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西红柿小说网

m.xhsxsw.com

第一百八十四章 潜移默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夜深人静

盛城内大街小巷上依然热闹,酒香四溢,煎炸声不绝于耳,觥筹交错,即便已临近亥时,但盛大的宴席还在继续。

一家客店的连套房内,盘岐宗众人正听着殷韵说白天的事。

“他真是如此说的?”

风悠扬眯笑道。

殷韵自然知道,师傅想要金鳞丹已经许久了,这对于修道者来说,是可遇不可求的极品丹药,特别是风悠扬这等百岁高龄的修道者。

只不过盘岐宗哪有什么极品的锻造材料,风悠扬大概知道,应该是倪乐误会了,再者就是过去盘岐宗和铸器宗的关系。

“这事先答应那小子好了。”

楚弘义笑着说道,他似是知道为何金鳞宗如此急切的原因,众人都看向了他,陆择羽已经在一旁靠在喜儿身上睡着了,喜儿并未起身,不想弄醒陆择羽。

“我之前在捉妖的途中,听说了一件事。”

楚弘义说了起来。

之前接了一个甲等的任务,到某地去收服一盘踞在镇子里的妖物,而这个任务金鳞宗的人也接下了。

过去后楚弘义并未动手,而是看着金鳞宗在布置,因为这只妖物很狡猾,而金鳞宗想活捉这只妖,便详细的布置了许多结界,打算引这只妖从山林里出来。

结果金鳞宗的办法奏效了,这妖成功的被引了出来,但他们唯一估错了那妖的实力,结果一众金鳞宗前往执行任务的弟子,死的死,伤得伤。

楚弘义等到差不多时出手,把那妖收了,又救下了几个濒死的金鳞宗弟子。

说到这里,众人的脸色都变了,方信咳嗽一声。

“四师兄你这真是..........”

方信也不知该怎么说,楚弘义的名声,在江湖上几乎是好坏半参的,知他根底的人视他为恶鬼,不知者则奉他为圣人。

结果被救的其中一个弟子说了一件事,他们手里的兵器实在太差了,楚弘义有些疑惑,一检查之下确实如此。

“这有什么奇怪的老四。”

殷韵不解的看着楚弘义,他笑道。

“师姐,你没发现吗?现在道衙府配备的兵器和大部分宗门配备的兵器都无异么!顶多只有各大宗门头部的人佩戴的兵器法器要好一些。”

楚弘义这么一说,众人还是有些懵住了,但方信却觉察到了楚弘义想说什么,风悠扬眉头微皱,好似想到了什么。

“还没反应过来么?”

程凝想了一阵后道。

“确实天谕州的兵器和法器,很糟糕,不知道为何,我多年前刚来到天谕州的时候就发现了,他们的兵器和法器,承受力太低,如若注入了大量的灵气,打斗中很容易折损。”

楚弘义一拍大腿,哈哈笑道。

“这就对了嘛,程凝,你一个外州来的人自然有感觉,但我们身处天谕州的修道者,越厉害的修道者越难以觉察到这其中微妙的差异。”

萧渊面色凝重,他似乎想到了什么。

“过去大部分宗门要打造一些好的兵器和法器,都会去找铸器宗,虽然一些宗门也有人能锻造,但与铸器宗相比差远了。”

风悠扬哀叹道。

“劫数啊劫数,老夫这把岁数了,竟没能想到,老四还是你细心。”

楚弘义笑了起来。

“师傅,我并非是细心,而是我觉得奇怪,为何许多修道者们的兵器都用不了多久,就会损坏,要换新的,而市面上大部分的兵器铺的兵器,都不如道衙府里的好,很多修道者都会从道衙府里购买一些兵器法器。”

殷韵反应过来了。

“老四你的意思是在铸器宗陨落的时候,有人串改了铸器宗锻造兵器法器的法门,然后潜移默化的在三十年里,让天谕州的人都接受了这个兵器和法器的标准?”

