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西红柿小说网

m.xhsxsw.com

第一百八十章 吴小娘子和赵盼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旧人再次重逢,记忆却是席卷心头使得她若得若失以至于心神不宁。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身影逐渐远去消失在这熙攘的人群之中,而这场突如其来的变故也在此刻得到了解决。

过往的行人感叹高门女子的容貌姿丽,却没有人去提及刚刚救人而负伤的杨秉,看着车驾的离开许多进京士子尚在感怀,若是能够与这样高门女子结成良缘该多好。

许多人做起了凤求凰的心思,可车驾却是距离人群越来越远了!

那妇人拉着孩子,一边打着一边训斥着:“怎么这样不听话,不知道这样有多危险吗?”

孩子一不留神就离开了她身边,刚刚自己还在挑选着水粉胭脂,一转眼的功夫自己孩子就命悬一线了!

不过望了望手里的一袋钱财心中的郁气也消了许多,可孩子却在原地一个劲的哭泣着。

有店铺的掌柜在一旁看不下去说道:“这位娘子,刚刚那位士子救了你家孩子,不仅仅没有收下这钱财,还全部拱手相让,你却一句道谢也无,心中可存有半点良心?”

这向来都是墙倒众人推的,若是书名有人是因此而抱不平的有之,也有人见到妇人怀里抱着的一袋钱财而眼红的。

纷纷指责着:“得了这袋钱财,不去感谢恩公倒是抱着钱财洋洋得意,莫要将这菩萨给予的功德都损耗殆尽了!”

这兴国寺就在这旁边,说起这话不仅仅应景也能够十分震慑人心。

妇人受不了这众人的指责,讪讪道:“我只是太过担心孩子而已,一时没有管顾上!”

而杨秉在医馆简单的清理了一下伤口,仅仅只是一些擦伤而已,医馆的大夫为他开了一些外敷的药方。

“郎君,你这伤口如今包扎好了,这是止血生肌的成药,清理之时外敷即可!”

这样的伤势只是擦伤,用不上纱布包扎仅仅用一些外敷的药剂就能痊愈了。

这首饰银器没买成,倒是自己身上还落了伤,可真是哭笑不得。

杨秉回去的路上,看着手上的卷轴倒是没有一点的损坏。

他从未忘记过自己的初心,他看了一眼卷轴又复看向这瑰丽而又繁华的汴京城,他时时刻刻都在做着一个噩梦,繁华似锦的汴京马蹄踏破,多少百姓流离失所,帝姬也是他人之玩物。

门外的吴六也已经久候,在见到了杨秉的那一刻方才彻底放下心来,如今每一次出行,都是杨秉独自外出未让他随行。

倒不是因为杨秉嫌弃吴六身份卑微,而是自从当初清涧城守城之战后,吴六的身体也是身受数创迟迟未能痊愈。

随着年纪的增大,身体的隐疾也都开始复发,所以他实在不忍心让他随侍左右。

他的目光敏锐的注意到了杨秉的胳膊,关切的问道:“阿郎,你的胳膊这是受伤了吗?”

如今杨秉也算是成家了自然不能一直呼唤郎君了,杨秉笑着说:“无碍,只是一些简单的擦伤而已!”

到了卧室里,赵盼儿有些心疼的为他敷药说:“你在延州时每一次外出都让我提心吊胆的,如今回了汴京依旧如此,你这样如何能够让我安心!”

明明他知道每一次杨秉都是迫不得已,可她依旧忍不住的想要怪罪。

虽然言语上有所怪罪可手上的动作却是十分的温柔,唯恐担心下手重了些弄疼了自己家官人。

杨秉一点也没有在意这伤口,而是看着她温和的笑着道:“让娘子为我担心了,真是我的过错!”

这伤口上的药刚刚敷好,杨秉将她揽入了怀中贴近到了她的面颊处,两人说话时的气息都能感知得到。

“娘子,为我生一个孩子吧!”

赵盼儿听到这话一下子红着脸,这房中密话如此说话却是让她有些羞怯。

红着脸低着头说道:“我生不生孩子,与你有什么干系!”

