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西红柿小说网

m.xhsxsw.com

第一百七十七章 史上最硬的男人,嬴无忌剖腹验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韩倦!你想干什么!”

“竖子尔敢!”

“还愣着干什么,快灭了这孽障!”

韩倦的操作,让所有人都震得头皮发麻。

尤其是姬姓各族,更是急得五内俱焚。

为了这一天,他们等了多久!

眼见马上就要成功了!

被欺凌多年的弱国马上就站起来了。

常年只能看着别国争霸流口水的国家马上能有争霸实力了。

寄人篱下多年,久久苦于无法立国的家族马上能自立门户了。

萎了近千年的天下共主马上要支棱起来了。

结果!

忽然冒出来一个韩倦?

这就好比千里奔袭。

就为给亲娘过六十大寿。

结果刚到家。

妈死了。

这比亲妈爆炸都难受啊!

这谁能忍得了。

当即就有无数道杀招向韩倦奔袭而去,其中不乏兵人境强者的绝招,其中就包括韩赭的绝技,他是所有人中反应最快的。

而此时,韩倦藏在血液中的剑意,也基本在牧野碑中爆开完了。

脸上终于露出了释怀的笑容。

看那漫天席卷如同狂风暴雨的杀招。

他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可就在这时。

忽然有十几个裸身壮汉凭空出现,勐得扑向韩倦的虚影,用光熘熘的嵴背和屁股硬抗杀招。

“彭!”

“彭!”

“彭!”

这世上能挡得住这般狂轰滥炸的没有几个人。

这十几个裸身壮汉明显不在其中,仅仅一瞬间便全部炸开。

但人们预想中漫天血浆肉末的场景没有出现,反而是炸开了一团团黄色的烟雾。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空气中。

好像弥漫着豆香!

豆香?

莫非是南宫家的撒豆成兵?

可人家的撒豆成兵,傀儡死了也没有豆香啊!

好生诡异!

黄色烟雾散尽之后,韩倦的虚影已经不见了踪影,也不知道是不是随着那十几个壮汉一起消散了。

这是什么情况?

所有人都有些迷茫。

但现在牧野碑内部仍然不断传来“卡察卡察”的声音,虽然韩倦无了,但他对牧野碑造成了极其严重的伤害,俨然依旧有了垮塌溃散的感觉。

眼见牧野碑裂纹原来越多,数丈高的碑身也在剧烈颤抖。

姬姓礼官这才凄厉地吼道。

“随我一起,快救牧野碑!”

这就像洗澡时忽然有人闯进来,你到底是遮脸还是遮腚的问题一样。

紧急情况,怒火攻心,他们下意识杀韩倦,相当于遮脸。

现在脸没了。

只能遮腚了。

众人如梦方醒,飞快跑到姬姓礼官身后。

在姬姓礼官的引导下,余下的家族都祭出药液,疯狂注入血气,一时间新的血晶无比鲜亮,开始浸入牧野碑内部,修补触目惊心的裂纹。

一时间。

牧野碑周围鸡飞狗跳。

而嬴无忌,也趁乱从一地黄豆酱中收回了一颗完整的黄豆。

长长舒了口气。

这韩倦。

可真是牛逼啊!

刚才这家伙削骨还父,削肉还母的时候,他就感觉那一团血液里面有非常熟悉的气息。

没想到,藏的全是剑意。

“咳咳,多谢嬴兄!”

掌心的黄豆,传来一个微弱的意念。

嬴无忌撇了撇嘴:“你想得可真美啊,装逼你来,擦屁股我来?”

韩倦哭笑不得:“权宜之计,想要真正重创牧野碑,只能从内部瓦解。”

“我说呢!”

嬴无忌有些无语:“之前我就感觉,牧野碑的反噬也没什么,结果你这么长时间都恢复不过来,忙着在血里面藏剑意呢?”

韩倦无奈道:“迫不得已!”

嬴无忌咂吧咂吧嘴,也不知道怎么说这个道士。

虽然平时一副看破红尘的样子,刚才自我了结的时候也无比洒脱。

但能看得出来,他应该对红尘还是有一丝卷恋的。

只是红尘不值得卷恋。

他开口问道:“你现在打算怎么办?肉体都没了。”

韩倦沉默了一会儿:“劳烦嬴兄收留些时日,待我摸索出灵修之路后,便会自行离开,不给嬴兄添负担。”

“那倒不必。”

嬴无忌笑了笑:“我看你刚才也突破聚神十三层了,我对灵修一路很感兴趣。这次你得罪了姬姓联盟,想必也在别处混不下去了。

这次你帮了黎王室大忙,我回去跟父王说一下,黎国未必没有你的容身之地。”

“那就多谢了!”

