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西红柿小说网

m.xhsxsw.com

第二百一十三章 曾今的我们(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第二百一十三章 曾今的我们二

一场比武就这样热热闹闹结束,大家又回到自己的地盘上去逮鸟,临来之前大家都给自己定了计划,一年中难得大雪几天,鸟雀们在厚厚的积雪下很难找到可充饥的口粮,饿了多日的鸟雀这会是最容易扑捉的。

兰欣继续窝进她挖出来的小窝里读书去,扑鸟雀的吸引力还是小于琼瑶的小说。快进中午,无风的冬日太阳晒着暖暖的,兰欣坐在稻草小窝里抱着书,看着天上的浮云,想着泥鳅他们逮的红嘴黑宝,

兰欣正想着红嘴黑宝,国庆走过来:“兰欣你到会找地方躲清闲,你看你把这挖出个小窝多舒服,即暖和有舒服,那齐兰兰太讨厌了,她那是来扣麻雀,整个是来捣乱的,麻雀刚进筐下她就激动的要拉绳,都没有耐心等会,往边上点,我也坐进去暖和暖和。”国庆不由分说的就挤到兰欣身边坐下。

兰欣朝边上让了让:“她不是新鲜没有扣过麻雀,你就教教她呗。你们扣了几只了?”

“我都教她一上午了,还不如泥鳅能干,看泥鳅和齐丽丽两人什么鸟都扣到了,在看我们的网兜就几只麻雀,还吧齐兰兰高兴的屁颠屁颠的。还是你这舒服,”国庆说着挤着兰欣身边坐下,顺着就躺在兰欣身后,舒服的伸个懒腰。

“看把你舒服的,不要睡着了,会感冒的。”兰欣转身看看躺在身后的国庆

“这几天学习有点晚,马上要期末考试了,就躺会,兰欣你靠在我身上,这样我会暖和些。你看书,我眯一会。”国庆很自然的说道

听国庆这样说,兰欣就觉得自己的脸有些发烫,扭身看国庆闭着眼,没任何不自然表情,可能是自己想太多了,兰欣自己安慰自己,又怕国庆真睡着感冒,只好背靠在国庆的怀里,就听到国庆很舒服的哼了声,兰欣的脸更红了。为了不让自己多想,兰欣打开手里的书。

兰欣靠在国庆的怀里,一股暖流如电击般瞬间通便全身,抬头看看空中的日头,好像没有这么强烈的热量。在这冰冷的世界里,国庆的胸怀是那样的温暖。兰欣心里暖暖的,低下头看手里的书,好半天没有翻页。

毕竟小说中晓彤和魏如峰的爱情故事太过精彩,把兰欣从现实又拉回到荡气回肠的爱情故事中。兰欣正为男主女主揪心揪肺时,国庆的一双臂膀从兰欣身后伸过来拦住着兰欣的腰,兰欣一下挺直了后背,又被国庆用力揽靠在他身上:“别动我有点冷。”

“都叫你不要睡着了,现在是冬天,真要睡着了会感冒的。”兰欣扭了扭不自在的身体

“兰欣你不要乱动,我晚上学的太晚,总想多做些题,这会有点困,休息会就好了,我的手有些冷。”国庆说着手冷,就把手放到兰欣的羽绒服下取暖,“兰欣我睡几分钟,你不要吵我。”

当国庆的手很自然的伸到兰欣的羽绒服下时,兰欣的身体猛然一紧,一动都不敢动,好在国庆的手放在兰欣的羽绒服下就再也没有进一步的侵略,兰欣紧张的身体慢慢又放松下来。

在兰欣的记忆里,自从有记忆就有国庆的身影,肢体的接触也不足为奇,要说更甚的兰欣也见过,记得小学时,一次兰欣和国庆在炎热的夏季,在刚刚收割的麦地拾麦穗,回到家吃了饭,兰欣到国庆家找他玩,当推开国庆家的房门是,就见国庆赤身露体的站在屋子中间的大卡盆里,他妈妈正在帮国庆洗澡。

当看到国庆裸体时兰欣就傻的愣在那,臊的满脸通红。国庆妈妈还热情的招呼:“兰欣来找国庆来玩啦,等会国庆就洗好了,你先在傍边等会。”国庆妈妈的话说完,兰欣都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羞得赶忙退出国庆家,这件事兰欣永远都会记得那一刻的场景。

