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西红柿小说网

m.xhsxsw.com

第二百八十一章 复杂局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龙飞星叹息一声道:“林道友可否看在龙某的情面上,放过楼老一马。”

林凡没接话,问道:“龙道友,所以楼明去多宝阁挑衅,是听了你的吩咐?”

龙飞星开口道:“此事说来话长,但萧掌柜的事,确实是我的疏忽,我有一株补血草,可生人白骨血肉,足够将萧掌柜的伤势治愈好。”

林凡笑了笑,他算是弄明白了。

龙飞星和楼明是一波人,周奎又是一波人。

而龙飞星常驻在东新坊市,显然有某种特殊的意图,或许和周奎有关。

第一次在拍卖会上,楼明刻意挑衅他,就是龙飞星和楼明设计好的。

不过林凡不明白的是,龙飞星到底在图谋什么,又为何将他也算计进来。

这时,楼明突然对龙飞星传音了什么内容,导致龙飞星的面色大变。

“周奎,灵纹道人是你毒杀的?”龙飞星赤红着眼瞪着周奎。

周奎双眸闪过一丝杀意,冷笑道:“看来我还是下手慢了,没想到赵黄兴连这事情都和你们说了。”

“你该死,你可知灵纹道人是什么来历?”

“风都国龙家,我如何不知。”周奎顿了顿又道:“你也出身龙家,在东新坊这么多年,你不就是一直想弄清楚灵纹道人的死因吗?”

龙飞星皱眉:“所以你早知道我的目的?但你为何不对我动手?”

周奎叹息一声道:“我师父灵纹道人曾经和我说过,在他刚刚离开风都国时,他的儿子刚刚出生,按照时间推算,师傅的儿子和龙道友你的年龄正好对得上。”

“从见你的第一面起,我便知道你是师傅的儿子,所以,我如何会杀你?”

“我看你是害怕杀了我引来龙家的高阶修士,你这个弑师的小人!”龙飞星怒骂道。

“弑师?呵呵,都是些陈年往事,我不想再说,你若是想为那个老家伙报仇,可以试一试,不过龙道友我提醒你一句,只要动手了,便没有回头路,我也不会看在他老家伙的情面上,再放过你。”周奎冷笑道。

龙飞星咬牙切齿,恨不得立马将眼前的杀父仇人撕碎,但楼明传音提醒道:“少主,我二人不是周奎的对手,除非能将林凡拉拢过来。”

“这...林道友的为人我清楚,我欺骗了他,眼下他不会再相信我半分。”

“少主且试一试吧,不然我不建议在今天对付周奎,不如将消息传回家族,让族内派人来对付周奎。”

“不行,周奎此人狡诈无比,今天若是跑了,就再也没机会将其抓住了。”

想了想,龙飞星深吸一口气,将怒意压下,转头看向林凡道:“林道友,周奎觊觎你多宝阁良久,若是将他放走,我怕...”

林凡却笑了笑,后退到亭月的身边道:“我就是看戏的,别把我也拉上,你们要是打就马上动手。”

见无法将林凡拉拢过来,龙飞星只好道:“楼老,动手!”

楼明叹息一声,紧随其后。

周奎作为筑基后期修士,显然不是两个筑基初期的修士能对付的。

不过龙飞星既然敢动手,自然有底气。

只见率先出手的龙飞星取出一张散发七彩光芒的符箓打出。

符箓幻化出七道绚丽虹光朝着周奎绞杀而去。

周奎面色微变,但动作却不慢,只见他一边大步回退,一边念念有词的捏出法诀。

下一刻,一道黑色的护体玄光将周奎死死护住。

轰隆!

七道虹光轰击在玄光之上,爆发出巨大的灵力波动。

烟雾中,周奎魁梧的身形一闪而逝。

“要遭!”

龙飞星意识到不妙,连忙取出数张防御符箓打出,将他和楼明紧紧护住。

周奎右掌似乎带了一件特殊的拳套法器,一拳轰出便有刺耳的爆裂声。

哐哐!

但周奎全力轰击了两拳,才勘勘将龙飞星的第一层防御符箓打破。

显然,龙飞星刚才打出的防御符箓,每一张都是中阶符箓,不然不可能防得住周奎的攻击。

见远处还有林凡在虎视眈眈,周奎略感棘手。

龙飞星出身大家族,身上保命的手段绝对不会少,短时间内他还真没信心拿下。

若是消耗太多的灵力,局势就对他不利了。

“龙道友,今日你杀不了我,还是放弃吧,若是你想为灵纹道人报仇,我人就在坊市中,随时欢迎你。”周奎笑着道。

龙飞星却不甘心,看向林凡道:“林道友,龙某请你出手,只要杀了此人,东新坊的灵丹宝阁和楼老的灵器阁就都赠给你了,除此之外,我龙家还欠你一份大人情...”

