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西红柿小说网

m.xhsxsw.com

第五百四十三章 围杀苏小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深渊黑暗汹涌,看不到尽头。

从深渊边缘,朝着深处蜿蜒蔓延的那一条路,同样也看不到尽头。

甚至!

那一条厚大约三尺,悬空在深渊之中的路,边缘还有一些盛开的野花。

“空间法则?”

苏小凡走到那深渊的边缘,看到那一条悬浮在深渊之中的小路,脑海里,几乎在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这个。

如果是在外界,以自己的实力,也可以轻松利用空间法则,造出这样一条悬浮在深渊之中的黄泥土路。

不过,在这个世界,所有的东西,都被压制在了身体之中,施展空间法则,完全是不可能的。

“不对!”

“这悬浮在半空的黄泥路上,并没有任何空间法则的波动?这条路,像是一个古老的特殊阵纹形成的?甚至,这种阵纹,我从来都没有见过?”

苏小凡脑海里闪过很多东西,可等苏小凡真正,触碰了一下那黄泥小路之后,苏小凡才忽然发现,这条路与自己猜测的,完全不一样。

路,厚重,古朴。

触碰上去,那三尺厚的悬空小路,就如同触碰到了真正,厚重古朴的大地。

苏小凡在诸天外界之中,也算是见多识广了,可在第一时间,触碰到这个路的时候,竟也没有完全看出。

苏小凡尝试着,一脚踩在了那路上,苏小凡脚上,力量爆发。

然而!

苏小凡脚上,几乎爆发到了,这个世界武圣全力一击的力量,脚下那悬空在半空之中的黄泥小路,却依旧没有一丝动弹。

“这路……坚固到这种程度?”

苏小凡手中,那判官阴神,感觉到了苏小凡的爆发,它刚刚被苏小凡打爆,它知道苏小凡的力量,到了怎样的一个程度。

“以前这条路,不是在这里的。”

“我记得,这条路,以前应该是通向我们村口的,是村子里的人,进城的路,就是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路出现在了这里。”

小女孩似乎又想起了一些什么,她自言自语。

“这条路,是能移动的?”

“你们村子,在什么地方?你是说,这条小路,是你们村子,进城的路?”

苏小凡抬头,又一次看向了那小女孩。

那小女孩的话虽然不多,但是她简短的话之中,却透露了太多诡异的信息!

“啊!不好了,我要迟到了。”

“大哥哥,我要先走了,等你到了城里,我去找你!我要先回去了!”

唰!

那小女孩这一次,却没有回答苏小凡的问题,她在这一刻,像是忽然想到了一些什么,她拿着冰糖葫芦,忽然沿着这条小路,朝着深渊深处,跑了过去。

她跑的速度并不是很快,可是,在她跑了几步之后,前方深渊里的无尽黑暗,就把她整个身体,给淹没了。

站在悬崖边,显然已经无法,再看到她的身影。

苏小凡并未阻拦。

这个女孩太过神秘,如果不是系统给出了判定,自己甚至都不会轻易靠近。

“这深渊,通向的真是传说之中的幽冥么?”

“这个世界,果然没有想象之中的这么简单,我现在,倒是想看看,这深渊底部,究竟是什么?”

苏小凡在深渊旁边,停顿研究了片刻。

随后,苏小凡从自己身后的背包之中,掏出了八十四颗,能量极为充沛的能量石。

苏小凡这一次没有隐藏,直接在深渊前,用那八十四颗能量石,在悬崖边,搭建了一个攻击的阵纹。

这是苏小凡在进入这个世界之后,思索了很久,才想到的一种特殊的攻击方式。

自己身体里的内劲,神念都被压制在了体内,但是,这却不影响,自己动用外界的阵纹之力。

这一点,还是借鉴沉浩东的符箓阵纹的方法。

“八十四颗能量石,布置成的阵纹,应该可以让我在百里之内,引发这个阵纹之中,八十四颗能量石的爆发一击。”

苏小凡布阵!