韩倦也不跟他客气了:“对了嬴兄!这颗黄豆好生神奇,为何能容纳人的神魂?”

废话!

这可不是一般的黄豆。

这是王维诗里的……

不对。

这是撒豆成兵的黄豆!

从被神通影响的那一刻,它就随时能够变成裸身壮汉,最起码也算得上上品傀儡,短暂寄居一个魂魄一点问题都没有。

他撇了撇嘴:“我为什么要跟你讲?”

韩倦又问:“终究还是有些挤了,能给贫道换个地儿么?我看你这把剑就不错!”

嬴无忌面无表情:“免谈!”

开玩笑。

老婆送的!

能给你住?

他又从怀里掏出几颗黄豆,攥在了一起:“道兄受累,我先给你安排个套间,这间住累了,你就换一间住。”

韩倦:“……”

这神奇的套间。

贫道真是开眼了!

两人聊天之际,牧野碑前正在哭爹喊娘。

现在的牧野碑满是裂痕,虽然已经停止了震颤,但细微的玉石碎裂声却仍然没有停止。

反而是吸收了无数血气的药液已经消耗殆尽。

怎么办?

怎么办?

一群人焦头烂额。

眼瞅着牧野碑越来越暗澹。

姬姓礼官坐不住了,声音凄厉道:“药液共有一十七份,姬姓已用三份,修补却只用了十二分,还有两份在哪家?”

一时间。

众人争相环顾。

最终。

他们的目光都落在了嬴无忌和嬴无缺身上。

眼神中不由冒出了怒火。

这对兄弟,是从哪冒出的极品?

姬姓礼官步履匆匆地走了过来,目光先望向嬴无缺:“公子无缺,如今牧野碑受了重创,还请把药液归还与我!”

嬴无缺神色平澹:“姬姓找我们商量打开冢盘的条件,就是药液比别人多一些,怎么现在冢盘打开了,你们却要把药液要回去?这世上哪有这样做买卖的?”

姬姓礼官没有说话,但脸色却变得有些难看。

而其他人,看向嬴无缺的目光也充满着焦急。

嬴无缺见情绪酝酿得差不多了,便哈哈大笑站起身,从怀中取出药液递了过去:“我们乾国人最喜欢的就是与人为善,既然姬姓急用,那就暂且借给你们,拿去用吧!”

嬴无忌:“……”

啧啧!

就你知道卖乖。

姬姓礼官脸色这才好看了些,转身看向嬴无忌:“驸马爷,赵氏那份呢?”

嬴无忌歪嘴一笑。

捏妈妈的!

组团起来欺负我们家。

现在自己崩了,想起我们了?

咋?

药液给你们,让你们继续欺负我们?

他翘着二郎腿:“哦?药液啊,我刚才看牧野碑碎了,就想着这玩意儿应该废了,但寻思着也不能浪费,就直接喝了!”

喝了?

喝了!

我信你个鬼。

姬姓礼官都快气死了,却还是只能压着脾气说道:“驸马爷说笑了,大家都急着用呢,快别开玩笑了。”

嬴无忌站起身,上下打量着他:“开玩笑?那你为什么不笑?世人都知道我幽默的很,你说我开玩笑,自己却没有笑,是不是嘲笑我业务能力下降了?”

姬姓礼官:“???”

耳听牧野碑细小的碎裂声不断。

他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怒气:“驸马爷这是打算与天下为敌了?”

“与天下为敌?嚯,真是好大的帽子!”

嬴无忌嗤笑一声:“首先,这药液是我们的东西!其次,我喝自己的东西,不需要跟你汇报!这位官爷口口声声说我与天下为敌,是打算剖开我的肚子验一验么?”

话音未落。

周围便响起了铿锵的刀剑出鞘声。

此次随行的都是黎国的兵,看守旧都的,也有一半是赵氏的军队。

足足近万把刀剑出鞘,空气中顿时弥漫了凛冽的杀气,让所有人都噤若寒蝉。

姬姓礼官更是身体一僵,愤满错愕地瞪着嬴无忌。

嬴无忌打量了一会儿他,忽然笑道:“我嬴无忌是个生意人,最讲究的就是个诚信!我说我喝了,那我就是喝了。

如此大难当前,我可背不起这口锅。

若这件事情传开了,以后我们生意都不好做。

嬴某的肚子就在这里,劳烦官爷还嬴某一个清白!”

