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西红柿小说网

m.xhsxsw.com

第一百九十七章 打海盗我在行.其十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还没醒过来吗?”

秃头头目站在一间大房屋门口,几名大夫急忙回话。

宝莲昨晚这么撞了一下,竟到早上还未醒来,头目有些怀疑,昨晚并非是宝莲发酒疯,而是被人打成这样的,但看宝莲身体内的灵气流动也很是顺畅。

海滩上,海盗们已经开始在进行操练,阵阵喊声传来,头目吩咐大夫们好好照顾宝莲后就离开了。

这是每天早上海盗们一定要进行的操练,三三两两的对打,以及训练身体,这也是怀仁定下的方法之一。

头目已经做了二十年的海盗,在风风雨雨中存活下来,七年前怀仁来到这里的时候,他不大相信这个柔弱的家伙,如果不是金牙力保他的话,他已经成了刀下亡魂。

只是现在看起来当年金牙的决断是正确的,猛的头目有些恍惚,脑中划过了一些事物,他身边的年轻小头目问道。

“大哥怎么了?想到什么了吗?”

头目嗯了一声。

“对了阿牛,金牙那家伙究竟是什么时候做海盗的?”

阿牛笑了起来。

“真是的大哥,你是不是老了,不是你说的十二年前他流落到此,因为本就是厉害的修道者,所以很快就拉帮结伙,很多小规模的海盗们都加入了他的麾下,他才成了这海上的霸主。”

头目嗯了一声,记忆有些混乱,他也不知这是为何,因为一想到金牙的事总是会一阵恍惚,而且内心里充满了疑惑。

头目也和其他的一些头目们讨论过这个问题,大家说起金牙来,只知他的来历,却不知期间的一些事,总觉得很奇怪,而且头目还感觉就好像少了点什么,就好像记忆重叠了一般。

“阿牛,你知道何凌是谁吗?”

阿牛迷糊的看着头目,似是有点印象,但一阵后摇头道。

“老大,我记得宝莲姐应该认识吧。”

头目叹了口气,两人来到海边,手下们正在火热的操练着,现在的海盗们已和过去不同,精气神十足,完全输道衙府的军队。

他们现今在此只是为了积蓄实力,现在整个东海有将近五万人,海盗们有三万左右,未来只需要继续发展几年,他们就可脱去这海盗的身份。

怀仁计划中的一环便是在此不断积蓄实力,等差不多后,他们有能耐和道衙府坐下来谈判的话,进攻通幽州的时机就成熟了。

只要依托着这易守难攻的蓝湖岛,便可长期发展,等开始进攻通幽州的时候,他们便可以靠着积蓄起来的力量一举平定通幽州。

届时道衙府为了分一杯羹,只会与他们合作,而不会和他们翻脸。

事实上也是如此,他们已与瞭望司进行过很多次交易了,对于一些被掳的要人,以及重要的货物他们都归还了,而且时不时还会给瞭望司的司掌一些好处,所以这些年来劫掠才特别顺利。

“你小子给我认真点。”

一个喊声响起,两人看了过去,在操练的队伍里,有个年轻的小海盗,正在好几个人对练着,他随意的拿着木刀,面对其他人的攻击,他随意的挡着,看起来漫不经心的样子。

“新人就是这样。”

阿牛说着,头目笑着点点头。

“你小子再不认真点的话,今天就别吃饭了。”

随着负责操练的人喊起来,那慢悠悠的小子稍微认真了一些。

陆择羽撇撇嘴,周围尽是欢笑声,他一大早就跟着海盗们一起操练了,是桑空要他过来的,一早上的操练闹出了不少笑话来,陆择羽心想。

麻烦死了,算了待会有吃的。

不一会操练结束了,很多海盗们都回到了各自的房间里,打坐修炼灵气。

“什么时候吃饭啊?”