随后,苏小凡直接一步,也踏上了那一条黄泥路!

能量石,是自己之前融合分身时,从空间之中,瞬间挪出的那数千块,能量石的一部分。

苏小凡布置这个阵法,赫然也是明面上的一张底牌。

不过,虽然布阵的时候很认真,可苏小凡却并未很在意这一张底牌,因为,这一张底牌,苏小凡并未准备真正动用。

黄泥路幽长,走上去之后,像是走不到尽头。

深渊之中,那犹如厉鬼嘶吼一般的声音,越来越刺耳,仿佛,那声音就在耳边。

“你扔的是什么?”

“为什么,我感觉你扔的那些石头之中,蕴含着极为恐怖的能量?这么珍贵的东西,你为什么都扔了?”

苏小凡随手提着的判官阴神的头颅,见苏小凡走上黄泥土小路之后,每隔一段路,就朝着外面扔一块石头,他不由疑惑。

“不该问的,就不要问。”

苏小凡继续,朝着路的外面,随手扔下一颗极品能量石,苏小凡目光扫视深渊四周,根本没有在意,那判官阴神的话。

“煞气,魔气,阴气,灵气,血气……”

苏小凡一边每隔一段时间,就朝着路边的深渊之中,扔一块极品能量石,一边也在感受着,深渊之中的雾气波动。

苏小凡有些意外地发现,这个深渊之中,有的不仅仅是煞气。

这个深渊之中,气息极为庞杂。

雾气汹涌,每一股雾气之中,都像是蕴含着无数不同种类的能量,这里仿佛是这个世界上,最为繁杂的能量汇聚地。

不过,这条黄泥小路,却是极为安静。

苏小凡沿着这条黄泥小路,足足走了十几分钟,这条小路,都没有出现任何意外,甚至,苏小凡都没有看到任何一个活着的生物。

小路之上,唯一的动静,就是深渊之中,那无尽诡异的犹如厉鬼一般的哀嚎。

整条路,安静得有些异常。

“是不是有些不对啊,要不然,咱们就不下去了?”

判官阴神,似乎也感觉到了异常。

苏小凡继续前行,对于判官阴神的话,像是已经直接屏蔽了。

大约又走了七八分钟,苏小凡的脚步,终于停了一下。

因为,苏小凡发现,在这条黄泥路的中央,赫然多了一口刷着殷红颜色的箱子。

血液!

苏小凡赫然能感觉到,那箱子的外表,绝对是用,人血染成的。

功德箱!

那箱子前边,还放着一块破旧的,快要腐朽的木牌,而在那木牌之上,赫然还刻着,功德箱三个古字。

“这是什么?功德箱?这是幽冥之地,要捐赠的地方?”

苏小凡手中,那判官阴神,在警惕之中,眼神之中,流露出了一抹呆滞。

他似乎一时间,有些没有看懂。

“嗯?”

“功德箱?”

苏小凡看着那功德箱,也微微愣了一下。

苏小凡又往前走了一步,仔细看了一眼功德箱前写的字,苏小凡的动作,都僵了一下。

唰!

而下一刻,苏小凡赫然直接朝着那功德箱走去。

之后,苏小凡伸手,一把就落到了那功德箱之上,苏小凡在这一刻,竟然想直接打开那一个功德箱。

苏小凡手中,那个阴神判官,见苏小凡竟然要这么出手,他眼睛都不由勐地瞪了一下!

轰隆隆!

陡然!

也就在苏小凡的手才刚刚触碰到功德箱之时,在黄泥小路周围,像是有什么东西,瞬间被激怒了。

黄泥小路周围,刹那之间,有无尽恐怖的黑气,疯狂汹涌。

“呜呜呜……”

黑气之中,有让人心魂颤栗的嘶吼,在惊世爆发,这种嘶吼,比深渊之中那诡异的哀嚎,似乎要恐怖很多倍!

“那东西,好像是禁忌之物,不,不能动吧?”