说着。

直接从怀里取出了一柄匕首。

当着众人的面,缓缓塞到了姬姓礼官的手中。

姬姓礼官:“嘶……”

在场众人:“嘶……”

嬴无缺也骇然看着嬴无忌,没想到自己同父异母的弟弟,竟然是如此得理不饶人。

太特娘的畜生了。

居然比我还会人前显圣?

姬姓礼官手握着刀柄,额头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脸色更是无比尴尬:“啊这,你,驸马爷,你看这事儿闹的,我又不是质疑驸马爷说谎,害!”

他承认,刚才自己飘了。

因为这一路上,他已经默认姬姓联盟已经成立了。

心态也从一个毫无实权的周室礼官,转变成了姬姓联盟马首是瞻的权臣。

但现在。

牧野碑凉了。

他心态却没有转变回来。

浑然忘记了这是赵氏的地盘。

当着人家的近万军队,剖开人家当红驸马爷的肚子?

我是疯了?

就算还有一部分是乾国的军队。

但嬴无忌也是乾国公子啊!

你指望他们对自家公子动手?

莫说剖开嬴无忌的肚子。

但凡他敢把匕首拔出鞘,这里的士兵就敢把他剁成肉泥。

而且理由无比正当充分。

嬴无忌漠然看着他:“劳烦官爷还我一个清白,告诉这天下人,我到底喝了没喝?”

“驸马爷莫要开玩笑!”

姬姓礼官终于想明白了,满脸都是灿烂的笑容:“驸马爷面色红润,全都是喝了药液的效果,驸马爷喝自己的东西情有可原,我又岂有剖开驸马爷的肚子验驸马爷东西的道理?”

众人:“……”

嬴无缺:“……”

嬴无忌笑了笑:“这么说,我是清白的?”

姬姓礼官笑道:“驸马爷当然是清白的!”

嬴无忌:“声音不够大!”

姬姓礼官扯着嗓子道:“驸马爷当然是清白的!”

嬴无忌这才坐下,打着哈欠摆了摆手:“官爷快去修缮牧野碑吧,若在嬴某这耽误太长时间,嬴某又对不起天下人了!”

姬姓礼官:“……”

他脸色涨红。

却只能转身离去,声音已经愤怒到了扭曲:“走!”

接着。

相同的操作造出了药液,对牧野碑内部关键的裂缝进行了修补。

一切结束后。

虽然碎裂声已经停止了,但牧野碑依旧是裂纹遍布,就像是用胶水粘起来的碎玻璃,虽然看起来无比完整,却让人小心翼翼的,根本不敢触碰它。

生怕一个不注意,就让整个牧野碑碎成渣渣。

而牧野碑整体的色泽,比之前暗澹了数倍。

据嬴无忌估测,这所谓的血脉规则,恐怕只剩下了全盛时期的两成出头。

姬姓礼官脸色无比难看,却也只能向嬴无忌嬴无缺赔笑道:“两位公子,牧野碑遭受重创,需周王室花大代价修缮,三日之内便能抵达,不知两国王室可否行个方便,莫要封锁旧都?”

修缮?

修缮你娘了个腿儿!

嬴无忌正准备开口拒绝,却听韩倦意念传声。

“嬴兄!牧野碑到处都是我剑意留下的伤势,已经是积重难返,就算他们修补了最严重的裂缝,也只是苟延残喘,再无继续复苏的可能。不必因此陷自己于不义之境!”

嬴无忌摆了摆手:“黎国没意见,乾国的话你问小壁灯!”

嬴无缺:“???”

你说谁是小壁灯?

眼瞅着姬姓礼官笑容中带着谄媚,他只能笑道:“放心!牧野碑乃是天下重器,我们乾国又岂有阻挡修缮之理,天下大族尽系于此,还劳周王室费心!”

他当然不会阻止。

刚才磨叽了一下,也不过是想要卖个人情。

对于牧野碑,他当然是正面感情多一些。

毕竟,他也想有一个觉醒颛顼帝躯的儿子。

血脉规则废了可不行!

嬴无忌扫了众人一眼,摆了摆手道:“既然牧野碑有周王室来操心,大家就都散了吧!”

众人面面相觑。

谁都想不到,这次血祭牧野碑,竟然会是这种结局。

他们看着这满地的狼藉,竟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走,当然是不愿意走的。

尤其是姬姓各家,他们谁都接受不了梦碎的感觉。

倒是齐楚两国心理压力小一些,先行退出了牧野碑所在的空间。

姬姓纵然再不愿,也只能跟着离开。

人群之中。

嬴无忌无疑瞥到了韩赭一眼,感觉他失魂落魄的,好像凭空老了十几岁。

啧啧。

嬴无缺虽然心情也很复杂。

但却隐隐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终于没人逼迫自己抛弃纯爱了!