陆择羽问了一句,负责人马上拍了拍他的脑袋。

“吃饭?这才什么时辰,你看看你那么瘦弱,好好的修炼你的灵气,等打坐结束了会让你吃的。”

一堆人和陆择羽嘻嘻哈哈的有说有笑离开,在人堆里的桑空越发感觉到怪异,陆择羽和他都是生面孔,应该很容易暴露才对,但桑空却不知为何,有一种感觉,这些人好像认定他们是新加入的海盗,没有半点的怀疑。

桑空还在静静观察着,他想要再好好观察一天,这种怪异他并未告诉陆择羽,因为和他说了等于没说。

“真是的,太无聊了。”

陆择羽在床上翻滚着,桑空站在门口,看着四周围屋子里的海盗们都在认真的打坐,有的还在看着功法,还有的海盗在说着修炼的一些要诀。

桑空眉头微皱,陆择羽还在碎碎念,说着无聊想要吃东西之类的。

“呆子拿到你没发现吗,我们扮成海盗,没有暴露,昨晚你把那女的打晕了,他们也没有任何怀疑,而且你我和这群海盗们格格不入,但他们却不起疑。”

陆择羽翻身起来眨眨眼。

“这有什么奇怪的,我们不是换了海盗们的衣物,而且你还改了衣服上的符号。”

桑空叹了口气,果然和陆择羽说这些根本无用。

“不行,我受不了了,要不我先回去一趟,去说下现在的情况。”

眼看陆择羽要走,桑空一不留神,陆择羽人已经不见了,桑空直接向前一步。

“等等!”

海面上桑空一把扯住陆择羽的马尾辫,他还在向前,完全不听劝。

就在此时两人看到了一艘小型机关船经过,而船上的海盗就好像看不到他们一般,依然有说有笑的,船直接从他们身边经过。

“我说,你们从哪回来啊。”

桑空问了一句,然而海盗们没有回答,仿佛当他们不存在一般。

“误打误撞,真是的。”

桑空看着一脸不快的陆择羽。

“还没发现问题吗呆子,他们根本看不见我们也听不到我们说话。”

“这有什么,隔得太远了。”

桑空懒得和陆择羽解释,他思索了一番后,一只手按在了胸口的藤甲上,果然看到了一抹黑气溢出,桑空的嘴完全咧开,直到耳后。

“我生平最恨的就是喜欢使阴招的家伙,就让我好好看看你们想做什么,今晚应该会很愉快。”

陆择羽望着桑空这又怒又喜的样子,眨眨眼,脑海中又想起了什么来,好像以前经常看到桑空这副嘴脸,

“先回去岛上呆子,我们被人阴了。”

“不去,我待不住了,这地方不好玩,我要先回去。”

桑空点点头随后道。

“晚上保准有好玩的,你相信我的话就再忍耐下呆子,待会晚上我保准有非常好玩的事。”

“真的?”

陆择羽扭头斜眼盯着桑空。

“我会骗你吗呆子!”

陆择羽哼了一声,最后只得乖乖跟着桑空回去了。

到了正午,终于开饭了,陆择羽跟着人堆去了一张桌子边,桑空故意的和之前回来的几个海盗一桌,他们现在又看得到自己了,而且还和自己交谈。

“新来的,你们真的是两兄弟?”

一个海盗问了一句,桑空点点头,桌边的海盗们都纷纷不信,因为桑空和陆择羽两人差太远了。

“我小时候我娘生我的时候,太用力了,一不小心就把我挤了出来,结果就撞到脸了,所以才这副模样。”

一堆人哈哈大笑起来,陆择羽惊愕的看着桑空。

“真的?”

桑空一巴掌拍在陆择羽脑袋上。

“至于我弟弟呢.........”

“肯定是你们老娘太用力了,撞到脑子了,所以憨憨傻傻的。”

桑空点头道。

“你们还真聪明。”

陆择羽按着后脑勺,心想。

难道真的是生我的时候,我撞到脑袋了,所以才会什么都不记得了?

桑空观察着四周围,使用了这种术法的家伙不在,不过应该在暗中观察着他们。

“都给我好好的练好好吃饭,过几天我们可能要出海了。”

秃头头目过来一遍遍的说着,海盗们纷纷欢呼着。

“特别是你们两个新来的,如果想活命的话就好好练不要偷懒。”

“这有什么好练的。”

陆择羽嘀咕了一句,声音有些大,不少人都听到了,秃头头目刚刚面露怒色,但马上就哈哈大笑着拍着陆择羽的脑门。

“放心好了小子,你要是死了我肯定会把你扔到海里去喂鱼的。”

陆择羽吐着舌头道。

“你才是,如果你死了我肯定会把你好好埋掉的。”

阵阵欢笑声响起,桑空沉默不语的看着四周,虽不知对方使用了什么术法,但可以肯定一点,这些海盗们的意识里,他们就是新来的海盗,而且不会对他们两发火,因为海盗们所看所想,都可能不大一样。

而就在此时,一阵凄厉的女人惨叫声响起,伴随着一阵哭声,不少人都看了过去,是宝莲醒了,她哭嚎着跑了过来,找到秃头头目,一把拽住他的衣领。

“何凌死了老大,何凌死了!”

