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西红柿小说网

m.xhsxsw.com

第六十七章 燕郁南之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俞丰这种世家高门子弟,又得重用的人,那么容易投靠我,我怎么可能完全信任他。一开始最先让他知道我的身份,便是为了让皇上你放心啊!我在暗中给花玉嘉出主意,事事都针对兰妃,还提出找大公主的事,就是要引起皇上你的怀疑。京城之中,左右两相年纪已经大了,不会轻易给自己找麻烦,武将之中能成大器的也不过燕郁南俞丰二人。燕郁南那么高傲的人不会被利用,所以父皇一开始就在俞丰那里下套给我了吧。俞丰的母亲和母妃亲如姐妹,有这么一层关系在 我去见俞丰也正常。可惜俞丰是父皇的人,我竟然真的能够潜入俞府,还多亏了那你们放行。可惜父皇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你想引我入宫,表明想将皇位传于我,以为我会上钩。可是父皇表现太过了,父皇难道不记得了吗?我自小养在宫外,没有受到正统教养,若是连你亲自教导的花玉嘉花玉堂都不得你的心你如何会将皇位传给我这么一个流落在外十多年的公主?你对大公主的怀念对母妃的怀念是你装的最像却也是最大的败笔。”花玉瑛说这些话时是含着恨的,几乎是每说一句怒气就要上升一成,花帝脸色同时也变白一分。

“整整二十万人!你这个孽女到底做了什么!”

“我让花玉嘉从黑水国商人那里收购了七百斤的绝阳草,另外让俞丰做了二十万个布袋,布袋里面都有草粉。然后我告诉俞丰,我和朱铁的约定是带着布袋的人才能通过东门。果然你的人将布袋一个不落抢了过去,随身佩戴,却不知道布袋里面都是毒药,一点倒不稀罕,但是部队行军,流汗在所难免,粉末又太细,不出半个时辰,必然中毒,寸步难行。”花玉瑛说完似乎终于急了,一柄短匕首直接架在花帝的脖颈上,“那二十万人倒是不用死,我心情好了自然救他们,倒是你,该是你偿债,认罪退位的时候了!”

花玉瑛本来是伤不了花帝的,花帝身边的内侍太监总管就是他的第一心腹,内力高深,也是超一流的高手,可他却躲开了,没有救花帝的命。

花帝不敢置信看着一直在自己身边服侍的人,“混帐东西,你也敢背叛朕!”

“他本来就是我的人,说什么背叛,面具摘了吧。”

“哈哈哈,花帝,这声音你可认得出来?”那人心情不错,清朗的笑声出来,显得极为年轻。

花帝这次明白身边人可能已经遇害了,但是这个声音他真的认不出来。

“花帝,好久不见。”无奈摘下面具,露出一张容姿艳丽堪比女子的面容,正是周泠,“可惜了,我可是惦记着花帝你许久了,这不是亲自来见你了吗?难道你就半点不想我?”

“你是——周泠!”花帝认出来眼前的人,不由得侧目看向大女儿,“是你从盛月将他救了出来吗?”如果是花玉瑛,那么她到底是多大的能耐?

“皇上应该称他为周相。”花玉瑛将匕首往前推进一分,“花国在我手里会更好。”

“周泠?竟然是他在你背后吗?”燕郁南拳头紧紧攥在一起,如果真的是周泠这个盛月国的奸臣,他不会认可的。

“燕将军,你也是,好久不见。”周泠心情很好,“在战场上遇到燕将军这样的对手,一直以来我都当作是荣幸的事,希望以后和燕将军合作愉快。”

“哼!”燕郁南闷哼一声,完全不想和周泠说话,他们能好好合作就怪了!

“哈哈哈,真的没有想到朕会有这么一天,你好啊,好得很!”花帝仰头大笑起来,竟然没有丝毫的惧怕之意。他伸手去拿药碗,花玉瑛干脆递给他,花帝接过来便喝,喝了两口继续笑,“哈哈哈――”笑声悲壮,突然花帝便保持着仰头的姿势,声音也戛然而止。瞬间他便倒下,双目还睁着,瞳孔白的吓人。

“陛下!”燕郁南着急上前一步,结果是令他失望的,人已经死了。燕郁南暴怒,明显是药有问题,可是刚刚周泠假扮太监的时候,按理说他应该试药了,但是周泠却没有事,燕郁南不能不多想。甚至燕郁南已经认定了是周泠害死了花帝!花帝尚未退位,周泠这样做让花国情何以堪!

“是你下毒?”虽然是问句,燕郁南却是直接攻击周泠。周泠很冤枉,他也明白是药有问题,而且他确实试药了。问题便在于,周泠本身因为吃了“魔花”百毒不侵,拿毒药也是无色无味,就算有色有味,自小周泠便被喂毒,这是他的训练之一,又怎么可能尝得出来?