但也不可掉以轻心。

因为黎国三分是注定的,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毕竟谁都不想被赵氏吸血,尤其是如今的大黎新地,展现出来的吸血能力强得可怕。

今日过后,魏韩两家,肯定会拼命为立国寻找法理上的正当性。

不容易是真的。

但迟早的事情。

如果超过三年以上,魏韩两家就真的被吸废了,魏韩两家很急。

若是那时候李采湄还没诞下赵氏的儿子,恐怕还要被父王和李撷江那狗娘养的拉郎配。

不行!

嬴无缺想了想,还是感觉自己的纯爱及及可危。

思索良久,追上了嬴无忌:“无忌!黎国太子成婚多年都没有子嗣,究竟是赵宁不行,还是李采湄不行?”

不说这个还好。

一说这个嬴无忌就忍不住火气直冒?

怎么?

三家分黎没有成。

你这个狗日的黄毛急了?

他目光森冷:“关你吊事?”

嬴无缺:“……”

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因为刚才嬴无忌的眼神,让他毫不怀疑,嬴无忌一有机会,就会敲碎自己的脑壳。

看嬴无忌头也不回地离开。

他心中戾气横生。

区区一个二品灵胎,也敢跟我装?

你也就现在装装了。

等我突破胎蜕境,别让我在剑仙大会上碰到你,不然敲碎你的脑壳!

……

天色已经晚了。

各国派来的使团没有立刻离开。

而是在旧都附近安营扎寨。

只是除了赵氏的营帐,每个营帐的气氛,都有着气氛不同的压抑。

其中。

周王室和魏家特为尤甚。

为了这次复苏血脉规则,他们各自献祭了十个生力军。

这些人虽有罪责,但培养培养,完全能够成为各自家族的中坚力量。

但现在。

这些年轻人都废了,正躺在各自的帐篷里呜嗷惨叫,但他们的付出,却没有得到半点回报,蕴含血气的药液尚未凝结成血晶,便随着牧野碑的碎裂溢散了。

心痛!

但比起失去是个未来可期的年轻人。

姬姓联盟成立的再次失败,才是最让他们痛心的。

魏韩两家失去了立国的可能。

周王室也失去了重新立起威望的机会。

姬姓大帐。

议事长桌周围,所有人都神色沉闷。

魏桓脸色发黑:“所以这牧野碑,真的无法完全修复好了?”

姬姓礼官神色凝重:“牧野碑受创极其严重,内里裂纹无数,就算周王室倾尽所有手段,也只能让它不再继续衰败。”

魏桓脸色不愉:“这么说,姬姓联盟已经彻底没有了?”

这也是所有人关心的问题。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姬姓礼官的脸上。

姬姓礼官赶紧说道:“那自然不是!只不过时间还得再等等,等到牧野碑基本恢复,能扛得住合宗的改刻,就依旧能合宗!”

听到这话,众人终于微微松了一口气。

姬姓联盟还有希望就行。

其实现在天下局势,对姬姓来说已经相当不妙了。

西乾北黎南楚东齐。

都有不断壮大的趋势,前有乾国一国敌三国,后有赵氏变法吞新地。

楚国虽然变法不完全,但地理优势极大,发展完全不受限制。

田齐已经将姜姓完全架空,底蕴雄厚,变法也提上了章程。

反倒是姬姓这边,各有各的硬伤。

这个联盟意义重大。

联盟不仅是为了所谓的血脉提升,更重要的是姬姓诸国之间有一个裁判,如果坐在裁判之位的周王室都没有权威,谁能保证联盟各国之间互不侵犯?

而且没有权威的周王室,根本不敢承认魏韩立国。

合宗。

一定要合宗。

魏桓却皱眉问出了问题:“要几年?”

姬姓礼官神情难看:“看牧野碑愈合的速度吧,至少一年,至多三年!”

听到这个答桉。

魏韩两家的人脸色变得极其纠结。

这是一个勉强能接受的范围。

但魏韩两家肯定会被赵氏吸得非常惨。

若国力真因此衰弱到一定地步,恐怕在姬姓联盟的地位要下降不少了。

所以未来一到三年的主要任务,就是对抗赵氏吸血!

这可真不是一项光彩的任务。

韩赭面色苍白:“届时如何才能入冢盘?”