一堆人都完全蒙住了,完全不知道宝莲说的是谁,而宝莲满脸泪水,在声嘶力竭的喊着。

“宝莲你怎么了,是不是昨晚撞到脑袋,思维混乱了?何凌是谁?”

“是赤潮的头目啊,老大,你忘记了吗?你们都忘记了,当年要不是何凌我们都会死的。”

宝莲声嘶力竭的喊着,泪如雨下,情绪异常的激动。

桑空举着二指,一股白气掠过宝莲,她软软的倒在了地上,头目马上呵斥了几个追过来的大夫,很快宝莲就被人抬走了。

“她是怎么了?”

陆择羽大口大口的吃着饭,桑空一巴掌拍在他的脑袋上。

“还不是因为你。”

陆择羽眨眨眼嘀咕道。

“难道是我下手太重了?”

一阵后桑空带着陆择羽潜入到了宝莲的房间里,宝莲还在昏睡,他刚刚施展了一个昏睡术法。

“来这干什么?”

桑空四下看了看,这个房间里的许多东西,都站满了灰尘,桑空推测应该是很久没人住的关系,陆择羽蹲在一旁,望着一个箱子里的女红物件,来了兴趣直接拿起来玩了起来。

桑空走到宝莲跟前,举着二指按在宝莲的眉间,不一会宝莲醒了过来,她惊恐的看着桑空,但下一刻宝莲发现自己不能动也不能说话。

“把你知道的说出来,不要叫,否则我现在就可以杀了你。”

宝莲明白的点点头,能轻而易举制住自己的家伙,想要杀自己很简单。

“何凌!”

一阵后宝莲情绪稳定了一些,她抹着眼泪,想起昨晚的事,她被眼前正在绣花的马尾辫小子打飞后撞破墙壁,磕到了脑袋,但一醒来宝莲就想起来了很多事。

“大概在一个月前,金牙那家伙来到这里,杀死了原本赤潮的头目何凌,然后我不知道我们怎么就觉得赤潮的头目是金牙了,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你们中了某种术法,所有人的记忆都被篡改了。”

宝莲惊愕的看着桑空,随后笑了笑。

“怪不得,昨晚我明明觉得那小子怪异,但还是没有做什么。”

宝莲按着头,一阵后她说了起来,何凌被杀的当晚,正与她在亲热,金牙是突然间进来,直接杀了何凌,随后就取代了何凌,成了赤潮的老大。

宝莲嘤嘤的啜泣着,看着屋子里的一切,她已经好几年没有在这里生活了,都是在何凌身边跟着。

问及金牙究竟在一个月里做了什么,宝莲摇头道。

“我不是太清楚,现在才想起来。”

桑空嗯了一声。

“我们本就是来剿灭海盗的,那个怀仁究竟是怎么回事,还有他身边的独眼少女。”

宝莲说了起来,他记得非常清楚,是七年前来到这里的,但一说到这,宝莲捂着嘴,哭了起来。

所有人都把金牙当做认识了很久的人,当年力保怀仁的是何凌,但现在大家都只记得金牙。

“你说你们是来剿海盗的?”

宝莲惊愕的看着桑空,桑空笑了笑点头道。

“我们是盘岐宗的人,好了睡吧!”

桑空话音刚落,宝莲便昏睡了过去,陆择羽疑惑的看着桑空,他脸上的笑意没有了,满是怒意。

“我倒要看看你们有什么本事,能在我手里过几招!”

陆择羽轮着拳头道。

“要打架了吗?可以动手了吗?”

桑空笑了起来。

“等差不多了,随你的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本站推荐

半仙镇妖博物馆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女神的超级赘婿将进酒大乘期才有逆袭系统大奉打更人亘古大帝砸锅卖铁去上学星汉灿烂,幸甚至哉

相邻小说

网游之开局献祭了雷霆主神育成游戏:大神打包求带走最强仙帝混都市我的徒弟实在太勤奋了我的徒弟是主角震惊!我的徒弟是女帝震惊!我的徒弟居然是女帝吞天乱世长歌行烽火文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