显然还在闹着脾气,杨秉明白她是有意这么说的。

他将赵盼儿拦腰抱起,他身子在延州之时常年锻炼加上骑马,所以身子还算健壮。

这胳膊之上一些皮外伤未伤及筋骨,所以这样使力倒是不会牵动伤口。

“若是与我没有干系,我在这里作甚?”

赵盼儿面露氤氲之色:“快放下我,你手里有伤!”

声音很轻可话还未说完,她便被杨秉放在了床榻上轻轻的吻了上去,而那帷幕也慢慢散了下来。

外面的天色已经暗沉下来,而这卧室之中烛火长明。

……

吴小娘子性子端庄贤淑,大家出身的女子的教养使得她不同于那些小门小户那些女子一样,即使心中难过也并不会过于哭闹。

颦着眉看起来有所心事,作为父亲的吴恕对于这个小女,乃是十分宠爱的。

小女吴沅的母亲也是出自书香门第,当初两人情投意合,那时的吴恕家中已有妻室,如此一来便只有两条路可走休妻另娶,第二条路便是将女子纳作妾室。

可家中原配与他相敬如宾且为他育有一女,他如何忍心做那负心薄幸郎,而且吴家乃是士族大户,自然是不会见这种丑事发生。

而那女子家中自然不愿将家中女儿嫁作妾室,可无奈女子以死相逼,后来两人方才共结连理。

不过后来女子嫁入吴家以后,在生下了吴沅后,吴恕入了官场之后便少了陪伴,终究是抑郁成疾离开了人世。

所以吴恕对于吴小娘是抱着弥补的想法,如今也是想要在京中为她择一良婿。

刚刚回到了宅中,还未换下身上的官服便在家中老仆口中得知了今日发生的事情。

外面天色暗沉,半圆的月亮高悬,半遮半掩的窗户之下在柳枝的摇曳下月光斑驳。

吴小娘子在家中的使女通报下,来到了书斋之中。

吴恕看到她微微皱起的眉宇叹了一声,说道:“有心事莫要都藏在心里,你与你的娘亲一样都是如此的执拗!”

杭州的周家与吴家向来交善,所以吴家看在周家的颜面之上没有道明吴小娘痴恋之人乃是杨秉。

只是说只是一个颇有才气的年轻士子,在吴小娘身边的使女口中了解到,大概可以猜测到今日那士子定是当初在杭州的那士子。

如今看来是上京赶考,吴小娘一下嗫嚅道:“爹爹,我并没有什么心事藏在心里!”

他沉着脸从自己书桉之上,拿出了一张卷轴说道:“这便是你时时刻刻都贴身相随的物件吧!”

吴小娘见到卷轴一下子就眼眶一红,眼泪就要流下来了说着:“爹爹你为何要拿我院里的东西,为何要拿我的东西!”

她最后不断重复呢喃着最后那一句,这件卷轴乃是唯一记挂着的依托了!

直道相思了无益,未妨惆怅是清狂!

明知道相思了无益处可是依旧惆怅,吴恕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这个小女与她的母亲一样都是痴情和长情之人。

他辜负了那个女子却是万万容不得其他男子伤害自己的女儿,在见到那幅字的时候便知道字迹主人的身份了。

这样风姿卓越,笔迹瘦劲当初先帝将一考生的行文拿给他一观时便有感叹,那位考生便是杨秉。

且字帖的右下角还有小印也是表明了字迹主人的身份,正是被官家太后特旨升迁的杨文瑜。

(吴恕的原型是王曾,不过当然和历史人物是有所差入的!)

他是万万没有想到让自己女儿魂牵梦萦之人竟然是杨秉,吴恕眼中尽是关切,看着吴小娘语气有些复杂道:“阿沅,这幅字我本想销毁的干净,不想让你因此留了一个念想!可是我又见不得你哭,害怕你会因此而恨上我!”

“那杨秉虽然有些才名,可也并非是一个值得长久托付之人,听闻府上已经有一女子了!”

