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西红柿小说网

m.xhsxsw.com

第二百七十四章 救墨凤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墨凤舞?

林凡眉头微皱,这不是墨彩环的二姐吗?

墨居仁有三个女儿,各个国色天香,墨凤舞正是墨居仁的二女儿。

在东新坊市的时候,林凡有几次探望怀孕期间的墨彩环,从其唠叨的口中得到不少关于她的两个姐姐的事情。

大姐墨玉珠性子温和,精通琴棋书画,乃是一等一的才女。

二姐墨凤舞则精通医术、商贾之道。

当年墨府还没出事的时候,家中不少产业都是墨凤舞代替管理的。

这时,林凡走出大殿,只见一名四五十岁的掩月宗筑基期弟子拦在一名貌美的女子面前。

貌美女子二十露头的模样,身穿澹粉色裙摆,端庄大气,但此时却苦咬银牙,怒冷冷的盯着那名筑基期弟子。

“这女子和墨彩环也不像啊。”

林凡心中滴咕,摇摇头,感觉是自己认错了人。

按照时间来看,比墨彩环还要大的墨风舞应该最少有山三十多岁了,是个妇人模样,不可能是这种才二十出头的女子。

“谁在殿外嚷嚷?发生了何事?”

刚才与林凡交谈的老者也从殿内走出,但见到那姓白的筑基期弟子后,连忙行礼道:“见过白师伯,不知道白师伯来此有何贵干?”

白姓筑基期修士冷哼一声道:“李师侄,这些杂役弟子你们是怎么管教的!”

老者擦了擦脑门上的虚汗,弱声道:“敢问白师伯,到底发生了何事?”

“何事?三日前我将此女领回,但她却在今夜逃出了我的洞府,简直不服管教!”白姓筑基期修士怒声道。

“竟有此事?”老者冷冷的看向墨凤舞。

墨凤舞连忙道:“李师兄,且听师妹解释,这位白师伯当日将我领走,说是让我只打理洞府内的花草,但在昨日,这位师兄竟然对我用强,若非师妹我誓死...”

“住口!”

见周围汇聚了不少看戏之人,白姓筑基期修士大怒。

墨凤舞却还未说完,后退几步又脆声道:“李师兄,我们杂役弟子虽无法修仙,但也是掩月宗的弟子,即便白师伯是筑基期修士,也不能强迫我等吧,再说,若是当日白师伯讲明他需要的是双修鼎炉,我岂会跟他离去。”

老者有些犯了难,这位白师伯确实违背的掩月宗的规定。

在掩月宗,即便是杂役弟子,也有一定的自由权力,选择筑基期修士做主人,也是双方你情我愿的事。

不过,白师伯可是筑基期修士,他们这些炼气期弟子如何将其惹怒。

若是平时,老者还有信心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但如今白姓筑基期修士要用强,且墨凤舞将这件事闹得众人皆知,那就不太好办了。

老者沉吟片刻道:“白师伯,若是你急缺鼎炉,我可在名录中为你换一个鼎炉女弟子,这位墨师妹性子急,不懂规矩,还望你不要计较。”

白姓筑基期修士冷笑一声。

“这么说,你是准备护着她了?”

老者低头道:“怎敢,老朽只是想将此事解决罢了。”

“呵呵,那就让我后退?”

白姓筑基期修士闪过一丝不满和暴虐,然后低声笑着道:“李师弟,没想到你一大把年纪了,还如此不识时务,既然如此,那就怪我别客气了。”

这时,白姓筑基期修士突然上前,一把抓住墨凤舞的手腕道:“诸位,此女入我掩月宗不足三年,是一名杂役弟子,三日前被我选中本应感恩戴德,却在我的灵茶中下入剧毒,又于今日逃回杂役大殿,我怀疑此女是魔道奸细,而且这杂役大殿内有她的同党。”

“魔道奸细?”

围观之人不少是杂役弟子,还有几个炼气期弟子。

这些人已经知晓事情原委,见白师伯要将墨凤舞栽赃成奸细,不由得心里怒骂。

但敢怒不敢言,筑基期修士不是他们能惹得起的。

“怎么?你们不信?”白姓筑基期修士环视一圈,开口道。

“白师伯,你难道想说我是她的同党?”李姓老者道。

白姓筑基期修士笑道:“哼!我与此女争辩,就是为了将她的同党引出,你如今主动跳出,却是省了我不少麻烦。”

“你血口喷人!”