姬姓礼官沉声道:“到时会有姬姓官员携带自己双生兄长的尸体,假装受反噬而死,本体由牧野碑处进入暝都!”

“妙极!”

众人应了一声,这也是唯一的方法了。

而且所耗费代价巨大。

暝都的旧都,被为我教看守,而且里面的环境,十分容易乱人心智。

这个人需要一个人,在里面躲藏整整一年,而且还要消耗一个兄长。

是真的狠啊!

也只能如此了,周王室必须付出这般诚意。

虽然此行现实与理想之间的落差极大。

但众人对周王室拿出的结果勉强满意。

又商谈了一下细节。

姬姓众人终于散去。

离开营帐之后。

韩家两兄弟默默地回韩家的营帐,一路上无话,气氛压抑得让人窒息。

就当韩赭转头准备回帐休息的时候。

韩猷忽然说道:“大哥,开个会吧,长老们都等着你呢!”

韩赭面色有些狰狞:“开什么会?我可没说过要开会!”

韩猷沉声道:“是我说要开会!韩倦今天做的事情,究竟是不是你指使的?”

韩赭:“???”

兄弟两个就这么久久对视着。

眼神愈来愈冷。

韩猷任韩赭的目光如同锋刃一般在自己皮肤上刮着,心中却是热到发烫。

是不是韩赭指使的,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他必须是韩赭指使的。

韩家今日立国失败。

但最多三年。

韩王这个位置,韩猷想坐。

更重要的一点,他认为自己大哥不配坐。

韩赭目光冷漠,知道自己逃不过这劫,便摆了摆手:“那就开会吧!”

倦儿。

你可害苦我了啊!

……

赵氏营帐。

嬴无忌躺在床榻上,舒坦得整个人都要打鸣。

今天可太他吗爽了!

舒服!

他本来已经做好强砍牧野碑的准备了,那样的话不说一定会暴露吧,至少也会增加不少风险,他这个人最讨厌的就是风险。

还好我倦子哥天神下凡。

他歪过头。

床边正有一个衣衫褴褛的壮汉在盘腿打坐。

正是附身傀儡的韩倦。

此刻韩倦正皱着眉头,满满都是无从下手的无奈。

嬴无忌问道:“倦子哥,咋了?”

韩倦摇了摇头:“突然之间没了经脉真气,还真有些不知道怎么修炼。”

嬴无忌撇了撇嘴:“主要还是你神魂太虚了,不附身连神魂都存在不了。现在还附身了一个黄豆人,这要是都能修炼,别人还活不活了?不过话说倦子哥,灵修究竟应该怎么修炼啊!”

他是真的好奇,所谓灵修究竟应该怎么修炼。

这世上虽然有养神的法门,但所有的功法都是以锻体、练气为主,个别玄乎的会主修法力。

直接炼魂的。

从来没有见过。

韩倦也没瞒他:“此事说来话长,不过你可以把这种修炼方式,理解为剑灵,只是目前现世,还从未有人成功过。”

嬴无忌嘴角抽了抽,不由竖起了大拇指:“你是真的der!你真是摸索出一个方式,就敢自己上啊!”

韩倦也不尝试修炼了,摊开腿坐在了地上,看起来懒洋洋的。

他半仰着头,悠悠地叹了一口气,似有千言万语却不知道怎么说。

若是之前肾虚道士的模样。

这画面,看起来或许还有几分意境。

只可惜,他现在是个黄豆人。

而且是衣衫褴褛的壮汉。

看起来就有些滑稽。

嬴无忌有些不高兴:“倦子哥,这就是你不仗义了。我这绝活都没对你保留,你还跟我藏着掖着?”

“倒也不是!”

韩倦摇了摇头:“只是事情太多,有些不知从何说起。这灵修之法无比神妙,根本不是我能撰得出来的。”

嬴无忌问道:“那是谁?”

韩倦摊手道:“我师父!他早年的时候,认识一位极强的剑灵,两人一见如故,共同悟道了几日,一同撰出了这灵修之法,只可惜风险太大,而且条件极其苛刻,所以门中根本没有人敢修炼。”

嬴无忌不知从哪掏出了一把瓜子,一边嗑一边问:“什么风险,什么条件?”

韩倦沉声道:“想要成为灵修,突破胎蜕境是唯一的机会,这个过程中,要舍去肉身,聚神也要达到传说中的十三层,最重要的一点,是知红尘而不染红尘。”

“啧啧!确实有些苛刻!”

