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西红柿小说网

m.xhsxsw.com

第一百零六章 太守回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王鼎恒正在太河酒楼喝酒。

吹着冷风,吃着火锅,好不快活!

很多来来去去的妙龄女子,都在用羡慕,炙热的眼神看来。

她们特别的主动积极,好像是自动参加选秀。

只要能被王鼎恒看上,那是真的啥都没问题。

当然。

这些来自底层的女人,无论看起来多会来事。

多么完美,终究只是花瓶。

或者是毒药。

对这样的人群,王鼎恒是敬而远之的。

王破、韩博,坐在这里喝酒。

王破作为衙役,平时抓贼办桉十分的辛苦。

不过太守府给的那点工资,属实是不够用的。

只能靠点灰色收入,来维持生活。

自从王鼎恒来了,大酒大肉随时安排,从来不差钱。

并且要是哪个兄弟缺钱了,也可以和他打招呼。

只要在你开口,往往就能被帮助。

这样的康慨,千金散去,当然是使得彼此的关系,迅速的升温。

韩博一个劲的喝闷酒。

王破知道两人的关系,这才没有开口讽刺,反而还显得挺客气:“韩老兄!”

“你的那个大哥,是个披着人皮的野狼,连你这亲兄弟都算计!”

“现在突然神秘的失踪,岂不是很好吗?”

“你刚好趁机收取了他的镖局!”

“以后也搬来平阳郡。”

“否则你长期让嫂夫人独守空房,我看这个不太好吧。”

男人间的对话,往往单刀直入,没什么花里胡哨。

这种事懂得都懂!

看韩博并不是个真正的汉子。

这样的人,如果要是长期不在家,那可是很危险的了!

韩博的确是还没有从失去兄长,这个事里走出来。

他从小在韩聪身边长大,虽然被坑,可也不记恨。

可以说是个真正的好人。

“我会照顾镖局的。”

韩聪将杯中酒喝了,“鼎恒,你啥时候回南康县?”

“能平阳郡的事办完的。”王鼎恒笑了笑。

好歹他受到过人家的恩惠,帮助,算是镇远镖局的一份子。

现在实力和地位在人家之上了,也应该保持低调谦逊,而不是和人家装大爷。

“好,回来的时候叫我,给你接风洗尘。”

说完了,就启程回去。

王破的眼种都是真汉子,真豪杰。

对于这种碌碌无为之辈,无论他是好人还是坏人,都不会看在眼中。

这顿饭,吃了大概几十两银子,浓的王破直肉疼。

他虽然是个捕快头头,但收入并不高,这么一顿饭,够他几个月的收入了。

当然王鼎恒客气,人也仗义,最重要的是挥金如土。

人家不在乎!

这样的话,他就跟着吃点东西,也不是啥大不了的事情。

等到了晚上的时候,王鼎恒喝得迷迷瞪瞪。

准备要去太守府过夜。

别看这个纳兰心身份很高贵,平时是使唤人的高手。

真的是养尊处优,没有任何的烟火气、风尘气。

但其实只有走近了她,才能够知道,这女人还是个伺候人的高手!

毕竟个人实力在这摆着,人也聪明的很,最懂得察言观色,见风使舵。

只要你能比这个女人强大,能降的住,那你就能享受帝王般的待遇。

刚到了城主府,本来要找纳兰心开心一番。

可没想到却遇到了一桩事。

这件事使得王鼎恒,刹那酒就醒了!

……

正常情况下,太守府到了晚上,是非常安静的。

因为根本不会有人,傻乎乎的来这里找事。

一旦判定你有罪,那你就算是富甲一方,肯定也会被捉拿问罪。

之前王鼎恒来了好多次,每次都是差不多。

但这次的情况,似乎有点不同了。

府衙内灯火通明,三班衙役在这里等待。

争吵声此起彼伏,闹的现在鸡犬相闻。

王鼎恒悄无声息的过去。

往里看,凭借微弱的灯光,看见太守朱松,一双眼中充满了暮气。

这显然是被反复的刺激以后,才会有的表现。

【姓名】朱松

【力量】1001

【速度】700

【防御】400

【境界】四品

被这样的超强实力给震惊了。

王鼎恒之前在平阳郡,真可以算是横扫无敌。

根本没有人能够,成为他的对手。

以至于连纳兰心这样的人间尤物,也要服服帖帖不敢造次。

不过现在突然冒出一个四品强者!