楚弘义点点头。

“这就对了嘛,在这种妖物没落,和平的盛世里,兵器法器的需求量连年来依然如此大,这究竟是为何?为何天谕州就没有一个有能耐的工匠呢?因为当年全州里有能耐的工匠都去了铸器宗,而铸器宗被屠杀时,那些工匠在修道者们面前就如同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

风悠扬补充道。

“连年来,各种锻造兵器法器的材料,依然大量的开采流通,包括一切农具也是如此,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风悠扬无比的感慨,内心里这些年隐约察觉到的一个点开始清晰明了了。

驱逐魔门之人的战争,是极为惨烈的,当时的天谕州早已千穿百孔,这兵器法器的买卖,确实让整个天谕州富足了不少。

“重正那老头手段确实高明,这么一来一去,调动起了天谕州各郡的积极性,还能让矿场不断的开采,再加上把药材一控,让各大宗门都有了余粮。”

风悠扬无奈笑道,萧渊微笑着点头。

确实这天谕州目前的盛世,离不开重正的规划,从很早以前他就在规划,把经常引发问题的宗门全都定性为魔门,时机成熟后一次性驱逐。

而后又扶植通达宗,将大量的妖物投入到天谕州的发展中,后又直接切断了药物与魔门的大量交易,从而让各大宗门不得不开始相互竞争,在竞争中又只能相互退让,因为大家都不想没水喝。

随后更是积极的开展与其他州的生意,不断的利用宗门贡献度来制衡各大宗门,调动各大宗门的积极性。

天谕州想要拿到无上的丹药,神兵利器,厉害的道术功法,只能依靠宗门贡献度,上去后就能获得对应的奖励。

风悠扬也知道重正这些年之所以会管着盘岐宗的原因,毕竟知人善用,人尽其才,一直都是重正的策略。

“看起来我们还是略输一筹!”

萧渊点点头,现在众人都想明白了,天谕帝之所以要逼迫盘岐宗,要么开战要么选择用其他的方法消战,只是为了让盘岐宗动起来。

陆择羽惹事虽是一方面原因,但更重要的原因是东海的海盗已威胁到天谕州的平衡,这背后极有可能是良奇州在作祟。

如若无法在于良奇州进行全面通商之前,解决这个心腹大患,未来必有灾劫。

想到这一层后风悠扬豁然开朗,现如今只能按照天谕帝筹划好的路走,毕竟大家都有利可图,而且这种规划,让人不得不听命。

“韵儿,明日你先答应倪乐那小子,等我们回宗门,我会亲自去一趟铸器宗的。”

殷韵嗯了一声,走到陆择羽跟前,直接把他拍醒。

“要睡回房去睡。”

陆择羽虽然迷糊,但还是碎碎念了一堆,喜儿和程凝两人带着陆择羽回房了,瑶香望了一眼后便打算出门,被殷韵叫住了。

“现在城内那么多厉害的修道者,你还是别乱跑。”

瑶香只能继续坐下,她知道众人在等天心,这么久过来,瑶香感觉到这人世间或许真的不适合自己,特别是在江湖上,需要处处小心,步步为营,而山林里就不同了,弱肉强食还好一些,只取为了生存所需之物。

“老五,来和我下棋。”

楚弘义说着,陶谦赋走过来坐下,方信坐在两人中间,他很喜欢看两个师兄对弈,因为两人总有奇招,如果默不作声的下棋的话,肯定是陶谦赋厉害一些,但实际上是楚弘义要赢得多一些,他总是会在一些关键的步时说一堆东西,干扰陶谦赋的思路。

屋外的喧闹声变得零星起来之际,一抹寒意让众人看向了开着的窗户,天心直接从窗户里跳了进来。

“诸位,久等了。”

风悠扬微微点头,天心拱手对着所有人转了一圈后坐到了桌边。

“道衙府根本没有任何海盗的准确情报。”

风悠扬撵着胡须道。

“老夫也这么觉得。”

鲍游一拍脑门。

“我今天下午还看了一下午,这不是浪费老子时间?”

天心急忙连连致歉。

“鲍大师,海盗猖獗由来已久,我想诸位应该已有办法了,那便是骗!”

风悠扬点点头。

“确实老夫正有此意,海盗势大,接连数年已让道衙府吃尽苦头,而我们盘岐宗只有这么几人,如若扬言要剿灭他们的话,他们一定会做些什么的。”

风悠扬把计划告诉了天心,天心拍手道。

“好办法,据我们调查,每一个城市里都有海盗的探子,但连年来这些探子都没有路出马脚,这次就劳烦诸位了。”

天心说着,从象面空间里拿出了一兜东西来。

“这是来自良奇州的定位盘,我们已进行过更改,诸位只需带上,我会召集人手,待时机成熟后出海,毕竟人多好办事。”

天心说着站起身来。

“诸位,天心也不多留了,剩下的一些事,还望诸位到天谕城去商议!”

