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西红柿小说网

m.xhsxsw.com

224.-“三天?”-“三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方永波低头看了一眼表,还不到九点半。

见方永波起身,李安快步迎上,“方指早上好。”

方永波也不知道李安站在那等了他多久,虽然他也没有耽误李安的时间,不过李安的行为还是博得了他的好感。

方永波主动伸出手,亲切道,“吃早饭了吗?”

李安弯腰双手一伸,不轻不重地握了一下,如实道,“出门前在家吃了点。”

方永波微笑:“走,再吃点。”

-

第三次走进蓉城音乐厅的餐厅,李安算得上轻车熟路。

从自助点餐区到座位,李安一路观察,很多情况下,都是方永波主动和别人打招呼。

看那些人的反应,好像也并没有把方永波当成多大的领导。

尤其是那两个年轻和一个年轻小伙,迎面打招呼的时候亲切地称方永波为:波哥。

李安估摸方永波的岁数给这两个年轻的姑娘当爹都够了。

这也能从侧面反映出,蓉爱应该是一支有活力的队伍。

看看方永波匀称的身材,以及袖口下的腱子肉,这个中年大叔平日里应该还喜欢运动。

“坐。”方永波先一步把满满当当的餐盘放到了桌上,接着招呼李安坐到他对面。

李安手里只有一杯象征性的牛奶,坐下笑道,“羡慕您的胃口。”

方永波哈哈一笑,拿起一枚鸡蛋在盘子上磕了一下,“早午饭,一顿解决。”

一顿,“最近工作忙吗?”

李安:“最近还好,手里的几项工作都结束了,您最近应该比平时还忙吧。”

“是比平时忙点,毕竟咱们蓉城也是第一次举办这种规模的音乐季,”方永波说着话锋一转,“不过有你们这群优秀的年轻人支持,这次音乐季一定会圆满成功。”

李安:“有您掌舵,我相信对于蓉城音乐的未来,今年夏天只是一个开始。”

方永波露出微笑,片刻擦擦嘴道:“你对明年金钟奖落户蓉城怎么看。”

李安:“机遇。”

“哦?”方永波声道扬起,“怎么说?”

李安:“蓉城的音乐之美在历史上就是独树一帜的,锦城丝管日纷纷,半入江风半入云,杜甫的这句诗在当时虽有讽刺之意,但同时也体现了蓉城音乐的繁华。”

“在音乐文化领域,蓉城的底蕴不次于国内任何一个城市。”

“就我在蓉城生活的这八年,先后见证了,友城青年音乐周的成立、蓉城杯和金色年华这两个本土赛事品牌的发展,以及各类新建改建音乐演绎设施,还有咱们蓉爱去年春天举办的亚洲合唱节。”

“这些都是蓉城近年高度重视音乐文化产业发展,欲以打造西部音乐之城的左证。”

方永波点点头,眼里的兴致更浓郁了。

李安继续说道:“但是仅仅这样还不够,我们还缺少真正有影响力的顶级音乐盛会、赛事和活动来继续加快完善城市的音乐名片。”

一顿,“所以我认为金钟奖明年落户蓉城是蓉城音乐继续向前大跨步的一次机遇。”

方永波:“那挑战呢?”

李安话到嘴边忽然哑声。

方永波跟着笑道:“放心大胆说。”

片刻,李安硬着头皮说道:“从城市的角度,无论硬件条件还是软环境,蓉城都已具备足够的能力和条件来办这次金钟奖。”

“但是比赛它就是比赛。”

一想到自己新海杯决赛上的翻车回忆,李安真想说点掏心窝子的话,可他没办法说啊。

哎。

“比赛本身,或许更值得社会各界的关注。”

方永波刚才就猜到了李安要说什么,片刻后重新拿起快子,替李安补充道,“比赛本身,就是挑战。”

李安笑了笑:“我随便一说,您全当下饭了。”