各项数据又是这般的恐怖,要说一点都不紧张,那是胡扯啊。

现在的他,还是表现的挺冷静。

毕竟这四品强者是太守啊。

作为朝廷命官,无论私底下如何,但表面功夫肯定还是要做的。

这比那些江湖上的四品高手,肯定要更克制,也更安全些。

眼看着纳兰心也在堂上,目光阴沉,眉头紧锁。

好像有种要杀人的意思。

整个大堂的气氛,都变的很阴森。

就知道这肯定是遇到事了。

到底是什么级别的事,才能使得这两位都这般的忌惮?

王鼎恒简单这么一扫,果然就看出了端倪。

原来此时在阴影里,还站着一个人。

这个家伙看起来是挺有钱,显得趾高气扬。

充满了不服不忿的样子。

这让王鼎恒吃惊。

赶忙去了解一番。

【姓名】沉枫

【力量】320

【速度】210

【防御】190

【境界】3品

就这?

王鼎恒愣住了。

要说和普通的三品之人比,这数据其实还说的过去。

因为平阳郡现在很多混的还不错的人,其实也就这样,甚至还不如。

就知道这小子家庭条件必然很好,自己的修炼天赋也高。

否则这个岁数,是万不可能有如此成就的。

可这样的能耐,和太守府的两位高手比,显然就不够看了。

正常来说,这种人击鼓升堂,是没有办法惊动纳兰心的。

甚至连朱涛都未必能见到。

只要随便委派师爷出来,就可以处理明白。

现在不单单将两位大老给惊动,甚至看起来还有点忌惮。

这个反常的现象,引起了王鼎恒的关注。

他有点遗憾的看去。

朱涛这个家伙,这次的玉京之行,收获很大。

如此之高的修为成绩,小小的平阳郡已经招待不下了。

相信不久以后,多半就要高升。

到时候可能是去楚州,或者其它的什么州赴任。

只是可惜了纳兰心啊!

这个贵族的女人,不单单长得好看,懂得伺候人。

能让人万分的满足于生活的乐趣和美好。

更是八面玲珑,做人做事都是十分的让人满意。

但显然朱涛回来,一切都改变了。

尤其等他们去了楚州以后,进入了更高的舞台。

那里面的生存门路,不是平阳郡这样的小地方能比的!

“可惜,真是可惜。”王鼎恒不断的摇头,好像是失去了什么。

府衙内。

朱涛沉声道:“你深夜到来,到底所为何事!”

看的出来这位太守现在,充满了不耐烦,厌烦。

沉枫给人以,特别浮夸的样子,别看面对的是太守。

可是他的这种有恃无恐,好像根本没有将这为官员放在眼中。

“太守大人,之前我可是给你写过好几封信的。”

“你看了吗?如果看了,又何须多此一问?”

戏谑的态度,冷酷的眼神,都将这个家伙,给变的特别恐怖。

好像是个地痞流氓,让你无法降服。

朱涛显然是被这种人,给刺激的心情变的不好起来。

他狠狠的拍响了惊堂木:“放肆!”

“这平阳郡内,根本不存在私人放贷的现象!”

“又谈何垄断!”

“你这种想法十分的危险!”

“我看在你沉家长期给平阳郡纳税,是比较强的纳税大户,因此警告你一次!”

“不要再给我强求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否则的话,就算是你沉家的高层过来,也未必能够摆得平!”

他现在看起来,还真的是有点,特别不爽的样子了!

沉枫眼看着朱涛就要愤怒的离开。

嘴角扬起了,嘲讽的弧度。

看的出来现在,整个人都是这样的冷漠。

有种讽刺的意思。

沉枫不紧不慢,看起来是特别的有自信:“大人,不要让我把话说的太绝了吧。”

“据我所知,你在城中就有不少的产业,都是和放贷有关啊。”

“这些事情都是半公开的秘密了!”

“你现在却在我的面前装湖涂,你觉得这事好吗?”

朱涛缓缓地转身。

本来看起来只是将这件事当成寻常,并没有放在心上。

但他这次却是真的有点动怒。

双眼的深处,浮现出了冷冷的目光。

仿佛是能突然出手,就给对手带来狠狠的袭击。

眼看着一股无情的危机感,正在变的越来越难受。

此番是看着,沉枫并没有因此被吓唬住。

相反这个家伙还显得更为的生勐了!

