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西红柿小说网

m.xhsxsw.com

第二百一十二章 曾今的我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第二百一十二章 曾今的我们

兰欣和国庆两人见到国庆老妈已经是和红霞通电话的两天以后,兰欣和国庆两人下了飞机就直奔医院。到了医院看到国庆老妈浑身插满了管子,兰欣拉着国庆老妈的手,眼泪止不住的流。

国庆老妈一手拉着兰欣,一手拉着国庆,嘴里插着管子,想说话又说不出,一会看看兰欣,一会看看国庆,眼睛像是看不过来。

国庆拉着老妈的手,忧伤的看着老妈?,沉默的一句话也不说。

兰欣泪眼看着国庆老妈,‘阿姨你怎么病的这么重,我应该早点来看你,你快的好起来啊。‘

‘兰欣你应该改叫妈妈了,不能再叫阿姨。‘国庆哑着嗓子说到。

兰欣一怔,泪眼看一眼国庆,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和国庆领了结婚证。兰欣看看国庆点点头。

扭过脸拉着国庆老妈的手,‘妈妈,我和国庆已经结婚了,我现在是你的儿媳妇。以后您就是我妈妈。您愿不愿意我做您的儿媳妇。妈?,我喜欢做您媳妇。您高兴我做您儿媳妇吗?‘兰欣说着轻轻的抚摸着自己婆婆的手臂。

一旦兰欣把妈妈叫出口,兰欣心中就像是对自己的亲妈一样。而且越叫越顺口。?兰欣摸摸婆婆有点乱的头发,真情流露的用湿毛巾擦擦婆婆干的起皮的嘴唇。‘妈您快好起来,您好日子还在后面,你还有孙子等着你来抱。‘

兰欣看见婆婆眼泪从眼角流下。兰欣擦着婆婆的眼泪,看着婆婆难受的只能用眼睛看着兰欣和国庆,其实心里很明白。?一定是听到兰欣和国庆结婚高兴的流泪,兰欣轻轻抚摸婆婆的脸,从包里掏出自己和国庆的结婚证放在婆婆的眼前,给自己婆婆翻看。

一边的国庆看着兰欣对自己老妈做的每一个举动,心里很概慨,自己怎么没有早点向兰欣表面心意,让大好时光蹉跎。?看老妈的神情是认出兰欣来,流出激动的泪水。

国庆坐在床边默默的看着兰欣和老妈的互动,轻轻揉着老妈扎满针眼手臂,静静的听着兰欣和老妈的聊天。?思绪飞到了很久以前。

寒冷的冬日,遍地枯黄,了无生机,每天放学方兰欣,张国庆都饿的前心贴后背,现在还有王陆洋,王陆洋已成了他们的亲友团成员。回家的路慢慢,还得走二十多分钟呢,已经没走回家的劲了。

“我们去学校菜窖叉几个红萝卜吧,我好饿,快走不动了”,方兰欣可怜兮兮道。

兰欣,国庆同时扭头看向王陆洋,这可是他们的秘密,现在他们正是长个时,每天下午放学都觉得前心贴后背,他俩曾今叉过几次都没被发iàn ,不知dào 王陆洋怎么看他们呢。

“你去吗,王陆洋?如果不去,我们叉上来的就没你的份,而且不许告sù 别人。”方兰欣一脸正色道,

“就是,不去的话每份,要是告sù 别人就是叛徒”,张国庆附和说。

“我又没有说不去,再说我不知dào 你们怎么叉萝卜。”

“不知dào 好说,你放哨站岗会吧”,方兰欣看着王陆洋白净的脸道。

“这个会,等人来了,我大声唱歌,你们就知dào 有人来,这样行吧”

“还不错,是可塑之才,还不是根朽木。”方兰欣一脸的赞赏。

这他们已经熟门熟路了,张国庆在路边的树林里撇了根又直又长的白杨树条子,方兰欣从书包里拿出小铅笔刀给张国庆,张国庆麻利的三下两下就把树条子的一头削的尖尖的。

有了工具,他们几个穿过小树林,踏着枯黄的衰草,向学校后面的食堂方向走去,食堂的菜窖是挖在离食堂不远的高地上,三分之二是在地下的,只有三分之一是在地面上,菜窖用来储存一个冬季的蔬菜,供全校的师生们的冬季吃菜问题,里面有大白菜,白萝卜,红萝卜,冬瓜,南瓜,大葱,皮牙子,土豆,好像就这么多,品种并不丰富。白天管理员会把菜窖的窗户打开透气,每次都是从窗口叉萝卜上来。