阴神判官,见苏小凡一手抓住自己的头,一手已经掀开了那黄泥路上的功德箱,它作为一个阴神,仿佛都感觉到了一股恐惧。

黄泥路周围,那狂暴汹涌的黑气,赫然已经有一种像是要失控的趋势了。

卡察!

可苏小凡却依旧不管不顾,苏小凡紧接着,竟然直接强行撕裂了那功德箱的盖子!

那功德箱之中,有十几颗魂丹,都不由直接暴露在了空气之中。

“吼!你找死!”

黄泥路周围,那无尽恐怖的黑气之中,有一抹诡异的惊怒声,在这一刻,竟然幽然乍响!

那黑气之中,像是有活物乍现!

轰!

紧接着,那无尽黑气之中,有一道极为恐怖的身影,幽然乍现,那一道身影,犹如泰山压顶一般,直接朝着苏小凡恐怖砸落!

仿佛,那黑雾之中的东西,要在一击之间,直接将苏小凡灭杀。

唰!

可功德箱前,苏小凡站在原地,却根本没有后退,甚至,都没有真正爆发。

苏小凡仅仅朝着那黑雾惊世轰落的方向,随手点落了一指。

“吼!”

那一道气势惊世骇人,像是灭杀一切的黑雾,与苏小凡那简单一指,在顷刻之间,已经狠狠碰撞在了一起。

可两者恐怖碰撞,苏小凡站在原地依旧一动未动。

反而是那气势极为恐怖的黑雾,在碰撞的那一瞬间,陡然疯狂后退,那黑雾嘶吼,在刚刚的碰撞之中,竟然像是遭遇了恐怖重创。

“功德箱……嗯?退,退了?”

被苏小凡提着头颅的阴神判官,眼神之中的焦虑,微微呆滞了一下。

这黄泉路上,看似诡异恐怖的禁忌之物,这么弱吗?直接被一指击退了?

“你,是,想,找死么?!”

“黄泉路上,功德求生!你区区一个人类,难道敢坏了,黄泉路上的规矩么!我只不过是守功德箱的一个卑微阴魂,你就不怕,我直接通告幽冥之主么?”

黑雾被击退,黑雾之中的声音,像是更加震怒。

轰隆隆……

在黄泥桥旁边,随着那一道声音响起,有十几道极为恐怖的黑雾,也直接狂暴汹涌,仿佛,每一道黑雾,都在震怒。

“功德箱,没有学到精髓,盖子应该打开着。”

苏小凡依旧站在功德箱前,面对周围无尽恐怖的黑雾汹涌,眼神之中没有一丝慌乱,苏小凡只是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声,然后,随手就收起了,那功德箱里的十几颗魂丹。

“你,你在干什么?你,你在抢功德箱里的东西?”

那个阴神判官,看到眼前这一幕,作为一个阴神,他都彻底傻眼了,这个年轻的人类,在来的这一路上,不是一直都很小心吗?

他现在,怎么忽然就这么疯狂了?

他连这条通往幽冥,极度诡异的黄泥路上的功德箱都抢?

“放下!”

“你是真的在找死……”

周围的那十几道惊世恐怖的黑气,有八九道见苏小凡竟然已经拿走了那功德箱里的魂丹,它们彻底暴怒!

它们身上的气息,也在这一刻,彻底爆发,它们直接朝着苏小凡,疯狂汹涌扑了过去。

黑气惊世,苏小凡站在黄泥路上,倒是显得格外的渺小。

“怎么就这么不长记性?”

苏小凡看着那八九道恐怖冲过来的身影,却忽然说了一句,谁都没有听懂的话。

苏小凡的手,在这一刻,赫然再度动了一下。

唰!唰!唰……

苏小凡在空中,连连抓取,仅仅只是一个眨眼的功夫,苏小凡的手,赫然已经在周围,连续抓动了八次。

苏小凡每一次抓取,赫然都能从周围的黑气之中,抓住一道极为恐怖的身影。

只不过!

