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西红柿小说网

m.xhsxsw.com

第43章:继续前进的道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泰拉历1590.3.13.

雾都地区·海格特公墓。

【瓦伦特·贝尔纳之墓】

一束菊花安静地放在一块墓碑前,一个金发青年默然地望着墓碑上的照片以及名字,他伸手摘下自己头顶的黑色礼帽放于胸前开始为其默哀,一条白毛红童的大型犬也悲伤异常地趴在墓碑前。

瓦伦特的死是真正意义上的死亡了,他在死前就已经燃烧完身上最后一丝灵性,面对这种情况,哪怕是拥有至高神性的神灵也无法令对方死而复生。

“我们前天已经通知了瓦伦特先生的母亲。”

一个身着黑色衣服的,长相甜美的女子站在金发青年身旁,她正是一直留在雾都地区的白方黄牌,莎伦·尤利菲斯。

莎伦在这场演绎中起到的唯一作用就是被夏修当做宣传工具人,在被利用完了之后,她就被留在雾都地区当活动钱包和情报供应商,毕竟她那点战力去法兰也只能够去当炮灰而已。

可以这么说,莎伦·尤利菲斯在这场演绎中就是一个纯混子。

莎伦还清晰地记得大前天发生的事情,当她从老家的别墅醒来的时候,她身上的黄牌就突然宣布演绎结束,白方获胜,当她还处于懵逼阶段的时候,黄牌就开始发放了胜利方的奖励了,作为一个混子,她获得的奖励是一根拥有[元素释放词条]的法杖。

那根法杖只能说是稀有,算不上是什么太过贵重的奇术物品,不过这对于当混子的莎伦来说,简直是挣到了家了。

不过也许是因为她在这场演绎所表现的行为实在是过于无聊,所以她手中的黄牌在颁发完该有的奖励之后就自燃了。

“我们告诉她时,跟她说瓦伦特先生是因为研究疫病落下的病根,她在听到消息之后,因为过于激动昏了过去了,瓦伦特先生的父亲则是在他十五岁的时候去世了,而他那一对年幼的弟弟妹妹因为年龄尚且还小,所以也无法立刻赶到这里。”

莎伦一边望着默哀的金发青年,一边斟酌着自己的语气继续说道:

“有央卫生科那边对瓦伦特先生的过世表示惋惜,他们会给予瓦伦特先生亲属补贴,同时有央的媒体部门也会在全民报道这则悲伤的消息。”

“嗯,辛苦你了。”

默哀完毕的夏修重新把礼帽戴在自己的头上。

“能为您服务是我的荣幸。”

莎伦谦卑地回答道,通过这场演绎事件,她深刻地认识到面前的天国天使未来必定是辉煌的,现在还能够抱住大腿就赶紧抱住对方,不然等到人家爬到最高层的时候,她连与对方交谈的机会都没有了。

“帮我照顾好瓦伦特的家人。”

夏修侧过身子望着恭敬的莎伦开口说道。

望着金发青年投射过来的注视,莎伦·尤利菲斯郑重地回答道:

“我会的。”

夏修在简单地交代完后事之后,再次地把目光望向了瓦伦特的墓碑,他深深地望了一眼对方之后,就转身向着墓场外走去。

在向外走的时候,夏修的脑海仿佛再次回忆起之前瓦伦特对于他的问话。

“你能够做到不回头吗?亚伯拉罕,有谁能够做出无悔的选择吗?”

他无法做出无悔的选择,他只能够顺着前路继续前行。

他会前往尹比利亚找到第二场演绎的入场券,他将赢下这场演绎的胜利。

···········

泰拉历1590.3.15.

尹比利亚·马德里自治区。

“呜————”

轰鸣的汽笛响起,一列火车缓缓停靠在候车站上,这是达尔戈列车,这条线路很多路线将自治区与其它地区连接起来。

火车缓缓的驶入了终点站,此时火车上的广播也在提醒着乘客下车,同时让他们记得带好随身的行李。

当火车门打开之后,不少的乘客都从车里面走了下来,而在他们下来之后,整个候车厅瞬间就变得拥挤了起来,而在乘客们下来之后,附近不少的黑车司机都带上和煦的笑容向着乘客们凑了上去,他们用热情熟络的口气和乘客交谈,而且他们都会眼尖地去抓那些看起来年轻和面善的人。

每个第一次出远门的小年轻都会经历过这架势:刚到一个人生地不熟的环境,就会有一个热情的大叔阿姨凑过来,对着你就是一段嘘寒问暖,是女的就夸你漂亮,是男的就夸你帅气,随后他们就会亮明自己的身份,说自己是个司机。

