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西红柿小说网

m.xhsxsw.com

第五百一十一章:再次见到衍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白衍没想到,居然会在魏国这里见到大伯。

怪不得寇壮一直都没有见到人,这怎么可能会见到人,人都已经在囚徒之中,来到魏地。

“将军!”

“将军!

负责看守囚徒的秦军将领,见到白衍到来,纷纷上前,对着白衍拱手辑礼。

远处四周那些监视囚徒的士卒,也纷纷看向白衍这边。

白衍对着众将士点头,随后目光看向不远处,已经奄奄一息的大伯,在这一瞬间,白衍脑海里浮现转身离去的念头,然而随之而来的,便是小时候外祖母的教诲,还有父亲那历经风霜的脸颊。

白衍吩咐将士去盯着其他地方的囚徒,随后便朝着大伯那里走去。

渠道下。

大伯一脸迷湖,苍白虚弱的脸颊下,嘴唇发白脱皮,恍忽间,大伯突然听到耳边传来秦卒的催促声,整个人都打了一个激灵,本能的要起来干活,但摇摇欲坠的身体未等走两步,便跪在地上。

“不要打我,不要打我!

!”

大伯蜷缩着身体,整个人本能的处于恐惧之中,颤颤巍巍的嘴唇,不断念叨着,言语之中尽是祈求,甚至害怕得身体也不由得蜷缩起来。

“将军!”

感觉身体满是苦痛,听到动静,大伯抬起那虚弱的脸,小心翼翼的看向远处。

这时候才见到,几个身影走到渠道旁。

当看清为首人影的瞬间,大伯依旧感觉是自己产生幻觉,他没想到居然在这里看到衍儿,衍儿明明已经被他诓骗回齐国,又怎么会在这里。

幻觉!

一定是幻觉!

衍儿怎会在这,又怎会穿着秦国衣甲。

“将军!”

“将军!

然而随着一个个秦卒的喊叫声,大伯看着周围一个个秦卒都对着那人影辑礼,大伯动了动疲惫不堪的眼皮,烈日下,看了看四周,又看着走近的人影。

不对!

渐渐地,大伯终于意识到不对劲之处,怎么似乎不是幻觉!

“这......”

大伯带着丝许不可置信,虚弱的脸颊上,颤抖的嘴唇动了动,眼神恍忽的看着白衍。

这时候大伯看着渠道上方一旁的那男子,赫然发现,那男子似乎他见过,那日在巨阳城外时,他便见过这凶神恶煞的男子,让人心惊害怕,不过眼下,与在巨阳城不同的是,此刻那一脸凶恶的男子,身上穿着秦国衣甲。

“拿水过来!”

白衍转头对着牤说道,随后看着牤从一个士卒手中,接过一个水壶,白衍拿过水壶后,便下渠,来到大伯身旁。

“大伯怎会在此?”

白衍看着瘫软在地的大伯,拿着水壶来到大伯面前,蹲下身子后,拧开水壶的木塞,把水壶慢慢的放在大伯的手中。

看着眼前大伯的凄惨的模样,随处可见破烂的衣物上,一道道鞭打出来的伤疤,还有手上、脸上都是,白衍有些好奇,大伯偷的是他钱财,他又没有报官,大伯为何会落成为囚徒、罪人。

‘将将将军!’

大伯神色满是不可思议,本能的开口,不断看着周围那些秦国将军,随后一脸惊恐的目光,看向眼前穿着衣甲的少年,不敢相信这少年的脸,居然如此像自己的侄儿,水衍。

不对!

为何,为何,眼前这像衍儿的少年,这秦国将军,方才,叫他‘大伯’?

“衍衍衍......”

大伯突然想到什么,童孔一缩,满是惊恐的瞪大眼睛,无比震惊的望着眼前的少年。

衍儿!

大伯彻底傻眼住,随着心中的这个念头,整个人都陷入呆滞之中,嘴巴缓缓张开得最大,一句话却又说不出来。

正当这时候。

忽然不远处,几个囚徒在渠道之中,朝着白衍跑来。

这一幕让其他四周的秦国士卒,纷纷心头一惊,顿时手持长戈,朝着那些人冲去,佩着秦剑的秦卒也纷纷拔出秦剑,几乎就在眨眼间,就有不下三四十个秦国将士,朝着那几个人冲去。

牤也见到这一幕,两步上前,看着那些囚徒,眼神一冷,伸手拔出腰间佩剑。

剑太轻不怎么合手,但牤也不介意拿剑杀几个人。

“将军!恳求将军给吾等一个机会,吾等愿为将军赴汤蹈火,将军!

!”

“吾等愿为将军身先士卒,以求立功,还望将军开恩,准许吾等效命!

!”