“呵呵,别生气啊,太守大人,你虽然现在是实力强大。”

“但也不能一手遮天不是!”

沉枫神色平澹至极,“我可以提醒你一下。”

“我的义父秦涛,最近刚刚晋升为司务大夫,进入了州牧府工作!”

“这件事你知道吧?要是我和他举报,说你在这平阳郡为非作歹。”

“我认为你的升职之路,可能就要被迫中断了!”

他的这话说出来,还真是石破天惊!

别看朱松看起来,似乎是很有道德底线。

轻易不会突破那一步,去做不好的事。

但此时是看着,他是真的被刺激到了。

混到了他们这个岁数,是否能升职,那可真是一辈子的事。

朱松为了升职,真的是付出了太多。

对他来说,必须要选择做全部的努力,来争取获得成为州牧的可能性。

这样才能安全,很多事才能控制在手中。

否则的话,不单单无法获得实质性的改善。

甚至还会被人找事,以至于功败垂成!

沉枫这小子现在已经正在做,触及底线的事情!

朱松现在看起来,脸上的冰冷之色,越来越明显了。

当然,在这样的场合,就算朱松再生气,也不可能在众目睽睽下,就对这个家伙动手!

《仙木奇缘》

心中的愤怒,只能先忍耐下来。

“这件事你不要无中生有,先回家去等待消息!”

朱松最终还是将心中,滔天的愤怒,给压制了下来。

似乎这一切的后果,都在预料之中。

使得此时,沉枫特别的霸道。

“那你可要加快速度了,我的太守大人!”

“我家的好多生意,都需要照顾。”

“没有钱,很多事就办不成。”

“我不希望发生这种事,希望尽快吧,否则我会再来闹的。”

等这个家伙扬长而去。

朱松和纳兰心才长吁短叹。

“这个小子还真是棘手啊。”

朱松眯缝着双眼,“要是任凭他胡闹下去,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了。”

忧心忡忡。

现在的他晋升在望。

州那边正在观察他。

只要是一切没有问题,就能走正常的晋升渠道。

可是现在的状况,好像并不是这么轻松。

纳兰心安慰他:“车到山前必有路,你不必担心。”

“这个沉枫虽然很嚣张,但他未必知道,其实我和王悦是好姐妹。”

“王悦可是秦涛的老婆,疏不间亲,我还真的是不相信,这个小子还能比王悦,更能得秦涛的欢心。”

朱松对此忧心忡忡,“你说的有道理。”

“但这个王悦,现在已经不能和从前比了。”

“以如今她的身份,未必肯卖你的面子啊。”

纳兰心还是很有自信的,“你放心!”

“这件事虽说有点难,但我相信以我的能力,肯定能办成这件事。”

“毕竟我之前可是没少照顾他们两口子。”

“现在他们晋升了,难道就不认我这个嫂子了吗?”

将朱松给安抚好了,她就连夜去找人。

坐在轿子里。

纳兰心充满了震惊。

同样震惊的还有抬轿子的人,他们还很纳闷,为啥轿子突然变的沉重了?

并且还很有节奏的运动,这可真是奇怪!

难道纳兰夫人正在修炼什么不为人知的功法?

真是奇怪!

纳兰心当喘过这口气来,浑身、满头大汗,简直要虚脱了。

迅速的将衣服给穿好了,用咒骂的眼神看着。

“你这个时候来找我,还这么放肆,就不怕被太守知道,剁了你全家吗?”

王鼎恒露出了满足的感觉,进入了贤者状态。

“怕?人家可是太守,谁不怕啊。”

他笑眯眯的样子,真的是看不出有啥怕的!

弄的纳兰心现在,着实是各种的无奈,又担忧至极。

毕竟要是真的败露了,那不只是王鼎恒肯定活不成了。

连她也会被牵连啊!

看这小子有恃无恐的样子,属实是让人惊呆,可没啥办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本站推荐

天涯客全球高考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剑仙在此砸锅卖铁去上学我真不是魔神永恒之门斩月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相邻小说

西游之魔童哪吒大明少年行综漫之无敌亲友团我变成了修真洞府暖妻成瘾七零:村霸的小媳妇软又娇美漫不正经至尊法师捡个新娘失忆了车祸后,总裁前夫他失忆了北王的倾世狂妃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