耳根子软的会直接被他们带进车里,打算货比三家的会被他们热情的态度搞得非常不好意思,而模棱两可地就会被其直接拖拽着行李带到车里。

上车之后,你就会发现自己并不是他们的唯一。

对于他们来说,一辆车里恨不得塞上百八十人,不到拉不到人的时刻,他们是绝对不会走。

而事后当你认识路况,再仔细地去对比当地的车价,你就会被他们的黑心给吓到。

汉米敦就是众多黑心司机中的一位,此时他正热情凑在一对小年轻的面前,他一眼就瞧出了这两人是一对情侣,而且都是刚出来的大学生们,这女孩一看面相就是那种容易说服的肥羊···顾客。

汉米敦最喜欢拉的顾客就是学生了,还未出过象牙塔的他们眼神总是透露着清澈的愚蠢,容易从外貌穿着上推己及人是他们身上的特点之一,这个特点是他们还未进化成社畜之前所保留下的“美好单纯”,而这份“美好单纯”就是汉米敦以及众多黑车司机的最爱。

汉米敦总是喜欢穿着自己身上这份故意洗得包浆的衣服,说实话,最容易上车的乘客们从来不是那些有钱人,最容易上车的往往是那些家境并不算太富裕的人,他身上的衣服和他的年龄总是会让他们想起自己辛勤的父母。

“怎么样,女士,做我的车吧。你之前说过你是从安达卢西亚自治区过来的,我跟你说,我的女儿也在安达卢西亚上大学。”

汉米敦开始表演自己的经典话术,其实他并没有女儿,他这么说只是他为了从对方博取认同感而编出来的瞎话,他刚打包票,对方等会绝对会自爆家门。

“真的吗?她是不是在塞维利亚大学读书。”女孩不出所料地掉入了汉米敦的套话中。

“啊对对对,你也是塞维利亚大学的读书的,这么说来你还是我女儿的同学呢,那还真是巧了,来,过来坐我的车,叔叔我给你们优惠价。”

汉米敦脸上的笑容越发地热情了,一般这种情况,他这单九成九是成了。

等会对方要是问自己关于女儿的事情,他还有一大堆套话可以应付,这种东西讲的无非就是一个自信和胡说八道,在说的同时注意不能把话说满,要留有余地,这样子即使是说错了话,对方也会带着善意纠正自己。

汉米敦正热情的揉搓着自己的手,现在得快点把这两个大顾客拉进自己的车里了。

“汪——”

一声狗叫突兀地响起,汉米敦眼神带着讶异地望向声音的来源,这种超长途的列车一般是不让托运犬类动物的,而且他今天来的时候并没有看见带着警犬的条子,所以这声狗叫在这里显得非常地不寻常了。

在汉米敦的视距里,有一条白毛红童的大型犬正露出人性化的眼神,对方正一脸不好意思的抬头望着前方的一个人影,那个人影看身高起码有1米8以上,他穿着黑色的风衣,内里是一件白色的内衬,他的头顶戴着一顶黑色的礼帽。

礼帽的帽檐稍窄,略微向上翻的帽边使得它整体造型显得更为阳光有活力,而在这顶帽子之下的则是一位金发金眸的俊朗青年。

嘉姆眼神带着歉意的望着自家老板,随即他带着警惕和凶悍的目光望向了察觉到他俩的汉米敦。

嘉姆一直非常在意不久之前的屠龙战,老板因为担心自己被[恶龙]一巴掌拍死而没有让自己参加屠龙战,但是同样子身为使魔,那些脑子不太好的鸽子能够参与,这让他觉得十分在意。

而瓦伦特的死更是让狗子觉得心里难受。

所以为了表现自己,嘉姆这几天表现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乖巧老实。

刚才嘉姆的那声叫声是忍不住打了个喷嚏,他是实在忍不住了,候车厅的味道实在是太过浓重了,什么气味的都有,而他的嗅觉又非常的灵敏,刚才有一个身上带着好几个不同人类体味的女性刚好从他身边经过,对方身上那刺鼻的香水味实在是太重了,所以他才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一个喷嚏而已,不用太过在意,我在周围涂抹的弥母素浓度并不高,灵性高的普通人倒是能够察觉到。”

夏修蹲下来动作轻柔地摸了摸嘉姆的狗头,在抚摸的过程中,他顺带把削弱数值从70调到了50(正常存在感数值为100)。

【鉴于大环境如此,本站可能随时关闭,请大家尽快移步至永久运营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