纵然老者好脾气,也被白姓筑基期的话弄得恼怒了。

“是不是血口喷人,等执法殿的弟子来了便知,你们等着吧。”

老者心不由得沉了下去,他知道这位白师伯交友广泛,在执法殿的确有不少好友。

若是执法殿弟子来了,肯定会帮着此人说话。

而且这位白师伯既然敢栽赃,应该有所准备。

在人群中扫视一圈,老者看向了林凡,突然跪地行礼道:“林师叔,若是执法殿弟子来了,还望您做个见证。”

老者不知道林凡的来历,但从黄百川留下的那些好好招待林凡的话,老者便觉得林凡是有背景的。

场中除了白师伯,也只有林凡这一个筑基期修士,所以能制衡白师伯的,也只有林凡了。

“诶,这位林师叔年轻轻轻,应该会有几分少年人的血性吧!”老者心中感叹道。

闻言,白姓筑基期修士也看向林凡。

其实他早就注意到了林凡。

但他觉得林凡应该不会为了一个杂役弟子而得罪他。

“师弟姓林,面生的很啊?”

“在下今日才加入掩月宗。”林凡回道。

“今日才入宗?这...”

白姓筑基期修士有几分诧异,掩月宗择徒可是有标准的,除了十年一次的收徒大会,很少会招收有修为传承的散修。

据他所知,掩月宗可是有几十年没收过筑基期弟子了。

难道这位林师弟来历不凡,是被某位结丹长老特招进入宗门的?

想到这,白姓筑基期修士面色和蔼了几分,笑着道:“原来如此,我说怎么没见过林师弟,今日之事让林师弟见笑了。”

“无碍,算是看了一出戏。”林凡摇摇头,并未表明态度。

“林师弟真幽默,这二人是魔道奸细无疑,等执法殿的几位师兄过来后,还望林师弟做个见证,等过几日,我必亲自上门拜访。”

白姓筑基期修士就差没把话明着说了,意思是只要林凡帮他,等回头他会好好感谢林凡的。

但林凡却不吃这一套。

“李师侄,可有这位墨师侄的身份玉录。”

“自然是有的,这是所有杂役弟子的身份信息,林师叔不妨一观。”

老者连忙取出一枚玉简,递给林凡。

林凡贴在眉心一扫,很快在众多信息中找到墨凤舞的信息。

“墨凤舞:三十二岁,精通医术草药,乃越国岚州嘉元城人士,其义父墨居仁...墨府被五色门灭门,此女机缘巧合被掩月宗张馨所救,后被带入掩月宗内称为杂役弟子。”

林凡目光微凛,真是的她?

玉简中的信息极为详细,基本上将整个墨府的辛密都记录在内。

“难怪长得和墨彩环不像,原来墨凤舞是墨居仁的义女,没有血缘关系。”

林凡看向墨凤舞,带着打量之色。

墨凤舞迎上林凡的目光,白皙的眉头微蹙,怎么感觉这位林师叔似乎认识我?

“林师弟,你难道是想从身份玉录中找到此女的问题?”

见林凡迟迟没有表态,白姓筑基期修士忍不住出声道。

“这位白师兄,不知您的全名是?”问着,林凡将玉简递还给老者。

“在下白醒风,乃练丹殿执事。”

在说后一句话的时候,白醒风颇为自傲,语气也加重了些,好似炼丹殿执事是了不得的身份似的。

林凡又继续问道:“那白师兄可有什么背景靠山之类的?”

白醒风皱起眉头:“林师弟问这些作甚?”

“没什么,就是想看看白师兄你是不是我能得罪的人物,现在看来,白师兄只是仗着自己的修为欺压弱小。”

“林师弟,你...”白醒风面色变得难看。

“好了,夜色也不早了,白师兄不如早些回去休息吧,今天的事不如就当没发生过,李师侄回头会给你挑个自愿为鼎炉的女杂役弟子,你看如何?”

白醒风怒声道:“林师弟,你当真不给我面子?”

“面子不是给的,是你自己挣的,而且像白师兄这样不要脸的人,我可从来没见过。”

既然撕破脸皮,林凡也不惯着,犀利的言语像刀子一样扎进了白醒风的心头。

“你找死!”

白醒风勃然大怒,勐得一拍储物袋,从其中取出一件法器,似乎就要对林凡动手。

但在关键时刻,白醒风突然停住了,将杀意隐藏,冷冷的看向林凡道:“林师弟,你会为你的傲慢付出代价的。”

林凡笑了笑,这白醒风脑子不太灵光,讲话倒是一套一套的。

还知道傲慢的代价?