嬴无忌咂了咂嘴,在这个突破十二层就算天才的时代,十三层着实遥不可及。

就连韩倦,也是拆解自己肉身时,被那股强大的意念强行顶到了十三层。

至于知红尘而不染红尘就更抽象了。

再加上从未有过前人修炼这部功法……

真的跟赌命没有什么区别。

这种事情,也就韩倦干得出来了。

嬴无忌不想问灵修具体怎么修的,因为他个人没有修炼的意向,这玩意也没有推广的价值。

他对另外一件事情更感兴趣:“倦子哥,这剑灵能不能细说?”

凡是能有剑灵的。

至少也是天阶的神兵。

如今天下强者那么多,公认存在的天阶神兵,却只有一把武王姬发留下的周天子剑。

而且自从镐京旧都被破,再无一任周天子能够得到周天子剑的认可。

所以,这把天阶神兵有跟没有差不多。

这个剑灵,来头必然很大。

韩倦神色忽然变得有些严肃:“就算你不问,我也会跟你说的。嬴兄,你可还记得暝都的事情?”

嬴无忌点头:“记得!你说都是听师父讲的,我一直都很好奇,为什么你师父为什么会对里面的情况那么熟悉。难道……是剑灵告诉他的?”

“对!”

“那这剑灵……”

“这剑灵便是含光剑的剑灵。”

“你等会!信息量有点大。”

嬴无忌忽然有种“我悟了”的感觉,这一连串的事情,好像都串起来了。

牧野碑——剑仙大会——暝都。

韩倦等他消化了一会儿,觉得其中内情不是光靠想就能想明白的,便继续说道:“商王三剑在商周大战的时候就遗失了,他们是商王之剑,除了代表当年铸剑工艺的巅峰,也代表着整个中原人族的规则!”

嬴无忌童孔一缩:“规则?”

韩倦点头:“对!它们就是已经被推翻的旧规则,但周制比起商制并没有明显的进步,就连改变也没有做出多少,所以它们依旧是规则。

它们东躲XZ,周王室毁不掉它们,就无法让自己规则占据主导,所以进行了长达十年的搜寻。最终商王三剑躲无可躲,关键时刻只能剑灵离体,各自逃窜。

然而商王三剑太过坚硬,噼不断熔不化,所以他们只能寻了一个机会,将他们封印在了暝都,将商制规则影响降到了最小,这才给周制腾出了地方。”

嬴无忌越来越有兴趣:“那道家这次举办剑仙大会,是已经找到含光剑本体了?”

韩倦摇头:“没有找到,不过那位剑灵前辈传我们了一种强召含光剑的阵法,可一举打穿暝都与现世的壁垒,将剑身召唤出来。”

嬴无忌有些兴奋:“届时剑身与剑灵合二为一……”

韩倦打断道:“没有剑灵!”

嬴无忌:“啥?”

韩倦摇头:“剑灵因与我师父在政见上产生了分歧,已经分道扬镳了。他觉得即便周朝覆灭,新建立起的国家也不会是商,这世界不再需要他了,他也累了,不想再承担剑灵的任何责任。”

嬴无忌:“……”

眼见他一副失望的神情。

韩倦笑着解释:“不过嬴兄也不用失望,含光剑本身就神妙无比,内里蕴含无数规则妙法,我掌握的剑意,便是剑灵从剑身上习得的妙法。

含光剑本身就是神兵利器,能产生一个剑灵,就会产生第二个剑灵。这个新剑灵,才拥有安定天下的新规则。”

“倒也有几分道理!”

嬴无忌这才放心,若有所思道:“不过倦子哥,你们道家讲究的不是清静无为么,我怎么感觉你们恨不得立刻把周王室干碎?”

他是真的有些好奇。

这又是牧野碑,又是含光剑的。

放在王室眼中,妥妥就是反骨仔行为。

韩倦摆手笑道:“清静无为,并非什么都不做。吾师认为,世间万物都有其发展规律,任何事物发展到极致,必有衰亡的过程。

就如同参天古树,长到最后烂了根,空了心,枝干繁杂缠绕,就应该轰然倒塌。

而在枯木之上,必将生长出生命力更加旺盛的树木,有枯木作为给养,它必定能长得更高。

若世间万物皆是如此,那我派必定没有出山的理由。

然。

商朝必灭,但灭商的不应该是周国,就如同周天下倾覆,新立的国家不能是商一般。

周国建立,投机无数,建立之后,更是行了不少倒行逆施之举。

如今大争之世将至,各国新法接踵而至,正是枯木之上焕发新生之时。

我派又岂能坐视牧野碑复苏,姬姓联盟成立?”