在做完这一切之后,夏修把目光投向了一脸见了鬼表情的汉米敦,他起身向着对方走去。

在汉米敦的视距内,刚才那个金发青年蹲下来摸了一下狗头,紧接着整条狗就消失不见了,他敢发誓,刚才那条狗绝对不是什么幻觉。

“大叔,你怎么了?不要吓我啊。”女大学生玛西亚对着一脸惊骇的汉米敦发问道。

怎么天聊得好好的,对方却一脸见了鬼了的表情。

“鲍勃叔叔,原来你在这里等我啊。”

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玛西亚跟男朋友回过头去,一个金发金眸的俊朗青年脸上正洋溢着灿烂地笑容走向懵逼的汉米敦。

“原来你在这等我啊,我都说了不用过来接我,这两位是?哦,我知道了,你又拉私活了,你这样子很容易被叔母说的,毕竟你前些日子就因为非法拉客被警署扣押,这要是再被抓到了,这次说不定连驾驶证都会被吊销。”

金发青年一脸热情的抱住了状态外的汉米敦,接着快速的说出了一大段话。

大学生玛西亚和她的男朋友保罗快速的接受着一大段讯息,在这一大段话内,他们对于金发青年故意咬重音节的几个名词印象深刻。

拉私活、非法拉客、警署扣押、驾驶证吊销······

汉米敦刚才花费一大堆口舌建立的形象瞬间崩塌,保罗对着自己的女朋友开口说道:

“人家叔侄相遇,我们就不在这里打搅了。”

说着他还拽着玛西亚的臂弯,带着对方向外走。

“啊···哦,我们去搭别的车,不打扰你们了。”

这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等汉米敦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两个大学生都已经跑了,他内心的怒火瞬间被点燃,他忍不住回过头冲着金发青年愤怒地叫道:

“你这个·······”

汉米敦的脏话在还没说出去的时候就已经收住了,当他回过头同金发青年那双犹如蛇童般竖起的璀璨金眸对视时,他承认他刚才说话的声音有点大了。

“有···有什么···能够为您服务的吗?”

望着那双璀璨的黄金竖童,汉米敦只感觉全身肌肉都在抽搐,名为恐惧的巨浪正一波接着一波向着自己席卷而来,他的心灵很快就被这股巨浪给淹没了。

汉米敦颤颤巍巍地对着金发青年问道,他的双腿此时已经在疯狂地摆动了,他感觉自己现在有点站不稳了。

“带我上车吧,司机。”

夏修收回了自己的[天锁之童],他刚才并没有让童孔散发出太多的威慑,要是不控制的话,这双眼睛是真的可以把一个普通人给活活地瞪死。

“好···好的。”

汉米敦吞咽了下口水,他强忍恐惧带着夏修来到停车场。

“车不错。”

夏修望着保养良好的黑色轿车对着汉米敦说了一句。

“您喜欢就好。”

“那么我再问你一个问题,你介意狗上你的车吗?”金发青年脸上带着和谐的笑容冲着汉米敦问道。

“狗···狗!”

汉米敦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而当他在想哪来的狗时,他就突然望见了刚才自己在候车厅望见的白毛大型犬。

我尼玛······

汉米敦此时脸都吓白了。

“他很乖的,平时不怎么咬人。”夏修指了指嘉姆对着汉米敦说道。

“我···我平时最喜欢的就是狗了,我完全不介意,不介意······”汉米敦的脸上扯出了僵硬的笑容回道。

“那就好。”

很快,两人一狗都上了车,汉米敦坐在前面驾驶座上,而夏修和狗子则是坐在后车位上。

汉米敦一脸卑微地望着车内镜上倒映出来的金发青年问道:

“您要去哪里?”

“附近最好的婚戒店。”

车后座的夏修边摸着狗子的狗头,边笑着回道。

“您是要结婚呢?!”汉米敦讶异地问道。

“算是吧。”

金发青年像是想到什么,他的脸上露出一个灿烂异常地笑容。

“婚戒可是最为重要的誓言工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本站推荐

7号基地不科学御兽神秘复苏唐人的餐桌明克街13号光阴之外宇宙职业选手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择日飞升深空彼岸

相邻小说

召唤群豪祖宗人:从格温蜘蛛侠开始煤灯年代死神:我的斩魄刀是整个地府长生武道:从太极养生功开始我进化出虫族文明游戏万界之群员全是我自己飨食人间香火,我这竟是阴间青河魔师荒野独居:你管这个叫生存?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