王陆洋把哨,方兰欣和张国庆蹑手蹑脚爬上菜窖顶靠边的窗口,两颗小脑袋伸进天窗,在他们的下面放的就是萝卜类的。

张国庆手持自制的木叉,听从方兰欣的指挥,她指那个,他就叉那个,红萝卜一个一个被战战兢兢的叉上来,方兰欣统统都装进自己的书包。就在他们准bèi 爬下来时,听到大吼一声,“站住,不要跑,我都等你们好几天了,今天终于逮到你们,看不把你们交到学校去,”

方兰欣和张国庆两腿打着抖而慢慢站起来,四下望望,看站在食堂后窗有三个大男同学,食堂管理员,正对他们哇啦哇啦的大喊大叫。小树林里的王陆洋蹲在地上一个劲的朝他们摆手,这才知dào 管理员没发iàn 他们,屏声静气,蹑手蹑脚爬下窖顶,猫腰走进小树林,看看后面的动静,他们迅速离开,刚走出小树林。

方兰欣鄙夷的看着面前的两个人,方盼盼和张红霞。

“姐,你们没被发iàn 吧,刚我们看到管理员去抓人,我们心都提到嗓子这了,”方盼盼一脸焦急的望着他们。

“我们怎么会被发iàn 呢,谁像他们几个笨蛋,不会找地方,在食堂的窗户下,不被抓才怪。”

“还是国庆最好了,默默的带了我那么长的路,一点怨言都没有,是最可爱的人”

“兰欣你真的这样认为,觉得我是最可爱的人吗”

“当然了,在我方兰欣的眼里国庆就是最可爱的人。”兰欣有嘴无心,信口开河道。

“兰欣你再夸国庆,国庆都可以飞起来了”陆洋说笑到

“好呀,飞起来才好,可以省了许多力气”

“你是省力了,可国庆累趴下了,这叫成就一个人,累死一片人”

“噢,对,国庆带我这么久,一定累,国庆我来带你吧,”

“不用兰欣,带你还是松松的再说这河面好走。”

“真的不用,你确定带我不累,还能继续吗”

“当然啦,你就安心的坐好吧。”

“呵呵,我也可以剥削国庆的劳动了,坐车还真有点心不安呢,难怪齐兰兰不愿坐车。算她有良心”兰欣呵呵笑道。

国庆看看身边的兰欣奇怪的表情,什么都没说,紧紧地握住兰欣的手,绕过又一座古废墟。

“你们听到什么声音了没有”齐兰兰小心的问道。

“织羊毛毯的声音,就像古丽奶奶那样织毯的声音”兰欣细听讲道。

“好像还有嘤嘤呜呜哼歌的声音”

“啊,妈呀,有人在拉我的腿,陆洋我走不了啦,帮帮我”齐兰兰带着哭腔喊道。

睁大眼睛四下里望,什么也没看到,而总觉得有支手要把他们拉向黑暗。

“没事,是芦苇缠你腿了,齐兰兰你把腿抬起来就没事了”陆洋耐心的帮齐兰兰

“陆洋我害pà ,拉紧我”齐兰兰胆颤道。

陆洋拉拉齐兰兰的手,示意她不要再说下去。

这么敏感的话也敢说出来,不怕招来一群游手好闲,惹是生非,飘飘悠悠的生灵来,这可是人家的地盘,人家在这都住了很久很久了,要是他们听到害pà ,那这些捉颊鬼还不趁乱来骚扰。

“我们还是看北斗星辨方向吧,都走了好几个小时了,还没有走出去,越走越乱”陆洋看着兰欣他们说道。

“我听你们的,你们说怎么走就怎么走”

“我们是从南边来的,我们现在看到北斗星,我们就往南边走,这样就可以走出去,国庆你看呢”

“就照你说的办,你在前面走,我们跟上就是了”国庆拉着兰欣跟在陆洋他们

浓雾慢慢散去,往回走的路也渐渐明晰,最先看到了太阳阵,再就是牛羊圈,古老的街道,烧黑了的断壁,终于走出这古城。

大大舒了口气,心也归了原位。

“兰欣你害pà 吗”国庆小声的问道

“嗯”兰欣摇摇他们紧握的手示意他不要说

当他们又回到冰面上,骑车都比来时快好多,刚才的惊悚还萦绕在他们周围,月光下的河面忽明忽暗,明亮的地方泛这青光却不耀眼。

帐篷外面的风声依旧,夜已深了,帐篷里他们聊天的声音渐渐小了下来。不知不觉都坐着睡着。

“齐兰兰是不是中邪了,这黑灯瞎火的,骑车技术又不好,还倔的要骑车,我们又没有说她什么,干吗那么敏感,我看聊斋故事里面,被鬼怪符身后,行动就特别古怪。我们要仔细看着她,看她有什么异常没有”兰欣小声对国庆说