嬴无忌:“……”

彩!

彩!

彩!

难怪人家是师父呢!

有马原内味儿了。

韩倦目光深邃地看着嬴无忌,语气前所未有地严肃:“嬴兄!如今的黎王胸有沟壑,称得上是一代雄主,然面对新法旧理,却难免踌躇,这世上恐怕唯有你,才能推动新法福泽天下了。”

嬴无忌:“……”

可别。

我不配!

我只是想自己安稳地活着。

一时间。

嬴无忌感觉自己站在了道德洼地,他感觉自己认识了这么多同龄人,自己是最没有信念感的那个人。

须知少日拏云志,

曾许人间第一流。

他感觉,不管是赵宁,还是韩倦,亦或是芈星璃,哪怕是吴丹、姜太渊以及嬴无缺。

都能称为第一流。

而自己,连三流都不算。

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志向。

唉!

忧伤啊!

这个时候。

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

“嬴无忌!”

“嬴无忌!”

“我来找你了!”

“别拦我,我也是你们驸马爷的红颜知己。”

帐帘忽然打开。

然后芈星璃就看到了两个深情对望的男人。

一个是嬴无忌。

另一个是一个陌生壮汉。

这个壮汉穿着嬴无忌的外衣。

而里面……

好像是真空的?

芈星璃:(⊙▽⊙)

韩倦:“……”

嬴无忌:“???”

韩倦沉默了一会儿,站起身道,冲嬴无忌拱了拱手:“多谢驸马爷指点修炼,我这就回了!”

嬴无忌摆了摆手:“下去吧!”

韩倦站起身,面不改色地离开了营帐。

很快。

营帐里面就剩下两个人。

嬴无忌瞅着芈星璃:“女公子有事儿么?”

芈星璃有些张口结舌道:“本来有事儿来着,现在震了一下,好像有些忘了。”

她凑过去,好奇打量着嬴无忌,压低声音道:“嬴兄!你不是已经有花朝姑娘和另一个红颜知己了么?女人不香么,你为什么还……”

嬴无忌撇了撇嘴:“我给你一个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

芈星璃表示不信,身体微微前倾:“可是我听花朝姑娘说,你以前好像跟那个叫赵凌的……”

两人明明还有一段距离。

但嬴无忌却还是感受到了一股汹涌的压力。

尤其是这次赶路,芈星璃没有穿平时宽松的法袍,而是穿上了贴身的铠甲,看起来更是让人压力山大。

这妞……

身材也太逆天了吧?

他沉吟片刻:“女公子要是不信,要不体验一下我攒了多日的炽烈阳气,以证明我的清白?反正刚才女公子说自己也是我的红颜知己,应该不介意吧?”

芈星璃:“……”

她瞬间就老实了。

赶紧坐到床榻另一头的小板凳上,朝微红的俏脸上扇了扇凉气,笑道:“开个玩笑,嬴兄你别当真啊!”

嬴无忌不动声色地翘起二郎腿:“说吧!女公子急匆匆地过来,是有什么事儿么?”

芈星璃笑道:“也没有什么大事,只是感觉今天嬴兄怒斥那个姬姓礼官时气度不凡,特地来瞻仰一下嬴兄的风采。”

说实话。

嬴无忌跟姬姓礼官硬刚的时候,还真有点小帅。

她一开始还不明白,为什么花朝对嬴无忌那么迷恋,现在她好像明白了一点。因为她能明显地感觉到当时赵氏子弟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就连自己,当时也有些兴奋,因为楚国本身也是被绑架来的,虽然血脉提升有好处,但姬姓联盟的威胁更大。

尤其,她跟嬴无忌一样 ,是坚定的变法派,感觉血脉这种东西,完全就是推行新法的桎梏。

但没有办法,楚国各大族不认可,又无法阻止姬姓联盟,只能被迫过来陪喝一口汤。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这种被绑架的感觉,让她很不爽。

导致现在她看嬴无忌,都感觉顺眼了不少。

她仔细打量着他,发现他衣衫还算整齐,应该没跟那衣衫不整的壮汉发生些什么。

于是更顺眼了。

这都能顺眼成这样,那他为了花朝怒刚罗偃的时候,在花朝眼中又能好看成什么样?