方永波算是见识了,在这之前,他周围提到李安的,就没有不夸的,每每听到有人夸李安,他心里就在想这个年轻人到底有什么不同之处,让那么多人都喜欢。

其实早在年初,看完李安的那场红楼音乐会之后,他就有想法邀请李安来参加这次音乐季。

今天一见面,确实不一般,懂礼貌,知礼节,有见地,有态度,长也精神。

他很欣赏。

不过回到今天的见面主题,方永波还是要和李安讨论一下音乐。

昨天电话里他已经说的很清楚了。

除了老边这儿,方永波用同样的方式发出了三份邀请。

最终谁能和蓉爱合作演出这部重量级的莫扎特协奏曲,得看谁对这首作品把握的最到位。

作为西南第一豪团的掌门人,方永波自然有自己的一套审核方法。

先听,后聊。

饭后方永波邀请李安去他的办公室,路过大厅的便民座位时,李安放慢脚步提醒,“方指,您的谱子。”

“瞧我这脑子,”方永波刚才看到李安随手就把谱子放到这了。

李安主动上前取回,还给方永波的时候也没忘扫了一眼,是k414的总谱。

方永波接过,“这首作品怎么样。”

李安:“材料丰富。”

方永波:“一会儿听听你的第一乐章。”

李安:“好。”

来到办公室,方永波来到钢琴一侧的沙发上坐了下来,“你先热热身,”说着重新翻开了总谱。

李安领命脱掉防晒衣,一边调整呼吸,一边将防晒衣挂到衣架上。

接着又摘掉了手表,此刻已经九点五十五了。

小车第二节课应该已经下了。

李安扫去脑海里的杂念,将手表放下,然后又从包里拿出谱子和一张白手帕。

从拿到谱到现在不过三天,他还没有背下第一乐章,另外他也需要谱面上的提示来提醒他几个地方的处理。

坐到钢琴前,他掀起琴盖将谱子展开放于谱架。

调整好坐姿,轻呼一口,抬起双手开始跑动音阶。

明朗的A大调音音阶让整个办公室都更加亮堂了几许。

大约过了五分钟,李安停了下来。

“方指,我可以了。”

“好,”方永波应声侧脸望来,发现谱架上还摆着一份谱子,微微一扫,上面写的密密麻麻的。

脸上露出期待表情,给出一个请的手势。

李安点点头,目光回到眼前的乐谱开头,前六十三小节是乐队演奏部分,他心里默默过了一下,接着从钢琴进入的第六十小节往后看了四小节。

凝神,吐气,抬手,吸气。

下一秒。

落指。

“当当当当。”

只听四个干净的四分音符以歌唱感觉从李安右手徐徐升起,不急不缓,配以左手颗粒感清晰的阿尔贝蒂低音将第一乐章的序幕展开。

第一乐章,速度,快板。

接着四个连续的反附点小节,李安手指前轻后重处理,顿时莫扎特音乐作品中的轻盈感出现在音乐线条之间。

听到这儿,方永波微微点点头。

心说处理完成的质量相当不错。

但在方永波看来这也是应该的,不然李安也没机会坐到这。

可就在钢琴声部的前八小节中规中矩完成之后,当第九小节开始重复前八小节的主题时。

“当。”