闻言,林凡站在乾元剑上,并未回话。

一旁的亭月忍不住道:“林师叔,你这都不动心?风都国的龙家我可是听说过的,乃是炼丹大家族,龙家那位老祖宗曾经还和紫阳师祖交流过炼丹经验,师叔你若交好龙家,以后买丹药怕是不愁了。”

林凡扭头看了亭月一眼:“你要是想上就上,我不拦着你。”

亭月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她撇着嘴道:“这周奎是筑基后期的,我可打不过。”

“那就闭嘴,现在还不是出手的时候,静静看着吧。”

就在龙飞星开口求助林凡的时候,周奎再度出手,只是这一次,他主要对付的楼明。

与龙飞星不同的是,楼明斗法经验并不丰富,虽有龙飞星帮衬保护,但面对周奎凌厉的攻势时,楼明还是不小心露出了破绽。

“啊!”楼明惨叫一声,被周奎操控的隐匿法器击中,从空中跌落。

“楼老!”

龙飞星大惊,想去救援,但却被周奎死死缠住。

“还是顾好你自己吧!”

周奎双手合十,捏出一道法诀,便见天空中瞬间阴云滚滚,冒出紫蓝色的闪电。

“雷系法术?”

林凡眉头微皱,心道总算知道周奎灵根属性了。

先前周奎赠与林凡天雷子,林凡就有几分猜测。

但如今见到周奎施展的雷系法术,林凡才能确定周奎是罕见的雷灵根。

雷霆在乌云中酝酿,闪烁的电网密密麻麻的一团,看人看了不禁胆寒。

处在乌云下的龙飞星根本不敢分心,连忙从储物袋拍出数件防御法器,祭在头顶上。

周奎见状,身形一扭,朝着被重创的楼明飞去,显然,他准备先将楼明给解决。

林凡终于开口:“亭月,动手!”

亭月没犹豫:“好!”

只见亭月将藏在袖子下的粉色丝巾一甩。

丝巾迎风变大,化为数丈大小,朝着周奎射去。

“该死!”

周奎怒骂一声,一拳轰出。

但丝巾柔软无比,顺着周奎的拳头缠绕,很快将周奎包裹住。

“此人是体修,你注意些。”

林凡刚提醒,便听刺啦一声,只见刚才还将周奎包裹得密不透风的丝巾法器被撕扯出一条大口子。

亭月冷眉一皱,顾不上心疼,手掌一翻,便见三道红色环状法器飞出。

康锵!

环状法器打在周奎的背部,发出好似金属的碰撞声,只将其衣衫打破,并未伤及其肉身。

亭月顿时瞪大了眼睛:“林师叔,我没辙了,此人不好对付。”

林凡差不多将周奎的底牌看尽,便双指夹出一张符宝递给亭月。

“这是符宝?”亭月一惊。

虽然她也有个结丹期的师傅,但还是第一次摸到符宝。

林凡传音道:“此符是剑符,等会我将周奎困住,你务必用符宝将其一击必杀。”

“好!”

亭月点点头,但她有几分好奇林师叔到底会用什么手段将周奎困住。

还是用那七根小旗子吗?

就在这时,林凡迅速从储物袋内取出炼神葫。

葫芦口喷射出灰色气流,朝着周奎席卷而去。

常年的斗法经验让周奎第六感敏锐,他瞬间反应过来,连忙祭出防御法器抵挡灰色气流。

但灰色气流直接穿过法器激发的法光,将周奎裹挟。

“这...!”

周奎被禁锢在原地,顿感神魂有种被拉扯出肉身的离心感,浑身使不出半点力气。

不过,手持炼神葫的林凡有几分吃力,因为他发现周奎的神魂比他弱不了多少。

这周奎必然是筑基后期,接近筑基期大圆满的修士。

看来光靠炼神葫无法灭杀此人。

林凡喝道:“亭月,快动手!”

亭月将灵力灌输在符宝中,连忙激发。

一把三尺白色小剑急射而出,嗖得一声便插入周奎的胸膛。

不过让林凡和亭月震惊的是,就在三尺白色小剑要将周奎的胸膛贯穿,却突然被一道闪烁的雷霆弹开了。

而炼神葫喷吐出的灰色气流也被这道雷霆打了回来,有几分萎靡,钻进了葫芦中。

“你们该死!”