这时,李姓老者凑到林凡身边道:“林师叔,这位白师伯应该在等着执法殿的弟子到来,我怕...”

正说着,便见远处几道遁光飞来。

其中三女两男,皆穿着黑红相间的执法服,颇为干练。

为首之人还是林凡的熟人,亭月。

林凡有些意外,他没想到亭月竟然加入了执法殿,看样子还是这支小队的队长。

而白醒风见领头的队长不是他熟悉的王师兄,脸色有些忐忑和难看。

他向其中一位执法弟子传音道:“许师弟,怎么此次不是王师兄带队?”

“原来是白师兄,王师兄前几日闭关突破筑基后期了。”

白醒风又问道:“那这位师妹是何来历,我看其好似才突破筑基期,怎么能成为你们的队长?”

那位执法弟子还未回话,便见亭月突然回头,冷声道:“许封,你在和谁传音?难道不知执法殿的规矩?”

许姓执法弟子语塞,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一个字来。

亭月又瞥了白醒风一眼,随后问道:“诸位,是谁传信来,说宗内有魔道奸细的?”

“这位师妹,在下白醒风,是我发现了魔道奸细?”白醒风无奈咬牙出声,无论如何,他必须墨凤舞是魔道奸细的身份坐死,不然倒霉的可就是他了。

说完,白醒风又指着墨凤舞道:“就是这位杂役女弟子,她便是魔道奸细!”

亭月看向墨凤舞,上下扫了一眼,眉头微皱。

“这位师妹,此女名为墨凤舞,乃是我是三日前选中的杂役弟子,但就在今天,她突然在我的灵茶中下入剧毒,我待她极好,并未提防,所以不小心的喝下了毒茶,幸亏我随身携带了解毒丹...”白醒风绘声绘色的讲述起来。

但说着说着,亭月突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只因为白醒风说的,牛头不对马嘴,没有一点逻辑。

“师妹为何发笑?”白醒风愣住了。

“白师兄是吧,我只是想到了好笑之事,请你继续。”亭月收起笑容,严肃道。

白醒风突然叹了一口气,摇摇头道:“或许,此事是我闹了个大乌龙,此女虽然有杀我之心,但应该不是魔道奸细。”

“白师兄的意思是...”

“是我弄错了,让诸位白来一趟。”白醒风弯腰拱手。

若是执法殿来的是王师兄,他有十足的把握将墨凤舞变成魔道奸细。

但看刚才这位执法殿师妹的发笑,白醒风发现自己好像是个傻子,说再多都没有意义。

亭月摇头,康锵道:“墨凤舞是不是魔道奸细,不是你白醒风一句话能决定的,既然今日我们来了,必然将事情查个水落石出!”

“白醒风、墨凤舞,还请你们二位随我们去执法殿走一趟。”

“等等。”林凡突然出声,然后拍了拍李姓老者道:“这位李师侄是杂役大殿的管事,他也算半个证人,不妨将他也带过去吧。”

这老头刚才将林凡点出来,林凡自然也记得。

这叫一报还一报。

李姓老者黑着脸,只好站出来。

他没想到林凡是这种小气之人。

不过若是出面作证的话,他怕是会把白师伯得罪惨了啊。

亭月笑了笑,没好气的白了林凡一眼,随后吩咐道:“那都带走吧!”

“对了,还有一事。”林凡又出声,来到墨凤舞的前面,探出两指,从其腰间粉色束带夹出一块玉简道:“这是刚才白师兄偷偷留在墨凤舞身上的东西,可留作物证。”

白醒风见状,不由得怒急,破口大骂道:“林师弟,你当真与我不死不休吗?”

林凡只冷笑一声,并未给回应。

倒是亭月听到了白醒风充满杀意的话,漂亮的脸蛋上好似浮上一层冰霜。

再看白醒风,好像在看一个死人一样。

“许封,将此人修为封上,然后带走!”亭月怒喝道。

“亭师妹,要封谁的修为?”刚才的许姓执法弟子弱弱道。

“还能是谁,刚才与你传音之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本站推荐

镇妖博物馆半仙将进酒亘古大帝星汉灿烂,幸甚至哉大奉打更人砸锅卖铁去上学大乘期才有逆袭系统女神的超级赘婿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

相邻小说

我的双胞胎美女室友诸天之boss的一亿种死法终源记事大懦夫梦回现场修仙从祖先显灵开始穿书流放:末世大佬娇养疯批反派诡异复苏:我能看到人生剧本从一气决开始肝进度修仙日记:从被打赏一千书币开始起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