“燕郁南你住手,不是周泠,他不会下毒的。”

“你凭什么肯定?”燕郁南更不可能放过周泠了,甚至更加生气,这种无名怒火,要比刚刚来的还要强烈。

“你武功还没有恢复,周泠处处让你,这样还不能说明吗?都住手!”

正在缠斗中的两人都怔了怔,周泠是因为被相信,燕郁南则是理智回笼。他和周泠在战场上交过手,所以知道周泠不是泛泛之辈,不然也不可能将盛月国弄得一团糟。竟然还能让盛月帝忌惮不敢杀他。只是燕郁南停手了,原本花帝身边的四个人却开始攻击周泠,四个人形如鬼魅,招式也是狠毒,燕郁南想了想干脆帮起来周泠。正如花玉瑛所言,既然周泠已经不能回盛月了,留着为花国效力,也是一大助力。

燕郁南虽然内力没有完全恢复,对付他们也是可以的,很快四人便落了下风,最后自尽随花帝而去。

周泠闻着血腥味撇了撇嘴,说道:“他有遗诏留下,我去拿。”

周泠去拿从内侍总管那里抢来的木匣,花玉瑛命人清理宫殿,看着满脸不高兴毫不掩饰的燕郁南,不想在对方心里留下芥蒂。

“燕将军,事到如今尘埃落定,我也不想瞒你。到底是谁下的毒我会去查,但是我要说,我没有那么做,也没有让任何人对他下毒。他本就不可能挺过去,今夜我的筹码足够多了,我何必下毒杀他。”

“我只相信真相,公主回国到底是为了什么,如何结实了前盛月丞相周泠,他在这次宫变里扮演了什么角色,公主可否一一解说?”燕郁南毕竟和花帝之间有知遇之恩,他得花帝重用信任,立志报国,所以从不曾想过背叛花帝。今夜若不是花玉瑛拿二十万将士性命要挟他,他也不会任由花玉瑛逼宫。而且本来他就是想救下花帝一命的。只是谁也没有想到花帝的药里让人下了毒。所以花帝的死,不会使他好过,他比谁心里都难受,他不愚忠,但是真忠,忠于花国,也愿意忠于精明能振兴花国的帝王。

这个下毒之人是谁好需要查证,燕郁南知道自己必须先忍耐,周泠未必是敌人,虽然他不想和周泠为友。

“我回国自然是为了将前尘旧事做一个了断,周相的能力全天下人有目共睹,盛月国已经渐渐成长起来,燕将军,你觉得周泠留在花国不好吗?如果不留周泠,花国还能和盛月相提并论吗?”花玉瑛:“还有,因为我私人的事情,我要保周泠,所以只要周泠是盛月的通缉对象一日,花国便和盛月是敌人一日。盛月不同意,那就打!这是我说的话,燕将军你记住就好,不用反驳。”

“什么私人的事?你喜欢周泠吗?”

“不,我要嫁的皇夫另有其人。”花玉瑛目光柔和,看向燕郁南坚定,“之前我在将军面前不过是演戏,若是将军生了什么心思还是放弃为好,也不要给我添麻烦。”

“麻烦?你嫌我麻烦?好好好,好一个花玉瑛,难道你以为我不能奈你何吗?”燕郁南抓住花玉瑛的手质问,他在她心目中竟然是这么不堪的样子吗?这样的女人,他真该早些杀了!

“燕将军,你这是大不敬知道吗?解药不想要了?”

“臣和公主同归于尽怎么样?”

“嗤,将军真的想吗?是说笑吧,一个将军不想着马革裹尸,倒是想着和女人同归于尽什么的,啧啧,燕将军倒是刷新了我的认知。”花玉瑛对燕郁南倒是不怕,燕郁南的性格注定他做不了弑君的事情。

“公主真是伶俐的一张嘴,臣见识了。”燕郁南见花玉瑛毫不在乎的样子 气呼呼的,干脆自己伸到花玉瑛的袖子里,掏出一个瓷瓶看也不看就倒了一颗药丸吃下去,“谢公主赐解药!”

“嗯,那个确实是解药,所以将军可以松手了吗?”花玉瑛掩饰震惊,燕郁南如何知道那就是解药的?花玉瑛不敢细想,怕结果不会让自己好过,同时也有些慌乱了。

“我纵容你,但是不要让我失望,花国的主让你来做可以,却不能让周泠任意妄为。”燕郁南说完顿了顿,看向站在门口的周泠,他什么时候回来的?当真如此深不可测吗?(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本站推荐

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星汉灿烂,幸甚至哉女神的超级赘婿半仙亘古大帝将进酒镇妖博物馆砸锅卖铁去上学大奉打更人大乘期才有逆袭系统

相邻小说

夏幕晚空学渣被家访,老爹竟是文坛巨佬提督物语英仙战记虚拟网游之融合现实神兵与主人不得不说的故事大佬,你老婆又跑了恶毒女配洗白后,反派成她裙下臣与你相遇在初夏你我在此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