第一个四分音符再次出现时,这里引起了方永波的注意。

同样的地方,第二次出现的感觉与第一次已经完全不同了。

或许在耳朵不敏感的听众来听,李安这遍主题反复和第一遍没有什么区别。

可在一名职业指挥的耳朵里,那差之毫厘的强弱变化背后可是演奏者的乐思和对于谱面的理解。

更重要的是,这是一首协奏曲,不是钢琴独奏作品,钢琴在演奏的时候,实际上还有乐队的音响同时进行。

那么钢琴上的这一点点局部变化,是会直接影响到全体声部的呈现效果。

不自觉间,方永波听着李安的演奏来到了钢琴一侧,一只手捧着总谱,另一只手不由得比画了起来。

如果方永波站在李安的身后,李安即便有所察觉也做不了什么。

可现在他的余光里明明有一只大手轻轻地搬动,那他就没有理由应该视而不见了。

得说方永波这么一弄,给李安心里加了一把火。

右手奏完一段上行音阶跑动,以一个轻巧跳音点缀,接着他左手接过旋律,以指尖触键再次复述了这段上行跑动。

一时间音乐中出现了片刻巴洛克音乐时期的意味,并不突兀的色彩变化与莫扎特的灵光乍现相得益彰。

随后顺手中音区的你来我往,音乐在李安十指间犹如一条灵活的鱼儿在水里穿梭。

在钢琴八十二小节的双手四分音对位完成之后,接下来到八十五小节之间是又是乐队演奏。

这个空隙李安知道自己得空出来,抬手一瞬正要数拍子,哪知方永波直接挥着手,嘴里模彷弦乐把这段唱了出来。

李安一听这哼的律动和感觉,一下便明白这就是方永波要的弦乐伴奏效果。

紧跟着方永波落下的声音,李安再次抬手,以对话的感觉复述材料,并减弱发音后的控键,钢琴声音瞬时利起三分。

带着点挑衅。

莫扎特的音乐戏剧性,就在这三只手和一张嘴之间,跃然出现。

音乐继续往前走,方永波干脆直接总谱放到琴板上,这样翻谱方便不说,他的肢体也解放了。

化身嘴动协奏的方永波一会唱小提琴的旋律,一会用低音模彷大提琴的和声铺底。

李安一刻不敢放松,前面还能边弹边利用乐队演奏的空挡和钢琴声部的空拍翻下谱子。

可到了178小节,音乐情绪和方永波严丝合缝的指挥让他无暇再利用空拍翻谱。

音乐来到181小节已经是下一页,而谱架上的谱子还在上一页。

方永波手势打起,神色浓重地抖动着头。

李安双臂张开,肩推前倾推出,左手铿锵有力地奏出一连串带着悲情色彩的八度旋律。

“当—当—当—当—”

被李安的演奏所感染,方永波彻底进入角色,左手以四个直接落点将音乐打在空气中,嘴里的嗡鸣气势丝毫不弱于钢琴。

李安额头上的汗水已经顺着两鬓流下。

太难了!

此刻没有人能明白他的难处,后面的谱子他根本就背不下来。

一边极力的回想着乐谱,一边还得配合方永波的手势,一边还得保证音乐情绪不能中断。

这感觉他特么太熟悉不过。

这不就是新海杯决赛的后半段,他苦苦咬牙支撑演奏k271那一幕吗。

左手最后一击明确地和弦送出,李安觉得也差不多了。

“当”的一声,不得已停了下来。

钢琴声没有了,方永波的哼唱声音便多少有点显得尴尬。

“怎么了?”方永波一点也不尴尬,见李安也没有继续跟下去,也跟着放下了手,音乐被中断的感觉确实让他生理和心理上都有点不适。

有点类似开枪前的最后一刻,忽然响起了敲门声。

“抱歉方指,”李安将谱子翻过了,看到谱子才接上后面的短小动机,刚准备解释,方永波便明白了怎么回事。

笑笑说道,“没事没事。”

两个人的劲都过去了,再接上也没有意思了。

再者今天只是初步听听,方永波心里也已经有数了。

“很有想法,”给出评价,方永波放下总谱向冰箱走去,“绿茶还是咖啡。”

李安闻言便知道他可以起身了,“谢谢方指,绿茶就好。”

说着拿起琴板上的白手帕开始擦琴键。

方永波从冰箱取出两瓶绿茶,转头正好看到这一幕,忙叫道,“你不用。”

“这就好了,”李安擦完低音区的键又用手帕擦了擦自己的汗。

将琴盖盖上又将琴凳放回原处,这才拿起琴板上的表重新带回手腕。

整个过程不过而十几秒,却给人一种极其有条理的感觉。

方永波看着暗自点头,见李安准备装谱子,“李安,你的谱子可以让我看看吗?”

“您客气。”李安放下包,拿着自己的谱子走到沙发前递给了方永波。

“坐坐坐,喝水,”方永波接过谱子发翻开,边看边问道,“这曲子你练了多久?”

“差不多三天吧。”李安说着坐下拿起绿茶。

“三天?”方永波忽然抬起头。

抬头一瞬,他心里咯噔一声,伴着李安拧开瓶盖的“卡”。

四目相对,方永波实在实在没想到。

只见李安一手瓶盖,一手瓶子,两只手就这么半空中举着,然后谦惭愧又不失大方得微笑着点了点头。

“三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本站推荐

深空彼岸择日飞升唐人的餐桌不科学御兽光阴之外明克街13号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7号基地宇宙职业选手神秘复苏

相邻小说

训练吗朋友,玩命的那种谪芳修神道喜剧时代从万万没想到开始洪荒:我为剑圣,开局一剑断天河龙魂凤魄魔术代码救主史诗异术全才太古圣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