苏小凡从那一团团黑气之中,抓出的黑影,却根本就不是什么诡异的禁忌生物,也不是白骨洞之中的阴神。

苏小凡抓住的那一道道身影,居然是一头头气息强大的妖王!

野牛妖王,黑虎妖王,白毛狼王,巨蟒妖王,穿山甲妖王……

一瞬间,那八道恐怖黑气安静了下来,那八头强大的妖王,被硬生生地按压在了地面之上。

“妖,妖兽?!”

那判官阴神,看着这诡异一幕,饶是活了几百年,它还是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禁忌深渊,功德箱,黑气,黄泥路,妖兽之中的妖王,阴神判官,无论如何,还是有些无法将这些,都串联在一起。

“你找死!你居然敢对本守护者动手,你真不怕幽冥之主,将尔等直接抹杀么!你……”

黄泥路上,一头气息恐怖,堪比武圣级别的野牛,双眼通红,身上的气息,赫然还在疯狂爆发。

“彭!”

“还没认出我是谁么?”

可那野牛开口,它话音还没有落下,苏小凡一巴掌,就又拍在了那野牛的头上。

那野牛妖王,只感觉一道恐怖到让它颤栗的力量,撞击在了它的头上,它那强壮到极致的双腿,也没有能抗住这一股恐怖的冲击力。

它双腿一软,赫然直接就跪在了地上。

它感觉自己的脑子,也是一片轰鸣。

它暴躁的脾气,疯狂暴怒,它的头是它的禁忌,从它出现到现在,只有一个人打过它的头还能活着!

现在,自己的头,竟然又被打了么?

它几乎下意识,就要疯狂爆发拼命,只是,它在要爆发的时候,却又感觉,刚刚被打的那一幕,似乎又有些熟悉,就是有些想不起来了。

“还没有认出来,我是谁么?”

苏小凡看着被强行从黑气之中,拽出的那七八头气息强大的妖王,苏小凡摇了摇头,随手就从自己背后的背包之中,掏出了一个特制的面具。

那面具之上,赫然是一片空白。

那赫然是一张,无脸面具!

“哞!我管你是谁,在这个世界上,无论是谁敢打我的头,都要死!这是……”野牛妖王在起身的那一瞬间,就要疯狂再度爆发。

它的身体,也在这一刻,似乎要急剧变大。

它似乎想变回自己的原型,彻底释放自己的战力,作为一个已经踏入武圣战力级别的妖王,它已经可以,随意收缩自己的身体。

“等一下……”

野牛妖王,疯狂爆发,可它爆发的瞬间,它身后的野狐妖王,却勐地拉了一下它的身体。

“谁拦,谁死!今天就算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他!”野牛妖王,赫然再度疯狂爆发,它的脚步,也再度朝着苏小凡,逼近了一步。

“你,你……”

“无脸,阎王?武神级别的阴神?!是,是你,真,真是你?不对,你,你不是阴神,你,你是人?!”

野牛妖王已经彻底爆发,可野牛妖王身边,原本更加震怒的黑虎妖王,在抬头的那一瞬间,脸色却不由勐地恐怖狂变!

它站在黄泥路上,看着苏小凡,它的虎脸,在此时先是呆滞,后是惊愕,随后,它像是勐地想明白了一些什么,它整个老虎脸,都变得有些扭曲!

它似乎,竟然认识苏小凡!

“给我死!

野牛妖王已经彻底爆发,冲向了苏小凡,它的牛眼在暴怒之中,殷红得似乎已经要滴血,它嘶吼,身体犹如一辆疾驰的重型火车!

“你……哞……”

野牛妖王疯狂爆发,可等野牛妖王,冲近苏小凡,它抬头的那一瞬间,终于看到了,苏小凡带着面具的脸。

也就在这一瞬间,它刻画在骨子里的恐惧,在这一刻,像是突然苏醒了。

它近乎滴血的牛眼,赫然勐地恐怖圆睁。

身上气息极度恐怖的它,在这一刻,像是看到了鬼,它原本疯狂冲击的脚步,现在疯狂地想要停下。

可是,它的身体太过庞大,刚刚冲击的也太过勐烈。

它想要停下,在巨大的惯性之下,它的四个蹄子,还在地面之上,疯狂朝着前方滑行。

噗通!