酸了酸了。

嬴无忌却撇了撇嘴:“女公子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芈星璃笑眯眯道:“方才族中老人谈论,姬姓联盟虽然今日没有成立,但却不得不防,最好是趁他们没有成立的时候,就把他们瓦解掉。

商议的结果是,等到剑仙大会之后,楚国就会大举进攻炎国。

这个过程,我们不想看到魏家韩家插手,所以希望赵氏能出手制衡魏韩两家。”

嬴无忌思索片刻,点了点头:“接下来的时间,魏韩最大的任务就是对抗新地吸血,就算想插手也很难插手,至于具体的举措,我回去会跟父王商议。

至于别的,赵氏插手不了太多,毕竟我们自己这边的麻烦事儿就不少。”

赵魏韩三家割席,几乎是势在必行的事情。

黎楚争霸这么多年,按理说应该是世仇,但未来新生的赵国跟楚国都不接壤,楚吞不吞炎国还真没那么大的影响。

最好是吞了,这样楚国跟魏韩两家接触的国境线变长,魏韩就会更加乏力,只能被拼命吸血。

即便三分以后。

赵氏也能通过资助魏韩这个缓冲带,让他们去制衡乾楚,自己也能再安心发育几年。

少这么一个国家,姬姓联盟的实力也会削弱不少。

完美。

说起来炎国还真可怜,历史上出了不少励精图治的君王,就是因为处于四战之地,结果落魄到这种田地。

他们的未来甚至可能比吴国还要黑暗。

毕竟吴国实在太弱。

根本就没有攻打的价值。

芈星璃笑吟吟道:“那就多谢嬴兄了!”

她忽然有种幸福的感觉。

这跟刷政绩有什么区别?

嬴无忌撇了撇嘴:“都住我家这么久了,还跟我客气个毛啊,你要是真想感谢,就算好时间怀个孕,到时候给我的孩子当奶娘。”

两人拌嘴习惯了。

芈星璃下意识就挺了挺胸脯:“那你倒是生啊,我看你生的快,还是我奶得快!”

话一出口,她感觉脸颊有些发烫。

虽然只是斗嘴,但这话未免太损一国女公子的体面了。

全是被嬴无忌传染的!

何况。

生得快还是奶得快这种问题。

根本就没有任何悬念啊!

嬴无忌大喜过望:“你立字据!”

芈星璃:“???”

字据肯定是没有立的。

不过嬴无忌的确有些想要孩子了,快些和糖糖生一个,省得有些狗东西打坤承之躯的主意。

当然。

生归生。

敲碎嬴无缺脑壳也不能落下。

初步定在剑仙大会。

如果他作死的话。

还能再提前一些。

……

乾国营帐。

嬴无缺盘膝坐在床榻上,忽然睁开了眼睛。

公孙棣问道:“公子!突破成功了?”

“没!又失败了!”

嬴无缺皱着眉头,这些天他刻苦修炼,有乾国提供的各种天材地宝在手,修为已经无比接近炼精十三层。

但不知道为什么,怎么也找不到突破的契机。

这个瓶颈。

比聚神十二层都困难许多倍。

这种情况,运气好须臾之间就能突破。

运气不好,可能三五年都突破不了。

但剑仙大会在即,他等不了三五年。

公孙棣思忖了片刻:“公子!你可还记得突破聚神十二层的时候,你经历了什么事情?”

嬴无缺打了个寒颤。

突破聚神十二层之前,他听到了舅舅死了的消息,接受了乾狱九刑,还被亲娘撕掉了面具狠狠羞辱。

这……

他思索良久,期期艾艾道:“就是那段时间情绪比较激动吧?只是现在什么事都没有,怎么才能激动一下呢?”

公孙棣想了想:“看戏本听戏曲应该就行,当时我来黎国,看过一次《铡美桉》,还看过一次《孔雀东南飞》,颇有种体会别人人生的感觉。”

“当真?”

“当真!”

公孙棣有些为难:“只是戏班主人大有身份,公子!为了大局着想,我建议你还是不要太过张扬。”

“放心!他姘头的嘛!”

嬴无缺摆了摆手:“我对别人的女人不感兴趣,只是听听戏而已,难道他连戏也不让我听?”

公孙棣:“也对……”

仔细想想。

嬴无缺虽然行事跋扈。

却也干不出那种下作的事情。

而且有自己陪同。

应该不会出事……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本站推荐

女神的超级赘婿半仙大乘期才有逆袭系统星汉灿烂,幸甚至哉大奉打更人镇妖博物馆亘古大帝将进酒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砸锅卖铁去上学

相邻小说

都市之雷霆裁决现在我很好我生在宇宙大爆炸之前子夜打更人清醒梦玉妃养成记带着龙血闯异界奴役全人类木叶之王者荣耀三元立道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