“吾等素闻将军之名,求求将军开恩!

!”

那几个囚徒见到这般阵仗,清楚再过去,就是死路一条,于是远远的便跪在地上,对着白衍哭喊道,不断在泥泞的渠道中磕头,一边磕头一边祈求着。

“压下去......”

负责看守这片区域的秦军将领,一脸愤怒的看着那几个囚徒,想到这几个囚徒居然敢惊扰将军,心中满是怒意,直接下令让其他秦国士卒将其压下去,不打算让这几人,活过今晚。

然而话音尚未说完,便看到麾下士卒似乎动了动,却又立即停下,疑惑的将领转过头,便看到白衍摆手示意先不动。

见状,秦军将领朝着白衍小跑过去。

“末将让将军受惊!”

将领来到白衍面前,拱手打礼道。

“无妨。”

白衍并没有在意,看着将领:“若是衍没有记错,尔乃不更,名逑!”

因为是来自白氏铁骑,又是白衍第一次领兵便率领的将士,一路走来,数次出生入死,白衍有印象,特别是此前不管是在上郡高奴,还是阏与、井陉,这名将领的木牌,都是白衍亲自拿到其手中。

“回将军,属下名逑!”

将领逑,听到白衍的话,微微一愣,看向白衍一眼后,连忙低头禀报道。

“吾命你去调查那些人,若无事罪者,属连坐之人,无惧死者,可入囚徒营,营中之人无士伍之身,却有士伍之食,立功而定罪!”

白衍吩咐道。

这是白衍临时起意的决定,因为看到那些人的眼神,白衍去过战场,比任何人都清楚,露出那种眼神的人,都已经在绝境中,孤注一掷。

想到用囚徒上战场的的一个个名将,加之那些囚徒的眼神可用,白衍倒也想试一试,组建一个囚徒营,看看会不会给他带来一些意想不到的收获。

毕竟在囚徒之中,很多人都是被连坐方才来此,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是罪人。

给他们一个活命的机会,他们一定会珍惜。

“诺!”

逑听到白衍的话,有些意外,连忙领命。

“囚徒营,便交由你统领!”

逑正准备起身,突然再次听到白衍的话,整个人都愣了一下,怔怔的看向白衍转身离去的背影,眼神在这一刻不禁泛红,转瞬即逝。

“诺!”

逑打礼道,看着不远处那些将领羡慕的眼神,还有牤那羡慕的眼神,逑无法诉说此刻心中的情绪,直勾勾的看着白衍离去的背影,唯有再次拱起手。

这一刻,逑没有说一句话,却又似乎说了什么。

渠道内。

大伯怔怔的看着这一切,看着那熟悉的身影,这一刻却让大伯感觉十分陌生,大伯根本不敢相信,此刻亲眼看到的事情。

然而一切又是那么的真实,一件件事情都在告诉着大伯。

那个在这数年间,扬名天下的秦国白衍,赫然便是他从小看到大的侄儿,亲仲弟的次子,水衍!

这怎么可能???

那个最不成器,他一直以来,都从未看得起的那个瘦弱侄儿,居然是秦将白衍!

秦将白衍,那个上郡高奴扬名,灭赵之战中,与李牧交战,震惊天下的秦国名将,白衍!

居然是衍儿!

大伯这一刻,蓦然想到仲弟,想到仲弟那老实憨厚的脸庞,还有仲弟媳那毫不示弱的泼妇模样,想起昔日一幕幕。

突然。

大伯看到那个凶神恶煞,眼神格外吓人的魁梧将士,看了他一眼。

大伯被吓得回过思绪,手脚发抖,满是害怕,被两个秦国士卒搀扶起身,大伯还没反应过来,便被带出渠道。

尚不知晓要去哪里,然而当走去渠道后,看到以往那个鞭打自己的秦卒,在远处跟在一个秦国将领后面,而那个将领则跟着一个将军,与将军,及其他将军一起,对着前面的衍儿打礼。

大伯一脸恍恍忽忽,看着前面那背影,这一刻是那么的陌生。

厘城。

府邸内,白衍听着将士禀告,尸堰方才已经离开厘城,匆匆赶往大梁方向。

白衍得知这个消息,只是叹口气,却也没有让将士去阻拦,尸家其他族人都还在大梁城内,更别说尸埕不能回大梁,那么定会让尸堰代回大梁。

一旁的木桌上。

一个个仆人、侍女,端着菜羮好肉上来。

大伯一脸虚弱的看着这一切,望着眼前的酒菜,此刻大伯根本不敢冒然伸手去拿,小心翼翼的看向远处的白衍一眼。

从震惊到接受,如今大伯心中满是悔恨,更多的还是担忧。

大伯都依旧有些恍忽,他从未想到,衍儿,居然是秦将白衍,他尚在咸阳时,对于这个名字,便有所耳闻,就是后面回到齐国临淄时,秦将白衍的名字,亦是出现在他人之口。

回想小时候的一幕幕,大伯眼下哭的心都有了,为何小时候就非要与衍儿斗气,他都是一个年长的长辈,何必和一个小辈计较,衍儿明明眉清目秀,为人也是孝顺有佳,从不争强好胜,反而在平日中,处处随和。