野牛妖王,瞪着铜铃一般大小的牛眼,看着前方的苏小凡,尤其是看着苏小凡带着的那一个无脸面具,它咬了咬牙,为了彻底停下自己的身体,双腿都直接硬生生地跪了下去。

它用双腿,增加与地面的摩擦!

它滑行到苏小凡身前,才堪堪停下自己的动作。

气息蛮横恐怖的野牛妖王,见自己没有触碰到苏小凡,它竟然像是从鬼门关走过了一趟一般,深深松了一口气。

“嘿嘿……”

野牛妖王看着苏小凡,竟然咧嘴笑了笑,它这笑容之中,像是带着一抹谄媚。

唰!唰!

而黄土路上,被苏小凡拽下的那七八个妖王,还有半空之中,还剩下的五六个妖王,目光在此时,赫然也都看向了苏小凡。

“发,发生了什么?”

判官阴神看着这诡异的一幕,它的眼睛,瞪的堪比野牛妖王。

这条禁忌深渊的黄土路上,怎么可能会出现这些强大妖王?这些强大妖王,为什么又对一个人类,这么敬畏,甚至恐惧?

“你们进来,应该有一百三十多年了吧,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

苏小凡看着这十五头妖王,忽然问了一句。

事实上,苏小凡在第一眼看到那个功德箱的时候,就立刻想到了一些什么。

自己的分身,在进入这个世界之后,一直都在探索这个世界的秘密,但是,对于这个世界上的一些恐怖禁区,自己的分身,由于实力问题,并未敢真正踏足。

像魔渊,神渡海,以及这里!

不过,自己的分身,自己不敢轻易踏足,却不代表着,他不能想其他的方法进行探索。

实际上,自己的分身,从二百多年前,就已经开始,探索白骨洞。

自己的身份,先是从四国的监狱之中,找了一些重刑死囚,进入这白骨洞之中,进行了初步探索。

只不过,自己的分身,用死囚仅仅只能探索大约白骨洞二百米的距离。

随后,自己的分身又陆续抓了几个罪恶极重的武者,再度进行了探索,只是,效果也不是很理想。

再加上,如果抓一些武王和武圣级别,实力强大的武者,进行探索的话,很容易引起人族之间的内斗。

不过,这个问题,在大约一百三十二年前,被自己的分身完美解决。

因为!

自己的分身,当时赫然盯上了,这个世界上,实力强大,且灵智不弱于人类的妖王!

分身的做法,也很简单。

分身就是先摸清一些妖兽的行动规律,然后,再挑选一个偏僻的地方,在妖兽回去的必经之路上,放一个功德箱。

妖兽在正常情况之下,根本就不会在意,路上的功德箱。

尤其是妖王,一般见路上有东西阻拦,抬手就直接打碎了。

而苏小凡则会在妖王,打碎功德箱之后的第二个夜晚,伪装好自己的气息,带上无脸面具,在妖王沉睡的夜晚出现。

在绝对的实力压制之下,接下来的事情,就很简单了。

“打碎了功德箱,要赔钱。”

“功德箱是万界至宝,你根本赔不起!”

“什么?你不赔了?不赔也行,不赔我今天正好想吃肉,你选清蒸还是红烧?不行的话,炭烤也可以!”

“我知道你们赔不起,不过,赔不起的话,可以肉偿,不对,可以帮我探个路偿还,我听说,有人在白骨洞之中,冒充我无脸阎王的名号,你们进去看看,里面究竟是什么情况?