就今年十月去罗布泊,突遇沙尘暴的那晚,兰欣是趴在国庆腿上睡了一晚,想想这些,兰欣也就释然了,放松身体,自然的靠在国庆的怀里,举着书入情的读起来。

兰欣举着书,手都举累了也没翻几页,心想这国庆今天是怎么了有点反常,扭脸看看身后躺着的国庆,就见国庆呼吸均匀,浓而密的眼睫毛时而微微颤动,这么浓密的眼睫毛长在一张男生的脸上真真的浪费,国庆脸色有点绯红,一双手臂还紧紧的环在兰欣的羽绒服下。

见国庆像是睡着了,兰欣又往国庆怀里靠了靠,低头继续看自己的书,看了没三两页,就见齐兰兰跑来找国庆:“想国庆就跑你这躲清闲来了。”齐兰兰人还没到声音就传来了。

齐兰兰声音刚落,兰欣就觉得国庆的手臂从兰欣的腰上收了回去,转了个身背过身去。兰欣心里好笑,这国庆反应到挺快。

见齐兰兰三步两步跑到跟前,兰欣用手指指身后小声说:“他说晚上学的晚,这会瞌睡想睡会。”

齐兰兰看看兰欣身后的国庆;“哟,兰欣你这舒服呀,晒着太阳,看着书,还有现成的活靠背的。国庆说来看泥鳅扣了几只,原来是到你这来当靠背来了。”齐兰兰嘟着嘴酸溜溜的说道。

兰欣笑着说:“就你牙尖嘴利,他说困了,靠这草垛上小眯一会。你就跑来找了。”兰欣笑着站起身来指指小窝中的国庆。

齐兰兰看看国庆撇撇嘴:“谁知道你们俩在这没人见的地方干什么勾当,真是欲卷珠帘春恨长,我来的不是时候,就会哄我这傻瓜。”

“就你刁钻刻薄,什么事到你嘴里也变了味道,小小年纪整天胡思乱想”兰欣笑着指指齐兰兰说道

“你们还让不让人休息了,困死了,想眯一会也不得安身,你们比麻雀还吵闹。”国庆不耐烦的翻身坐起来,瞪着眼看着站在眼前的兰欣和齐兰兰。

兰欣见国庆坐起身,伸了伸舌头,做个鬼脸,把书往齐兰兰身上一擩:“你不是觉得这小窝舒服,你在这看会书,我去扣会麻雀,今天咱们回家做麻雀吃。”笑着快步走开

就听到齐兰兰在身后小声嘟囔了一句:“还算你长眼色。”

兰欣心想这点眼力劲再没有,不是白活这么大,你齐兰兰那点小心思,明眼一看就明白还用的着猜。这国庆可不是陆洋,别人不了解国庆,兰欣可把国庆的弯弯绕绕了解的清清楚楚。要不白从小到现在都白混在一起了。

说道这国庆并不比陆洋差,个子要比陆洋还猛些,身体看上去也比陆洋结实,可能是长期打篮球的缘故,皮肤有些黑麦肤色很健康的肤色,就学习比陆洋稍差点,可在班里也算的上前几名,不是在兰欣前就是在兰欣后挂着,不如陆洋在全年级第一的霸主。

学生时代学习好的永远是同学心目中的神,学习好,长得帅男同学永远是女同学追捧的对象,就如陆洋,永远身边都是莺莺燕燕的不缺女生,想到陆洋,兰欣就心痛的无以复加,从小到大,兰欣就一直生活在陆洋女生崇拜的队伍里,想摆脱都难,这段时间兰欣静静的想明白了,只有远离陆洋,才会少受伤害,才能避免被陆洋的崇拜者万箭穿心。

国庆同样生活在陆洋光环的阴影下,始终彰显不出国庆的光辉。只从兰欣得知陆洋喜欢陈春玲那样娇滴滴,文静的女孩后,兰欣开始冷静的重新审视自己的审美观和感情趋向。陆洋属于宝玉类型的,既喜欢胖姐姐的大度,冷艳的美,也喜欢妹妹柔弱,娇喘的较弱。没有旗帜鲜明的确定立场,兰欣在陆洋飘摇不定的情感世界里,深感不安,有些人和事还是顺其自然,不要强求的好,兰欣慢慢也开始明白这个道理。

国庆就不一样了,虽然学习稍差陆洋些,其他各方面都不比陆洋差,有些甚至比陆洋更优越些,比方打篮球,体育方面在全年级都是佼佼者。和国庆在一起,兰欣觉得的心里特踏实,安全可靠。国庆也始终如一的对兰欣一个人好,有什么好东西都不藏着掖着,都会和兰欣一起分享,不管喜怒哀乐。国庆的脾气倔强些,不如陆洋随和。国庆更朴实些,两人相比各有个的长处,不过陆洋的长处好像更容易让人发现和接受,而国庆的长处要用心慢慢体会才能深感起热烈,一个像一杯龙井茶,一个像一杯浓烈甘醇的酒,酒能醉人,茶一样能陶醉人,有时兰欣心里也分不出谁更出色些。

