疯一样拖着李德忠几步跳到水库边那口从水底浮起来的沉年乌木棺椁内。

“陆缘,我刘某人用不着你动手,所有的事情我一力承担。”

“我只求你一件事,送我下去,让我们三永世都镇在底下!”

说着他将儿子刘东来也抱进棺材中:“一具将军尸换我三条人命,这是我跟天做的买卖,值了!”

话落。

棺盖哐当一响紧紧闭上。

……

陈左和白小刀回来的时候,刘老头和李德忠的事情已经过去半个月。

虽然偶尔有人会提起,但望向那个水库时,他们的脸上都会一阵的发白。

说不出是恐惧还是什么。

当听说我解开了金师爷真正身死之谜后,白小刀一拍我肩膀:“行啊,兄弟,士别三日啊。”

陈左也是连连赞叹。

但他说这还不够,刘老头比起外六门和阴间的逆火神君根本微不足道。

眼下我们三人还必须要有更加过硬的实力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所以他提议,我们三人从今天起,每天互相切磋交流,如果允许,可以功法互传。

我当然赞同陈左的意思,大家是自己人,白小刀更是门主。

没理由我把仙灵门的功法自己据为己有。

所谓新一代新作风,我相信青姑师父若是泉下有知并不会责怪我。

就这样平静的度过了一个月,期间我三人互相切磋,我学会了陈左的幽冥火符,同时他们也掌握了大部分仙灵门功法,可以说是进步神速。

这天中午我跟陈左过招到百余回之后,柳昧正夸我十六路擒拿已经大成,一个陌生号码忽然打了过来。

白小刀从书房出来,他正在专研仙灵门的阵法,听到电话声,他也走了出来。

我按下接听。

对方的声音是个女的,似乎听着有几分耳熟。

“你是陆缘吗?”

电话那头对方一直重复问了两遍。

我看陈左和白小刀一眼回复对方,是,并问她是谁?

她轻咳了几声,有气无力的说道,“陆缘你还记得我吗?”

“我是刘玉婷。”

我一下站起来,治好王瞎子眼睛的药王门神医刘玉婷,她怎么会有我的电话号码?

“刘婆婆,我当然记得你,鬼魂凼你我并肩作战,至今记忆犹新。”

“不知道,你老突然找我有什么事?”

我感觉接到她的来电并非是什么好事。

因为她应该是站在王瞎子那边的。

刘玉婷依旧咳了几声出来,听声音似乎受了很重的伤:“这件事说来话长,你告诉我你的位置,我马上来找你。”

本来她这么一说,我并不想透露,可她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我为之一震。

刘玉婷说,王灵儿有难,你若再不去救她,她必死无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本站推荐

明克街13号唐人的餐桌神秘复苏光阴之外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不科学御兽择日飞升7号基地深空彼岸宇宙职业选手

相邻小说

萝莉掌门十三岁夫人芳龄三岁半贺少,你家大佬重生了!开局给魏尔伦戴了顶环保帽首辅千金奈何boss要娶我泡沫之夏和Alpha前男友闪婚离不掉了[综英美]求救信号接收器混沌蝴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