记住,如果不走到白骨洞的尽头,看清白骨洞尽头是什么模样,等你们出来了,就真的可以肉偿了,清蒸,红烧,或者炭烤……”

在一百三十多年前,整个四国的妖王,甚至都曾恐惧过一段时间。

功德箱这三个字,在当时的妖王耳朵之中,几乎是一个禁忌。

甚至,到了后来,四国的一些妖兽,与当时的阴神,因此都爆发过长达几十年的恐怖战争。

当时的妖兽各族的强者,很多都感觉,是阴神在算计他们妖兽之中的妖王!

自己的分身,则在疯狂收集了一段妖王之后,也停手了。

因为,分身发现,自己辛苦收集来的这么多妖兽,进入白骨洞之中后,就再也没有消息了。

自己一共送进去了三批,一共四十头妖兽,其中妖王级别的足足有二十多尊。

其中,有几尊,几乎堪比武圣级别的战力。

就比如,眼前跪着的这个野牛妖王!

分身当时以为,这么久都没出来,那些被送进去的妖兽,应该全部都死了,分身也在这个时候,把白骨洞的危险等级,列为了最高。

哪怕有白骨洞,直通幽冥的传闻,自己的分身,依旧也没有真正亲自下白骨洞。

苏小凡也没想到,一百多年之后,自己还能在这桥上,再遇到这些自己分身,曾经送进来的一些妖兽。

并且!

这些妖兽,居然还把自己当年功德箱的手法,给改进了一下?

自己当年,假装的是阴神之中,最巅峰的存在,也就是堪比人类的武神,妖兽的妖神级别的。

它们现在,居然假装,自己是什么幽冥之主的人?它们在吓唬,从这条黄土路上过的东西,给它们交过路费?

“我,我们走不掉了!”

“无脸阎王大爷,你不知道啊,我们已经在这桥上,游荡了一百多年啊,自从我们踏上这个桥,就像是走上了一个迷宫。

无论我们怎么走,都走不到这桥的尽头,我们往前走,也走不出去,往后撤,也撤不到尽头。

就像是,无论怎么走,都是在这个桥上,诡异的循环一般,根本走不出去!”

野牛妖王见苏小凡把目光转向了它,它跪在地上的姿势,根本就没有变。

野牛妖王,对苏小凡是真正恐惧的。

在一百三十二年前,它眼见真正的苏小凡,一天就要吃一头妖王,并且,每一头妖王,还专吃身上最嫩的一块肉。

尤其是,喜欢吃烤肉。

它看着苏小凡杀妖王,吃妖王,简直比杀猪还简单!

苏小凡嘴里还一直念叨着,什么牛宝大补,牛上脑肉可以涮火锅,牛肚风味尤为特别……

它足足经历了三个月的非人…啊,不,非牛的恐怖生活!

野牛妖王能想到这些,苏小凡也能想到这些。

自己的分身,当时为了吓唬这些桀骜不逊的妖王,确实是花费了不少心思,这个野牛妖王,当时最为桀骜。

自己的分身,动用各种手段,确实也结结实实地,连续吓唬了它三个月,甚至,最后一个月,还差点把它的牛宝真给卸了。

在实力绝对压制,再加上不分白天黑夜的连续设计恐吓之下,哪怕是妖王,也根本无法真正抗住。

毕竟,在没有突破到妖神之前,妖王的身体虽然很强大,但是妖王的神智,却和普通人类,也差不多。

如果要是真有意志非常坚定的,自己的分身也没有手软,直接用来杀了,正好可以用来,吓唬其他妖王。

并且,分身当年,其实也没有每天都在杀妖王。

很多时候,都是用普通妖兽,配合沉浩东的符箓阵纹,让普通妖兽身上,爆发出妖王级别的气息。

“无法走出去?也无法走回去?”

苏小凡见野牛妖王这么开口,眉头不由皱了一下。

“你是人类的青山武圣?你根本就不是什么阴神之中的无脸阎王?我曾经在二百多年前,见过你一次!”

“青山武圣,你这么猎杀我们妖王,你就不怕引发两族大战吗?”