周奎大怒,他从未觉得死亡离他那么近。

若非他留了一张紫雷护体符在身上,现在怕是已经倒在血泊中了。

下一刻,只见周奎从储物袋内取出一杆阵旗挥动起来。

一道道阵光从坊市附近的山地中射出。

整个东新坊市宛如地龙咆孝,剧烈晃动起来,大量的建筑轰然倒塌。

在坊市中生活的凡人和低阶散修顿时惊慌逃窜,但他们还未离开坊市,就被一道透明的光膜挡住去路。

看着这陡然升起的阵法,林凡微微摇头:“疏忽了,周奎在此地经营多年,不可能不布置后手,我早该想到的东新坊市下应该还有一套法阵。”

“林师叔,你可知这是什么阵法?”

“没见过,不过看此阵的布局结构,不可能是杀阵,多半是某种地势困阵,看来周奎似乎想将我们全部灭杀在这里。”

这时,龙飞星搀扶这楼明缓缓走来:“多谢林道友刚才出手相助,龙某感激不尽。”

亭月冷冷看了他一眼:“龙道友,你若刚才也出手,或许周奎就死了。”

不知怎么的,龙飞星有点害怕亭月,挠头解释道:“龙某实在没想到林道友的有定住周奎的手段,我想出手时,已经晚了。”

一道愤怒的声音将三人的对话打断。

“我说,你们也太不把我当一回事了吧。”周奎手持阵旗,缓缓漂浮在高空,俯视着林凡等人。

林凡眼睛微眯,突然笑着道:“周奎,你难道没发现坊市内还有几只小老鼠吗?”

“小老鼠?”

周奎眉头一皱,将神识散开,突然在千米之外的一处房屋内发现两道筑基期的气息。

这两道筑基期的气息周奎还很熟悉,正是李华和胡腮脸模样的长河大凶。

“该死,我早早传信让他们二人来支援我,没想到却躲在这里看戏了半天,难道这两人也打着当黄雀的想法!”

“给我滚出来!”

周奎怒喝一声,挥舞阵旗,便见二人藏匿的房屋地势崩裂。

二人的身形自然暴露出来。

“周奎,你发什么疯!”李华灰头土脸的怒喝道,化为一道灵光冲来。

长河大凶也紧随其后,只是在看到林凡后,长河大凶立马露出赤红的杀意。

周奎懒得多说,沉声道:“别废话,和我联手将林凡和龙飞星杀了,不仅回气散的丹方有你们的一份,他们身上的法器和灵石也是你们的。”

原来这二人是周奎请来的帮手?

龙飞星见局势不利,连忙道:“等等,你们二人真的以为周奎会信守承诺,先前那赵黄兴可是被周奎杀的,还有,长河老大,我记得你二弟就是被周奎灭杀的,你还敢和与他合作。”

谁知,李华笑了笑道:“赵黄兴那是死有余辜,周道友杀了他正好少了一人分灵石,也省得我们动手了。”

长河大凶则盯着龙飞星,缓缓道:“你身后的林凡是杀了我三弟的人,他必须死。”

龙飞星又道:“周奎早早在这里布置阵法,你们二人怕是不知道吧,即便你们杀了我,谁能保证他不会将你们二人困杀在此地?”

“而且此人连自己的师傅都能杀,你们敢相信他的为人?”

“那是我们的事...除非这位林阁主愿意把回气散的丹方交出来,我保证二话不说,立马离开此地。”看得出来,李华似乎被龙飞星说动了。

周奎连忙打断道:“够了,我可立下心魔誓言,保证事后不会伤你们分毫。”

龙飞星不甘示弱,大吼道:“心魔誓言可是能够反悔的,二位道友,我要是你们,立马离开此地,别掺和这泥潭,还有,这位亭月道友乃是掩月宗的弟子,要是她在这里出事,你们还敢在越国待着吗?”

“掩月宗的弟子?”

李华和长河大凶神色一变,扭头看向亭月。

他们作为散修,最忌惮的便是招惹到七派的修士。

若亭月真是掩月宗的弟子,他们真的要考虑考虑,帮周奎是否值得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本站推荐

将进酒大奉打更人镇妖博物馆女神的超级赘婿砸锅卖铁去上学大乘期才有逆袭系统亘古大帝半仙星汉灿烂,幸甚至哉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

相邻小说

我的双胞胎美女室友诸天之boss的一亿种死法终源记事大懦夫梦回现场修仙从祖先显灵开始穿书流放:末世大佬娇养疯批反派诡异复苏:我能看到人生剧本从一气决开始肝进度修仙日记:从被打赏一千书币开始起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