天心说着直接翻身出了窗户。

“都休息吧徒儿们,明日我就去与王天楠辞行,咱们得尽快解决此事。”

.........

子时

桑空静静的坐在屋顶上,望着已经冷清无人的街道,风家父子两已经睡去,桑空还在看着远处的绵城道衙府。

桑空并未离开绵城,而是打算在此继续调查,回象术法这次也不顶用,这种回象术法,最多能看到一个月内发生的事,所以桑空也没辙。

况且桑空也是主动留下的,他打算在此等宣夜过来,两人又可以相互交换情报。

桑空最近都在思考一个问题,为何现在的修道者们的灵气,总是无法杂糅到极致,在桑空几次施展术法的时候,也明显感觉到,这人间的灵气缺少了什么。

究竟是什么桑空不得而知,只可惜现在无法和仙界联络,否则的话师尊应该知道。

这是感觉上的问题,桑空感觉灵气中少了一些东西,和过去自己还未踏足仙界时的灵气截然不同,完全变味了。

“久等了桑空兄。”

宣夜落在了房屋一侧,桑空转过头问道。

“你有察觉到现如今这世间的灵气少了些东西么?”

“确实少了些东西,本王五百多年前还是人的时候,从外界萃取灵气并未如此混杂不堪,现在从外界萃取的灵气,会导致一些功法道术使用的时候,有非常大的瑕疵。”

宣夜说着,把一小块血红好似火焰般的石头递给了桑空,桑空一看便兴奋道。

“找到了吗?”

“大概找到了,只是还无法确认,再说了桑空兄,虽然你很厉害,但以在下看来,你还不是恨天魔尊的对手。”

桑空点点头,这点他自然知道,他现在只需要确切知道恨天魔尊究竟在哪一个域内便可。

“桑空兄,回到刚刚的话题,我觉得这并非是这人世间变了,而是有某些东西刻意为之。”

桑空狐疑的看着宣夜,宣夜道。

“桑空兄,你听说过百妖绘卷吗?”

桑空摇头,宣夜解释道。

“这是我在人世间几十年的时间里从一些妖的口中听到了,我最近收服的那只妖也说过,它在妖狱中听不少实力强大的妖物们提起过。”

“那究竟是何物?”

宣夜摇头道。

“我也不是太清楚,但总觉得必须得注意一点才是,妖道虽已没落,但妖心不死,你觉得这世间如何?”

“不堪入目!”

宣夜点头道。

“这时代与我过去所处的完全不同,妖物们已无生存的权利,我过去曾经有几位妖友,只可惜物是人非,我入魔后,他们应该已身死,我这些年查探过,已无他们的音讯。”

桑空抱着双臂,笑了笑。

“这人世间如何不是你我该评头论足的,自己种下的因,得到自己的果。”

两人都笑了起来。

就在不远处,邪崎静静的观望着两人,依然表情凝重,他还是忍不住出来了,他想看看现如今的这世道,只是当邪崎出来后,感觉到了诧异。

魔门虽有不少妖物奴隶,但比起这清平盛世来说,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如何邪崎,这世间已无妖立足之地!”

邪崎的耳边,传来了一个阴冷的女声,一缕淡淡的蓝色气息飘过。

“你们有把握,对付那三个家伙吗?”

邪崎问了一句,一阵清脆的咯咯声传来。

“那龙也是妖,我们自然有方法,至于那仙与魔,我们亦有手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本站推荐

半仙镇妖博物馆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女神的超级赘婿将进酒大乘期才有逆袭系统大奉打更人亘古大帝砸锅卖铁去上学星汉灿烂,幸甚至哉

相邻小说

网游之开局献祭了雷霆主神育成游戏:大神打包求带走最强仙帝混都市我的徒弟实在太勤奋了我的徒弟是主角震惊!我的徒弟是女帝震惊!我的徒弟居然是女帝吞天乱世长歌行烽火文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