为何那时候,他就非要轻视、嘲讽衍儿。

明明衍儿的模样一看就知道,是个能成大事之人,那时候怎就如此眼拙?衍儿一看就是眉骨不凡,器宇轩昂,此等相貌,怎会平庸!

怎会如此眼拙????

若是那时候,待衍儿好一些,如今衍儿的身份,他何须还要四处漂泊,他又怎会差点生死,在囚徒之中,体会苦肉之痛。

还有,此前在巨阳城.......

“唉~!”

大伯思索间,生平第一次,脸色悔得发青,由衷的悔恨,恍恍忽忽的脸颊上,尽是苦涩,唯有叹息一声。

“大伯,这段时日多有劳累,先充腹中之饥!”

白衍看着将士离去后,见到侍女已经把菜呈上来,便看向大伯,见到大伯那毫无喜色,一脸毫无生气的模样,抬手示意道。

“好,好,好!”

大伯听到白衍的话,连忙回过神,小心翼翼的对着白衍,抬起双手,笑着打礼。

礼毕后,见到白衍的眼神,大伯方才收起思绪,感受着要被饿晕的感觉,再次看向白衍,笑了笑,见到白衍已经继续看着竹简,大伯便没再说话,连忙大口大口的吃起来。

一开始大伯还能克制,然而到后面,狼吞虎咽都不足以形容此刻大伯的模样,很多次大伯都差点被噎死,但后面依旧毫无顾忌的大吃大喝。

只有经历过像大伯这样想的,才能体会到,宁愿被撑死也要吃的那种急迫感。

许久,大伯方才打一个饱嗝,大口张嘴呼吸着,再也吃不下东西。

又等了一会,大伯方才缓过来。

这时候,大伯方才转头,看向书房内不远处的木桌后,看着竹简的白衍。

“衍儿啊!”

大伯想笑,但面色又有些僵硬,怎么都笑不出来,只能讪讪之色看向白衍。

“大伯好奇,你是如何到秦国的,又怎会以白衍之名?”

大伯见到白衍望过来的目光,想了想,好奇的问道。

此刻大伯心中,在震惊衍儿是白衍之后,脑海便只有一个念头,那便是无论如何,都要修缮与衍儿的关系,只要衍儿认他这个大伯,不计较当初的事情,什么官员,什么李斯,他子淮又何须再去登门求食。

他乃名将白衍的亲大伯!如今天下人口中暴君嬴政最宠信的将军。

有这层关系在,他何愁不能出人头地。

“大伯,想必大伯听闻雁门之事,衍儿担忧大伯出门安危,还是小心言语才好!”

白衍轻声说道,善意的提醒一句。

“雁门.......!这是自然,这是自然!”

大伯闻言,起初还没反应,等回想到什么后,顿时面色一僵,连忙配笑着点点头。

这时候大伯方才记得,此前传言白衍在雁门大开杀戒,得罪无数士族权贵,就连秦国朝野,都数不尽的士族,想报复白衍。

更别说,还有韩、赵等旧族势力!

想到这里,大伯才感觉脖子有些凉飕飕的,回过神后,想说什么,还未开口,便见到白衍看着竹简,眉头微皱。

“大伯之事似乎有些不对劲,为何李由之玉,府中之人,人尽皆知,而大伯恰逢路过时,有恰逢落于地面。”

白衍看着竹简,见到大伯所犯之事,立刻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劲。

这从头到尾,似乎都像是在给大伯下套。

“这,此前......”

大伯听着自己的亲侄儿提及往日自己所犯下的丑事,面色有些难堪,然而不到两息后,大伯突然幡然醒悟,怎么感觉侄儿的话里有话。

当时的确是他贪心,见到佩玉之后,私自藏起来,后面被抓个正着。

但侄儿的话里,似乎在说,这似乎是有意而为之。

大伯突然被点醒,当初他一直认为是自己贪心,从未往其他地方想,但此刻,大伯第一次,回忆当时的场景,有些怀疑起来。

“此事,衍儿会命人去替大伯查清!”

白衍放下竹简,起身来到木桌前,看着窗外。

大伯闻言一脸喜色,不过还没开心多久,下一刻,突然再次听到白衍的询问。

“不过大伯能否回答衍儿一问?”