就在兰欣更亲近国庆些时,齐兰兰也转移了她的视线,不知是兰欣潜移默化的影响还是她自己的感悟,觉得国庆好像更靠谱些,当知道齐兰兰开始追求国庆时,兰欣默默的把自己厚厚的埋藏起来。在感情的世界,兰欣开始懵懵懂懂的开始体验自己心的变化。

心想着心事,兰欣已经走到国庆和齐兰兰选的地方,支起来筐下的米早就被饿的昏头鸟雀吃完。兰欣又重新从小袋子里抓些稻米,撒在筐的里侧,静静的走到草垛的侧面坐等傻头傻脑的鸟雀上勾。

也许是现在长大的缘故,兰欣不是很热衷于这些儿时的乐趣,记得上小学时,这麦草就是兰欣和国庆他们的游乐园,扣麻雀,扬麦子,扬稻子,在这麦草上其乐无穷。往往玩的都忘了回家。扣麻雀更是兰欣最拿手的。儿时的场景如潮水般涌进兰欣的脑海里。

兰欣嘴角上扬想着儿时和国庆在麦场上的乐事,一边没事的用被雪泡揉的稻草编着辫子,等着傻雀儿们进筐。

也许雀儿们刚才被齐兰兰已经喂饱,半天不见一个雀儿飞下来觅食,等的兰欣百无聊赖,抬眼看着天上飘浮不定的白云,手里慢慢编着草辨。兰欣心想没用齐兰兰麻雀似的在耳边喳喳,安安静静的也挺不错,想着陆洋这半天不露头一定扣了不少麻雀。

刚想站起身去看看陆洋的成果,就看到有几只鸟雀飞进筐下,看着鸟雀紧张的东张西望,可又忍受不了稻米的诱惑,慌张的啄一下,又抬头东张张,西望望的,兰欣一动不动的等着鸟雀再进去一点,然后慢慢蹲下身体,看准时机猛的拉动栓在小棍上的细绳,高高支起的筐突然扣了下来,扣住被吓蒙了的鸟雀。

兰欣款款朝被扫出一块空地的筐下走去,这时就听到身后一个声音:“老手就是不一样,刚来就有傻雀上勾,快看看筐下又几只。”兰欣不用回头也听出是国庆的声音。

“还不知道有几只,刚才还飞了几只,看了就知道。”兰欣低头看看在筐下胡乱扑腾的小鸟们。

兰欣蹲下身,俯在筐顶,数着筐里的鸟儿:“现在的鸟儿都饿的昏了头,我一来就能扣到,泥鳅都扣了好些只,你们俩怎么才扣了这几只,你们俩心思没有用在扣麻雀上吧。”兰欣用眼斜看了眼国庆调侃道

被兰欣斜视了眼的国庆赶忙解释道:“我们什么都没有,真的是在扣麻雀,就是齐兰兰太心急,每次都不等麻雀站稳了叫,叨吃里面的稻米就拉绳,几次下来这鸟雀也变的警惕起来,好长时间都不见麻雀飞下来。”

“干嘛要解释呀,我又没有说你们什么,心虚什么,有些事是越描越黑的。”兰欣低头看着筐下的鸟雀。

“兰欣我和齐兰兰真的没什么,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了解。”蹲下身的国庆对着兰欣的耳后说着,一股热气轻抚兰欣的耳根,兰欣都觉得自己的脸红了起来。

“这人心隔肚皮,谁知道心里都想着什么,更何况刚才就你们自己在这扣麻雀,专心在做什么也只有你们自己知道,没必要向我解释,我只是觉得这么容易做的事情,连泥鳅都做的很出色,怎么你们俩个大学生还不如一个小学生啦,就觉得奇怪才多了句嘴。”兰欣说出这话都想咬自己的舌头,怎么听都像是喝了一坛醋酸溜溜的。

国庆一本正经的举起手:“我们真的什么都没有,就一心一意的在扣麻雀。”(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章节报错 下一章

本站推荐

大乘期才有逆袭系统女神的超级赘婿亘古大帝星汉灿烂,幸甚至哉砸锅卖铁去上学半仙大奉打更人镇妖博物馆将进酒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

相邻小说

旷世商女:逆天废物三小姐甜蜜召唤:我的贴身王子百战长歌武逆焚天仙剑归来:萌神逗邪仙韩娱之最强忙内最强透视无上霸天重生之千金有毒