黄土路上,那个站在后方的黑虎妖王,在此时像是已经反应过来了,它在野牛妖王诚惶诚恐之时,眼神之中,却勐地爆发出了一抹恐怖的震怒!

啪!

它一边开口,一边赫然往前走了一步。

哗啦啦!

黄泥路上,在黑虎震怒开口的同时,有三四道目光,眼神之中,在这一刻显然也都爆发出了一抹汹涌震怒。

它们忽然感觉,它们之所以被困在这里上百年的时间,极有可能,是被一个实力并不比他们强大多少的人类,给骗了。

青山武圣,确实很有名。

在昊天城那一战之中,青山武圣,几乎被很多人看成是武圣后期,乃至武圣巅峰。

只不过,武圣依旧只是武圣,武圣和武神之间,相差的远远不止一个鸿沟这么简单!武神级别的存在,是无法战胜的,但是武圣却可以。

它们妖族之间,绝对不缺战力堪比武圣巅峰的存在!

它们原本对苏小凡的敬畏和恐惧,赫然也在快速减弱,它们眼神之中的怒意,则在顷刻之间,越来越狂暴!

如果当年,它们知道苏小凡的身份,它们是敢反抗的!

“你们在这里,一百多年,都没有能走出去?一直都是在桥上循环?什么方法都尝试了?”

苏小凡并未回应黑虎妖王。

苏小凡只是继续看向了,野牛妖王。

苏小凡眼神已经平静,苏小凡的目光,也朝着四周,看了一眼。

这种情况,苏小凡在走上这条路的时候,还真没有怎么想过,这是一种类似地球上,鬼打墙的存在?

只不过,这需要是什么级别的鬼打墙,才能让十几头,武王,乃至武圣级别的妖兽,在上百年的时间里,都未曾走出?

“对,走不了!”

“我们把所有的方法,都尝试遍了,还有妖兽,直接跳下了黄土路,但是,跳下去的妖兽,好像都死了,因为,我们再也没有感受到过,它们身上的气息。

您应该知道,我们妖兽之间,同类之中,是有一些特殊的灵魂感应的。

一旦另外一个死亡,我们往往能在第一时间,感受到。”

黄泥路上,有妖兽暴怒,也有妖兽,还处于恐惧之中。

就像是野牛妖王!

事实上,野牛妖王在一百多年前,就基本确定了,苏小凡是一个人类,可是,在那连续三个月的疯狂吓唬之中,野牛妖王,早已经彻底崩溃了。

并且,它也真正见识过,苏小凡惊世的实力。

它感觉,苏小凡哪怕不是阴神之中,堪比武神,妖神的存在,苏小凡也绝对和武神,妖神级别的存在,是一个级别的。

反正它是彻底崩溃了。

时隔一百多年,它看到苏小凡,双腿都忍不住发软,它感觉,苏小凡简直比恶魔,还要恐怖。

“这个倒是有些麻烦,看来,等会还需要往前再走走,尝试一下。”

苏小凡点了点头,接着,苏小凡忽然又问了一句:“你们为什么要设功德箱,这种东西,如果没有人从这里过,设了也没有什么用吧?”

苏小凡开口,依旧没有理会,黑虎妖王和另外三四个,眼神中的怒意几乎已经超越了极限的妖王。

“有人!”

“这些年,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一些想要探索白骨洞的人,还有一些妖兽,乃至一些强大的阴神,会来白骨洞进行探索,富贵险中求,来这里的人,其实不算少。”

“其中还有一些实力极为强大的,我们其实并不是他们的对手,但是,他们遇到这路上的功德箱,大多都会规规矩矩地交上一些东西。”

野牛妖王,讲到这一点的时候,则有些眉飞色舞。

它似乎对于功德箱这个方法,极有认同感。

苏小凡的动作,则微微停顿了一下,随后,苏小凡忽然又点了点头。

这个世界,实在太过庞大了,哪怕仅仅只是四国的面积,都不知道超过了原本的地球,多少千倍,乃至万倍!