白衍转过头,看向大伯。

“此前得衍儿怀布,大伯心中可有过要害衍儿小舅父的念头?”

白衍轻声询问道。

房间外尚有烈日,更有秦国士卒守在门外,但随着白衍的话,房间内这一刻安静得让人害怕。

看着曾经的侄儿,用一双从未见过的眼神望着自己,大伯也是第一次,从亲侄儿的眼神中,感觉到害怕。

蓦然间,大伯这时候才想起孇谷,而此前他又在楚国巨阳城,见过衍儿。

“怎会......”

大伯一脸僵硬的解释,而方才看向白衍的眼神,大伯不知为何,就有些心虚,再说话,却又不知道所些什么。

白衍这时候缓缓走过来,来到大伯木桌对面跪坐下来,看着木桌上的残羹剩菜,还有酒壶。

白衍拿过一个酒爵,缓缓倒上一杯酒,也给大伯倒上一杯。

“大伯,今日大伯来此,皆因大伯乃衍儿亲父之兄!”

白衍倒好酒后,双手拿起酒爵,示意大伯饮酒。

“衍儿!”

大伯再傻,眼下也听得出白衍的意思,侄子明显是在说,因念亲情,他方才会坐在这里好吃好喝,若无亲情,便没有今日之事。

想到这里,大伯整个身子都颤抖一下,清楚这件事情若是处理不好,日后荣华富贵,怕是都别想。

“衍儿,此前大伯虽不得谷兄相助,心中却有不忿,却从未想过,真去残害谷兄,大伯只求富贵,绝无害人之心!”

大伯抬头对着白衍,笑着说道。

在得知孇谷让水衍去秦国武都,大伯心中的确有报复孇谷的念头,然而多是因为此前怨气,以及一路上的挨饿受苦,待前去秦国有钱后,报复孇谷的念头便逐渐澹下来,更多的是求荣华富贵。

如今又经历这一劫难,大伯真的已经没有丝毫报复的念头。

“衍儿,你要相信大伯!”

大伯望着眼前的侄儿,露出讨好的笑容。

白衍拿起酒爵,对着大伯笑着点点头,似乎是相信了大伯的话。

片刻后。

在白衍的吩咐下,府邸的侍女,带着大伯下去修养,毕竟大伯一身伤,没有一两个月,都未必能好。

“将军!”

牤见到大伯离去后,便来到书房内,对着白衍打礼,看着侍女在收拾残羹剩饭,牤把目光看向白衍。

“若是没有猜错,营地哪里应该已经有传言。”

白衍站在窗前,轻声说道。

“将军,牤可否要去处理?”

牤点点头,方才在渠道哪里的事情,包括白衍称呼那中年男子为大伯,不仅是将士们亲眼见到,就是那些囚徒,以及那些燕地将领都亲眼见到,很多人都不明白,为何将军会称一个囚徒为大伯。

虽然牤不懂,但眼下,营地哪里有铁骑将士在,此时消息还被铁骑将士压着,还没有传开,只要白衍愿意,今晚过后,今日所发生的的事,便不会传出去。

“不必了!”

白衍面色有些惆怅,摇摇头。

白衍清楚,其实没有大伯的事情,灭魏之后,白氏也会催促他。

早与晚相差并不多。

其实在见到尸堰之后,白衍便没打算再隐瞒下去,是时候,告诉天下人,告诉那些诸侯国的君王,告诉那些诸侯国的大臣,以及数不尽的士族.......

他并非白氏子弟!

思索间,看着窗外的景色,白衍突然想到田鼎,又想到柴。

“数年前,当初攻打韩国之时,在宛冯城内,柴便问我.......”

白衍脑海里浮现数年前的场景。

‘衍,我当真想不通,白氏族人是怎么想的,为何白裕将军如此重视你,而其他白氏族人......’

柴轻声询问着,越问表情越是古怪。

如今回想当时的场景,白衍忍不住笑起来。

“是时候该让柴知道原因!”

白衍露出少许笑意说道。

至于大伯,白衍了解大伯,根本不会真的相信大伯的话,就算大伯真的没有害小舅父的心思,但从岑晴的事情就能看出,大伯的心性为人。

天下有句话,狗改不了吃屎。

让大伯在厘城,让大伯知道他是白衍,但不代表他会让大伯肆无忌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本站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明克街13号神秘复苏7号基地不科学御兽深空彼岸唐人的餐桌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光阴之外择日飞升

相邻小说

嘿,你看见我的精灵了吗?奥特降临:我的弟子遍布银河三关军抗战之丐世奇侠名人诗传开局满级爆射,梅西求我入阿根廷重生之嫡女世无双我叫江辰,我有钞能奥法霸主错上花轿:霸道将军不好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