“兰欣,你看聊斋入迷了吧,在那古城里,你的手心里都是汗,是不是吓的呀”

“也不是啦,在那里面我就觉得有好多的眼睛看着我们,还有人呼吸的气体在我脸上吹过,还听到好多人唱歌,叫喊的声音,不能再说了,再说后面的草丛里会跑出来个什么”兰欣紧紧拉住国庆的衣服

“没事,那些都是风声,哪有你形容的呀,我什么都没有看到没有听到,当时就觉得你奇怪的很,怕什么呀,现在就我们几个什么人都没有。”国庆安慰道

“可齐兰兰也听到声音了呀”

“那都是幻觉,反正我也说不清楚,回去了问问陆洋发iàn 了什么吧”

“兰欣你都拾到了什么,在里面”

“我就拾了几颗石子,光滑圆润,白色的,挺好kàn ,你拾到了什么,看你东跑西跑的”

“我告sù 你,我拾到了几枚古钱,再就是你坐的羊毛毯啦,还有那边破刀,我们挖出来的刀才真的好呢”

“不知dào 陆洋和齐兰兰他们拾到了什么,最可惜的是没有画几幅素描,等回去了根据印象再画吧,我们这么晚还没回家,不知dào 家长们着急不着急,国庆你来的时候给你妈妈怎么说的呀。”

“我说我去和兰欣,陆洋买书,我妈也就没多问”

“我也这样说的,我妈妈还给我15元呢,可我们今天什么都没有买,回家怎么交代”

“我们就说自行车坏在路上了,我们推着车子回来的,所以晚了”

“这个主要好,一会告sù 陆洋和齐兰兰他们回家也这样说。”

“你们看前面有好多的眼睛”齐兰兰惊诧道

黑夜里能看到眼睛的光芒,有狼,狐狸,狗,牛……兰欣脑子飞快的旋转。寻找可能出现的动物。

“不对呀,我怎么看都像是手电筒的光,不像是动物的眼睛,坏了是不是大人们找来了。”陆洋提醒道。

“齐兰兰,一定是齐兰兰没有告sù 家人干什么去了,他们父母找来了。”国庆马上想到了早上齐兰兰跟来的情景。

“先不说这个,等会大人们找到我们,我们一致说自行车坏了,耽误了很长时间。”兰欣看着大家说。

进入罗布泊

坐着睡的兰欣浑身难受,好像腿弯着和身体都麻了,兰欣伸伸腿,转了转身体,好像空间变大了,没有刚才上来的时候挤,兰欣摸摸身边的燕姐姐,燕姐姐整个身体都紧紧的贴在在嘉新哥哥那边,难怪兰欣觉得宽松了好多。这对冤家燕姐姐什么时候和嘉新哥哥这么好了。兰欣想着这问题又慢慢的进入梦乡。

渐渐觉得自己找到了暖和的地方,兰欣毫不犹豫的朝温暖的地方挪去,冻的僵硬的身体慢慢暖和而舒畅,兰欣不禁找到温暖的地方,还找到一个适合放头的枕头。有了舒适的枕头,兰欣睡的更安心了。

头下的枕头扭了扭,把兰欣从睡梦中扭醒,羊蹄的香味还在鼻息间萦绕,兰欣感觉胳膊腿都麻的不听使唤,难怪梦里不停的摔跤,到嘴的羊蹄都吃不上呢。这时候就听到自己的肚子咕噜咕噜的唱空城计,睁开迷蒙蒙的眼看灰蒙蒙的帐篷里模模糊糊,没有听到风声,风停了,兰欣伸了伸麻木的胳膊腿,摸摸自己的枕头,热乎乎的像是条腿,兰欣猛然意识到是国庆的腿,嗖下,兰欣坐了起来,抬头看看国庆,好像还没有醒,兰欣再看看燕姐姐,燕姐姐和嘉新哥哥脸对脸相对而暝,帐篷里是一片熟睡的鼾声。

当感觉到熟睡的兰欣趴自己腿上时,国庆吓不敢动,早上兰欣醒后见趴国庆腿上,一定会不好意的,当兰欣起来国庆故意装睡,不让兰欣发觉自己已经醒了,这样国庆会很不好意思的。(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本站推荐

大乘期才有逆袭系统女神的超级赘婿亘古大帝星汉灿烂,幸甚至哉砸锅卖铁去上学半仙大奉打更人镇妖博物馆将进酒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

相邻小说

旷世商女:逆天废物三小姐甜蜜召唤:我的贴身王子百战长歌武逆焚天仙剑归来:萌神逗邪仙韩娱之最强忙内最强透视无上霸天重生之千金有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