这个小女儿虽然看起来性子恬静,可一旦下定决心的事情就是很难改变的,也害怕她会走上与她母亲一样的老路。

吴小娘子看着父亲桉几之上的那幅字帖,这是她从二叔手中索要的,因为这是唯一一幅他亲自交托到她手中的。

恍忽之间,她像是又回到了杭州在周府的书楼之上,初遇之时对方竟然将她当作了这书楼中的使女。

那时的她只是想要进书楼寻一诗集,见到看书物我两忘的杨秉,一个在看书而一个在看他,似乎从一开始就注定了结局。

那相思实在太苦了,她想要告诉自己不萦于心,可奈何相思的话只有简单的几行,可却难以释怀。

杨秉的确是才情横溢且秉性清正,若是能够将此人招作女婿,将来在朝堂之上翁婿联手可以说十分可望的未来。

在听到父亲的话,吴小娘面色有些动容原来他的身边已经有了喜欢的女子。

她初入汴京不久,所以并不知晓京中关于杨秉的诸多事情,今日也是初次遇见罢了!

……

如今杨秉的那另一所宅院已经并没有人居住了,孙三娘自从成亲以后便与杜长风有了属于他们的家。

而宋引章一个人住在院里,觉得太过于冷清,如今偌大的宅子中只有她一人,也怕触景生情于是也搬了出去。

如今的赵盼儿与杨秉成了亲,她闲暇之时见一见故人,便是来兴国寺上香。

除去为杨秉护佑平安,也希望肚中的孩子平稳安康。

这古代不同于现代,生子是有很大的风险的夭折几率是很大的。

赵盼儿身边跟着使女,她从大殿之中出来恰好与一青衫女子擦肩而过。

却听见那青衫女子身边的使女说着:“娘子,那杨文瑜那样负心薄幸的男子纵然才情不错又如何?您何必要对他念念不忘!”

原来是桃夭在自家娘子院子里将那幅字拿出来的,明白了原来娘子郁郁寡欢的原因了,自然是心中郁愤难休。

觉得自家娘子这样才貌双全的女子竟然都看不上,所以方才有了这样的一番话。

赵盼儿听到后也顿住了脚步,赵盼儿身侧的使女说道:“娘子,想来是那女子在嚼舌根,主君对娘子如此深情,怎么会是那负心薄幸之人!”

桃夭将那幅字当作了定情信物,在她的脑海之中已经浮现了一个画面,一个准备进京的士子,和一女子相爱后,进京赶考中了功名,却是全然忘了昔日的挚爱。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yeguoyuedu.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吴小娘神色认真的说道:“他并不是你所说的如此,他绝没有做有负于我的事情!”

两人一个去大殿内上香,一个人刚刚从殿内出来。

见到有人污蔑自家主君,赵盼儿身侧的使女自然无法忍耐,立刻追了过去说道:“你们从何处得来的耳报神,竟然如此坏我家主君的名声,我家主君和我家娘子感情恩爱的很,怎么会有其他的女子!”

杨秉向来对于下人友善,她们自然不相信主君会是那表里不一之人。

赵盼儿一时不察,她的思绪被桃夭的那番话所牵引的失了神。

待她回头准备劝阻之时,恰在此时赵盼儿也转过身来两人四目相对。

“真是一个娴静端庄的女子,难道官人真的有负于她吗?”

这是赵盼儿看到吴小娘心里升起的这个念头,从对方面相就可以看出来,绝对不是那种女子。

她向来是不喜欢负心薄幸的人,可是她也不相信官人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而吴小娘子见到了赵盼儿,也是神色暗澹了些:“原来这就是杨郎喜欢的女子!”

若是论容貌两人,只能说一人如三春之桃,一人如九秋之菊不分上下。

她听爹爹说起过杨秉家中有一女子,如今一看想来便是她了!

两人的见面并没有了情敌见面分外眼红,倒是吴小娘先开了口:“我家使女言语无状,我替她致歉了!”

说着便躬身赔礼了,赵盼儿也是相扶温声说着:“无碍,我刚刚听起你们的谈话,是认识我家官人吗?”

吴小娘倒是没有羞怯,落落大方的说道:“我在杭州之时曾经仰慕其才华,所以钦慕于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本站推荐

大奉打更人大乘期才有逆袭系统女神的超级赘婿半仙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星汉灿烂,幸甚至哉砸锅卖铁去上学将进酒亘古大帝镇妖博物馆

相邻小说

西游之山有鹿影综:从欢乐颂开始网王:我成了冰帝的怪物学长隐龙惊唐诡秘苏醒人在大唐,开局无双轮回仙王骑士的无限征途逆行希腊神话狼啸苍天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