自己的分身,游历了数百年,游历的区域,也仅仅只是占据了这个世界的冰山之一角。

而这个世界之中,也绝对不乏一些隐世的强者,还有一些山野深处真正的强大阴神,以及一些大山大泽之中的恐怖妖兽。

甚至,无垠神渡海之中的一些巅峰妖兽,都是可以在陆地上行走的。

在这无尽庞大的疆域之中,有一些隐藏的强者,想要探索白骨洞,再正常不过了。

富贵险种求!

白骨洞越神秘,越危险,在很多时候,在一部分存在的眼中,就越代表着机遇和未知的宝藏。

“还是不对。”

“如果有这么多强者,走上这条黄泥路,而这条黄泥路,又处于一种特殊的循环,无法走到尽头的话,那么这路上应该有很多人。

为什么我这一路走来,除了你们,几乎没有遇到什么人?”

苏小凡看着野牛妖王,立刻就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一起上!

“青山武圣,你不感觉,你太不把人放在眼里了么!你给我死去吧!

轰!

陡然!

也就在苏小凡这一个问题,话音刚刚落下之时,那个黑虎妖王的眼神之中,无尽的愤怒,赫然已经彻底超越了极限!

嗖!嗖!嗖!

而几乎也就在黑虎妖王,动手的瞬间,十五头妖王之间,有足足另外六头,也直接爆发了。

黑虎妖王,再加上一起动手的六头妖王,转瞬之间,只有七八步宽的黄泥路上,有七尊妖王,全部爆发爆发,攻击向了苏小凡。

它们身上的实力,也在这一刻,真正展现。

它们七尊妖王之中,有四尊竟然已经达到了,人类武圣级别的战力!

尤其是,冲在最前方的那一个黑虎妖王,它在出手的那一瞬间,爪子周围,竟然泛起了一道让人颤栗的紫色光芒。

它仿佛,将能量压缩到了一个极致!

它紫色的爪子划过,连野牛妖王,都隐隐感觉到了一股恐怖压力。

“武圣后期?!黑虎妖王,在这些年之中,已经修炼到了武圣后期的战力?不对,这个时候,再叫黑虎妖王,恐怕已经不合适了。

应该称它为黑虎武圣?”

黄泥路上,没有出手的妖王之中,有妖王陡然就察觉到了,黑虎妖王身上的异常,它们的眸子之中,不由流露出了一抹吃惊。

它们都很清楚,在一百三十多年前,黑虎妖王的战力,也才是堪堪到了,人类武圣初期的级别。

这才一百多年的时间,黑虎妖王,怎么变得这么强大了?

“它果然是传说之中的血脉!我以前听一个老妖圣说过,黑虎妖王,极有可能身体之中,有一部分流淌的,是传说之中,神兽白骨的血脉!”

“难怪它敢在这个时候动手,今天,难道它真要斩杀了青山武圣?七杀一!妖兽的人体,原本就比人类强大!这么近的距离战斗,青山武圣,应该根本无法施展出战技吧?”

“青山武圣,今天难道真有可能被斩杀?”

黄泥路上,所有的妖王,在此时几乎都已经抬头。

而也就在这一刻,黑虎妖王,携带着无与伦比的恐怖威压,赫然也直接冲到了苏小凡身前!

它巨大的爪子,直接拍向了苏小凡的天灵盖!

而苏小凡,还在原地站着!< /p>

“你继续说。”

苏小凡一边思索着什么,一边则继续看向了野牛妖王。

面对黑虎妖王和另外六尊妖王的恐怖攻击,苏小凡像是根本没有看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本站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7号基地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唐人的餐桌不科学御兽深空彼岸光阴之外明克街13号神秘复苏择日飞升

本书作者其他书

仙宫 黄金瞳 神藏 天才相师 宝鉴

相邻小说

四合院:从保安开始NBA之大黄鸟搜龙记异界之风影传说草根选调生木叶:我有一棵恶魔果实树港综:从拜师龙四开始帝道异界行鬼妖曈九命猫男穿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